人民网>>观点>>网友来论

陈省身追悼会 只认官员不认数学家
网友:刘效仁
  2004年12月15日22:2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在数学大师陈省身追悼会上,地方部门只认官,拒绝许多专家、学者进入现场。许多年长者只得在北方寒冷的室外站立等候,看着官员领导的小汽车一辆辆驶入,车要开到休息室门口。一位院士看到同行被拦在门外,气得对执行任务的警察大声说:“你们只认官员不认数学家!” 在向一位伟大的数学家告别的仪式上,数学却屈尊于其他什么“学”,这不仅让数学大师蒙羞,也让科学蒙羞。

  一生从事数学事业的陈省身1975年就荣获了美国科技最高奖——国家科学奖章,1984年他又成为迄今为止惟一荣获国际数学界最高奖——沃尔夫奖的华人。可是,作为大师级的传奇人物,他却一直十分低调。“我只是想读懂数学。如果一个人的目的是名利,数学不是一条捷径。”是故,他不在意世俗意义上的浮华,更不会沉缅于名利的诱惑,尽管他创办了三个数学研究所。他始终坚持一个信念,“数学家主要看重的应该是数学上的工作,对社会上的评价不要太关心。”甚至对以他的名字命名小行星,也认为好玩,不那么紧要。大师以他的数学事业和人格魅力折服了一代人。所以,老人去世后,南开大学的学生们以点燃蜡烛、折纸鹤等各种方式纪念他,从世界各地赶来的人们到陈先生的灵堂去拜唁。集体坐车前来的北大、清华数学物理方面的几十位教师,还有来自浙大、复旦的吊唁者,他们大多五六十岁,甚至年岁更大,其中不乏学科的卓越人物,为的就是与这位大师在追悼会上见最后一面。人们敬仰他,绝不仅是他的学术成就,还有他要为祖国多做些事情的伟大情怀,同时他还是一位和蔼、大度、幽默的长者。

  可是,这样一种人之常情,这样一种圣洁的纯真情意,这样一种对一个科学家共同缅怀的集体情感,却被有关方面无情的蔑视了。追悼会除了官员和院士,少数工作人员,其余所有的人都不得进入追悼会大厅所在的院子里。在这里,保证秩序和领导的安全,成了高于一切的准则;在这里,官位和爵位成了衡量人格情感的重要标尺;在这里,数学让位给了官位学,年轻的官员可以鱼贯而入,年长的学者,不仅包括南开大学的一些教师,还有许多从北京、上海、浙江以及国外赶来的学者,都被禁止入内;在这里,官场的潜规则无情的嘲弄着人世的真情,无情的颠覆了人性的本真,无情的亵渎了科学的至高无上的价值。

  我不知道,我们的地方部门何以出此下策,何以怕这么多对大师挚爱着的人们进入追悼现场,他们怕什么?怕他们会不守秩序?怕他们会目无尊长,会抢了领导的风头,会妨碍领导的安全,还是怕这么多的学者、权威冲撞了官场的潜规则?无论如何,这种有悖正常人伦情理的限制和规定,都是令人厌恶的,都是值得质疑的,都是应该谴斥的。其实,大家前来的目的都是共同的,向一位伟大的数学家告别,无论于公于私,大家的人格应该是平等的。如果从真情实感说,同道、同仁、学子、爱徒的深情厚谊则要远远高于官员官场。先不论尊老的美德,单是从尊重科学的角度,让数学屈尊于其他什么“学”,让数学成为某种潜规则的仆从,在科教兴国成为国策的时下,无论如何都显得不合时宜,不符大体。

  大师已没有权利选择自己后事的仪礼,他也没有能力再决定见什么人不见什么人,喜爱与哪些人亲近并告别,讨厌并拒绝与一些什么人亲近并告别,但是,以大师生前对于科学的执著,对于数学的痴情,对于同道的大爱,对于学界的真情,我想,他倘若地下有知,决不会也决不愿看到追悼会这不协调的一幕的。真的,他绝对不会。可是,他已经无言。

新闻连接:
数学大师陈省身追悼会组织者亲官员远学者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张爱敬)
相关专题
· 网友观点集锦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