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频道首页
国内 国际  


新年回望,惦记困境中彷徨的人

人民视点

视 点 链 接
潘文朝诉说冷与暖
没了土地的日子咋过
别让我空手回家
贫困户王绍光的苦涩与希望
视 点 图 片


面对失去土地,她不知道今后的路该如何走



拖欠民工工资现象依然普遍存在



南京政府出新规:城市贫困户可领“助学券”



沈阳市向农村贫困户捐赠两万余台彩电



救灾帐篷搭起来,安徽凤台县桂集乡灾民得到安置。

视 点 回 顾
视点:三部银行法:勾勒未来金融图景(图)
视点:2003,回首近邻向来路(图)
视点:布什与布莱尔的非常2003(图)
视点:你会使用自己的诉权吗? (图)
视点:冬季如何防非典于未然?(图)

本栏目主持:人民网采编组
欢迎网友点题、提供新闻线索

caibian@peopledaily.com.cn
声明:未经特许,任何网站(含已经获得常规新闻转载授权的网站)请勿转载。

    【编者按】当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我们心里最牵挂的,就是农民工、农村贫困户、城市贫困户、失地农民和灾民这五大困难群体的生存状态。
    我们曾经报道了杨金孝、王绍光、欧阳河、张桂生和潘文朝这些困难群众的故事。我们和众多网友一样,急于了解这些在困境中彷徨无奈的人,他们的2003年过得怎么样?他们在2004年有哪些新期望?我们也和众多网友一样,热切盼望着各级政府和全社会都来为困难群众诚心诚意办实事,尽心竭力解难事,坚持不懈做好事。于是,就有了今天发表的这组回访报道。
    冬天即将过去,树枝头正悄悄绽出新芽。在这新年之际,回望,更是一种期待和祝愿。


惦记农民工

回顾——杨金孝:别让我空手回家
    2003年1月,34岁的杨金孝守在四面透风的大楼水泥框架中,等着老板发点钱,好回家过年。杨金孝在2001年本该领到3000多元工资,但实际到手的还不足100元;到2002年底,老板不仅没还清旧拖欠,还发生了新的拖欠。
新的一年——杨金孝又被拖欠工资
    记者与杨金孝再次重逢在重庆南岸长江边的一处新工地上。他说:“2002年底,老板拖欠我们850多名民工200多万元工钱,后来你们和政府来了,老板才被迫付了50万元。我们继续向劳动部门投诉,老板才又开了张支票,说好了在2003年春节前兑现。可快到春节时,老板早就跑了。我在工地上一直等到除夕晚上8点多钟,回到家时已过深夜12点了……”。杨金孝的年就这样在巅簸而空荡荡的客车中度过了。春节后,杨金孝等100多人再返回工地时,老板仍然不给钱。
    “你们晓不晓得,重庆云阳有个农民找温家宝总理反映她丈夫被拖欠工资的事?”记者问道。“啷个不晓得,就是那个新闻出来后,也有政府的人来过问了一下,后来也不了了之了”杨金孝期盼地说,“我们的事,温总理晓得就有指望了。总理啊,农民工的工钱,哪个工程都要拖!我们做了工很少能拿到钱,不做工更没有钱!2003年春节后,我们去重庆体育中心干活,是十八冶承包的政府工程,干了7个月又被拖欠工资24万多元,大约欠每人1000多元,这笔钱春节前怕是拿不到了……”
    “从9月份开始,我们又到这边工地来做活,3个月下来,劳工费总共有23万多元,老板又至少欠我们17.5万元,平均每人被拖欠1000多元”杨金孝无奈地说,“我在城里一年到头只是混了几口饭吃,看来今年春节又要空手回家了!”
惦记农村贫困户
回顾——王绍光的苦涩与希望
    20多年来,云南嵩明县白邑乡漆树塘村的王绍光在土地上苦苦劳作,与贫困作全力的抗争。2002年腊月间,亲戚给了一双袜子,王绍光有生以来才有袜子穿。苦是苦了点,但有两件事让王绍光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一是大儿子考上了云南师范大学,成为嵩明县3000多苗族人中的第一个大学生。二是从村上贷了1000元,尝试着搞起了蔬菜种植。
新的一年——王绍光精神了许多
    记者到漆树塘村的时候,王绍光父子仨正围着火塘吃午饭。午饭十分简单,青菜汤、白米饭。但这对于王家来说,已经是一周才有一次的“牙祭”了。“两个小娃回来了才有米饭吃,平时都吃包谷”,王绍光说。
    和一年前相比,王绍光明显精神了许多,身上穿着件仿皮的夹克。“是县里的一个单位捐的”,他有点羞涩地解释道。王绍光的故事见报后,社会各界对他家给予了很大的关心,仅现金捐助,王家就收到了10100元。
    2003年,对于王绍光一家来说,是变化较大的一年。15的小儿子永文考上了乡里的初中,家里新盖了猪圈,还种了蔬菜和烤烟。
    在王家的场院里,新盖的猪圈十分显眼,平整的水泥地上,齐齐躺着5头大肥猪。养猪是王家投入最大的“产业”,他们指盼着出栏的时候,能有个让人欢喜的数。
    王绍光讲述了今年的收成:种的3亩烤烟卖了2500块钱,是今年最大的一笔收入;家里养的5头猪,准备在腊月卖掉3头,估摸着能收个1000块钱左右。
    “今年就不杀猪过年了”,王绍光口气很坚决,“5头猪都卖掉,有1000多块,老二的学费就够了。”孩子对上学的渴望让王绍光下定了决心,“就是家再紧点儿,也得让他念完中学啊。”
惦记城市贫困户
回顾——欧阳河:奋力划向幸福的彼岸
    欧阳河家的困难是从他生病住院的那一天开始的。那张白得刺眼的诊断书至今还在他眼前晃动——肾功能衰竭、尿毒症。几年下来,欧阳河家背上了5万多元的债。正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记者看到欧阳河女儿欧阳玉倩在笔记本上写着一句稚嫩却坚强的话:“我决心作一支船桨,将我家这叶大海中的小舟奋力划向幸福的彼岸。”
新的一年——欧阳河守侯着新希望
    欧阳河家基本上还是老样子。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家里新装了一个防盗门。家里面原来的门太单,不隔音,影响女儿高考复习。两口子商量了好几个晚上,一狠心,就花钱装了一扇防盗门。
    欧阳河爱人齐爱平兴奋地告诉记者,2003年最大的变化就是女儿欧阳玉倩考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了
    孩子上了大学,今年第一学期就得交7800元,费用也成了难题。社会又向他们伸出了援手。民政部门给送来了2000元,中机金和贸易有限公司也送来了5000元,还有一位每月定期给欧阳玉倩汇款50元的好心人,一下子解了燃眉之急。
    下午17时左右,到了欧阳河每天第三次做透析的时候了。齐爱平将两公斤重的透析液挂在床前,“新年最希望孩子成才有出息,希望有钱了我爱人能动手术换肾,希望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都能平安幸福。”
惦记失地农民
回顾——张桂生:没了土地的日子咋过
    张桂生的两亩多地被征用建机场后,补偿款没给够,又没给安排工作,60岁的他不得不拉起了板车。他家的3间房和近在咫尺的机场相比,只能用寒碜来形容。张桂生最盼孩子能学个技术,将来不用像他那样只能依附在土地上,一旦失去了土地就失去了一切。
新的一年——张桂生还没拿足补偿款
    失地农民张桂生要修房子了。“冻难受,饿难受,房子漏了也难受,等天气一冷,这又寒又湿的房子怎么能住人?”张桂生指着屋子说,“趁着天晴,把屋给修修。”为了修整这间屋,张桂生几乎竭尽所能,花了不少钱。
    张桂生一家的生活也有了不少改变:儿子张继涛小学毕业后上了颖西镇职业中学,每次考试都是全校第一;女儿张素华到滁洲师范学院上学,由于没钱,一年6350元的学费还没全部交上。“准备再借些贷款交学费”,张桂生说。
    对于张桂生来说,最大的敌人就是岁月。仅仅4个月不见,张桂生竟已是一头白发。“现在虽然还出去拉车,但已经不敢和年轻人抢生意了。”毕竟已是花甲之人,很难再凭体力去营生,他说,“晚点出去早点回来,有多少气力就挣多少钱吧。”张桂生说。目前他每天还可以挣15元,再加上被征土地每月每人能补偿24.8元,这个家一个月就有500多元的收入。“有钱过好生活,没钱过孬生活,希望总是有的。”
    土地被征后,有关方面曾补偿给他们一些钱,但补偿款数目显然要比政府规定的低,而且陆陆续续给了几次,也没有一张收条和凭证。“土地补偿至今没有给足,但这又能怎么样呢?”说起这些,张桂生依然很无奈。
惦记灾民
回顾——潘文朝诉说冷与暖
    2003年11月,灾民潘文朝住在潮霉的帐篷里,夜里雨夹雪,孙子、孙女直喊冷,两床被子全盖上还不行。身上冷,但老潘的心里还是热的。他说,政府正在想千方设百计地帮助我们,又是排水拉电,又是修桥补路;又是拨款,又是拨粮。老潘还有4亩地被水泡着,玉米、麦子都种不了。他说:“真希望政府的技术员来给支支招啊!”
新的一年——潘文朝吃上肉了
    看到记者来了,正在院子里低头摘菜的潘文朝,忙迎了上来。
    “今天的菜真不错呀”,看到案板上的小白菜、菠菜和羊肉,记者打趣道。
    “托政府的福,现在不仅能吃到菜,也能吃到肉了。”潘文朝憨憨地笑着说,“刚发水灾那会,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咋过。没想到,水还没退净,政府就组织干部进了村,又是修桥补路,又是水拉电。政府除了每月给每人补助5元钱、30斤白面外,还给每家补助了几百元钱和2000块砖,帮我们盖好了临时过冬房。包村干部泥里来、雨里去,几天功夫就把我家10亩地的积水排干了。还领着大伙苦干了2个多月,把水毁的6里路也修好了,现在拉菜的蹦蹦车也能开进村了,菜价降了不少。”
    新的一年来了,记者问小潘婷有什么愿望。她说,就是想看电视,看春节晚会。记者后来从渭南市了解到,该市已筹资10万元,准备给受灾最严重的华县、华阴市的100个行政村买100台彩电。
    潘文朝则说:“现在孙子、孙女小,大人也离不开,不知道有没有离土不离乡的挣钱门道。真希望政府能给支支招!”

    (人民网北京1月5日讯;人民日报经济周刊策划、供稿;撰稿:范伟国 陈娟 张帆 王建新 王伟健 郑少忠;编辑:王丹)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