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2001年5月13日12:18


可怕的不只靳如超

赵过渡

    

  许多年来,我们对政府作为与成绩的评价,过多地集中在经济指标、城市形象规划指标上,鲜花大道、摩天大楼、现代广场都可以成为政府的“名片”,难道社会治安就不应作为它的“名片”?

    6年前,美国人麦克维制造了俄克拉荷马市联邦政府大楼爆炸案,导致168人死亡。罪案审判后,有人问:“一个人能造成这样大的灾难是不是有点可怕?”当然,问者的言中之意是可怕,而且他认为可怕的不是麦克维这“一个人” ,可怕的是这一个人竟然“能造成”如此大的灾难。

    6年后,靳如超制造了石家庄市爆炸案,导致108人死亡。案件真相大白之后,我们同样有理由问:“一个人能造成这样大的灾难是不是有点可怕?”同样,我们可以这样回答:可怕,但可怕的并不只是靳如超,还有那些使靳如超“ 能造成”如此大灾难的种种可能,以及那些“可能”竟然神话般地一一成为现实。

    为证实“可怕的不只是靳如超”,实在有必要对案子作个回顾:3月9日在云南省犯下杀人罪行的靳如超,3月13日在石家庄市做了爆炸试验;3月14日购买千余斤炸药,3月15日将千余斤炸药依次运到四栋居民楼,此时为下午7时;3月16日凌晨2时左右,靳如超到这四栋楼分别安装引爆装置,后连续乘出租车依次点燃八处炸药堆放点,待爆炸逐点完成后逃离现场。

    为作进一步证实,有几点情况须再作说明:一是靳如超在购买炸药、雷管,作爆炸试验,运输、安放、装置炸药的3天时间内,他是个有命案在身的逃犯,他的上述行为大多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行为地点均在有众多相识者的市区,他并未整形,也未乔装打扮。二是他在购买千余斤炸药、数十支雷管时,无须出具任何证明,确实如同“买鸡饲料”一般便利、简单。三是当他杀人后回到石家庄市,扬言要“炸死他们”、实施报复时,没人在意,没人报警,而他早已被人们认为是个“心狠手毒、报复心极强”的人,是个连家人见了都吓得要跑、搬了新家连地址都不敢让他知道的人。四是在凌晨2时至4时夜深人静之时,在爆炸巨响声相继之时,有出租车供他连续转移,司机竟毫不起疑,接送狂魔如同接送夜间出站的旅客一般平常。

    写到此,我想真正令人感到可怕的到底是什么应该清楚了。爆炸物品的经营、购买是有法可依的,是有监管部门专职负责的。但当靳如超(其实可以是任何一个或一帮人)购买炸药时,应依之法不见了;当农民四处经营爆炸物品时,专职监管的部门如同虚设。想想不知有多少千余斤的炸药被非法出售,是不是有点令人害怕呢?被公安机关打击的对象本应是惊弓之鸟,但杀人逃犯竟然不担心被追捕,不必隐姓埋名,反可专心实施疯狂报复,并为实施报复公然行动。想想不知还有多少不具犯罪前科或有前科而悄然准备再次犯罪的人,是否令人害怕呢?维护社会治安,保护公共安全原本是公民之责,但当社会治安将被破坏,公共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时,竟然会有一些冷漠麻木之人侧身威胁而无动于衷,想想是否令人害怕呢?

    社会治安作为社会公共产品,其提供者当然是政府,能否向民众提供安全保障,历来是政府存在的第一要义,这远比能否提供美丽的市容和现代的交通更为重要。由于政府的作为与成绩是须被社会评价的,负政府行政责任的官员便会十分在意那些经常被人们评价的东西。十分可惜的是,许多年来,我们对政府作为与成绩的评价,过多地集中在经济指标、城市形象规划指标上,这就难免加重了政府对市场的关注,加重了官员们对城市物态形象的关心,形成了培育繁荣的市场就是好的政府、塑造美丽的城市就是好的市长的认知模式。因此,就会有“名片政府”、“名片市长”的追求。鲜花大道、摩天大楼、现代广场都可以成为政府的“名片”,难道社会治安就不应作为它的“名片”?

    鲜花大道、摩天大楼、现代广场需要,社会治安更需要。如果政府不以最大的努力实行其“第一公共产品”的供给,商不安于市,客不安于途,民不安于居,那些个好看的“名片”要来干什么呢?难道是想预示其官儿不安于面子吗?或是不安于位子吗?假如真是如此,那实在可怕。


《南方日报》 2001年5月13日


 
相关专题
 一周沸点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