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频道首页
国内 国际  


世遗保护更需要有识之官!

——政协委员谈世界遗产保护

人民网记者 胡果

视 点 链 接
白石故居何以成“马路孤岛”
121处世遗地将接受质询 包括中国四处世遗地
人民日报华东新闻:“世遗”盛会的意义
我国应有世界遗产保护法
视 点 图 片


世界文化遗产——中国平遥古城



世界文化遗产——智利拉帕努伊国家公园的群雕



世界文化遗产—西班牙巴塞罗那的高迪作品米拉大厦



世界自然遗产——澳大利亚豪勋爵诸岛鸟瞰

视 点 回 顾
视点:提问中日关系六大关键问题(图)
视点:寻踪曾经耀眼的传统节日!(图)
视点:咋能让拆迁户住到高压线下?(图)
视点:如何吸引“孔雀”往西飞?(图)
视点:车辆超载,硬骨头怎么啃?(图)

本栏目主持:人民网评论部
欢迎网友点题、提供新闻线索

opinion@peopledaily.com.cn
声明:未经特许,任何网站(含已经获得常规新闻转载授权的网站)请勿转载。

    ●文化遗产是人类历史发展的见证,它蕴含着人类与自然又矛盾又谐和的过程中各个方面的历史住信息,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
    ●对于物质的不可移动的世界遗产的保护,不管是文化遗产,自然遗产,还是自然和文化双遗产,都必须遵循真实性和整体性的原则。
    ●世界遗产保护既要坚持科学发展观,也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


  ●世界遗产保护要先警惕认识上的问题
 ——郑孝燮: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参加《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有我们政协委员的功劳。1984年,时任北京大学教授的侯仁之委员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讲学时得知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通过了这样一个《公约》,受到很大震动。第二年,在第六届全国政协会议上,由侯老起草,并联合阳涵熙、我和罗哲文,向大会提交了一份中国是否参加《公约》的提案。这一年4月份,该提案送达全国人大,引起高度重视。1985年11月,全国人大委员会批准我国参加《公约》。
  ◆首先我想强调的是,对于物质的不可移动的世界遗产的保护,不管是文化遗产,自然遗产,还是自然和文化双遗产,都必须遵循真实性和整体性的原则。文化和自然遗产的最大价值就在于它们本身的存在。托物寄史、托物寄美、托物寄意等等,必须是遗产的真实物体、物境的存在才能够依托。在我国的一些世界遗产地出现的“商业化”、“城市化”倾向,就违背了两条基本原则。
  ◆在对世界遗产的保护上,当前我们主要应该警惕认识上的大问题,认为保护世界遗产,经济效益就大大地有了,“摇钱树”的思想很明显。在这样的认识下,势必就会出现开发利用过度,或者错位利用,忽视保护,不断出现建设性破坏的种种问题,甚至有的世界遗产竟然搞出股票上市,或者转包、出售经营权等等非常错误的做法。这主要和一些地方官员追求个人政绩、搞所谓的“形象工程”有关系。对于世界遗产的保护问题,我们不仅需要有识之士,尤其需要“有识之官”。当然,这里面不仅要解决认识问题,也有个立法约束的问题,现在我国保护世界遗产的法律还不够完备,各地还需要出台一些具体的实施细则。
  ◆在世界遗产的保护上,各地出现的旅游性破坏也不容忽视。发展旅游业,为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不能忘记历史是根,文化是灵魂,在中华大地上的世界遗产蕴藏的和生发出来的物质和精神文明的文化价值才真正是永恒的和无法衡量的。寓教于游的文化效益,更是旅游发展的第一位的目的。只顾追求商品化的利益,追求打什么“品牌”或做什么“包装”的价值,对世界遗产的保护只有坏处没有处好。
  根据我国在保护世界遗产方面管理的现状,我建议要加强联合国驻我国教科文组织的力量,在该组织下成立一个强有力的世界遗产专家咨询机构,把分散的力量组织起来,让世界遗产能够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集中把关。  
  ●文化遗产保护是庄重严肃的事情
  ——刘景录:全国政协委员、中共中央党校教授
  文物保护是主,开发利用是辅,不可颠倒。在某地我们参观的一个“大院”建了一个大门,门上有楼,巍峨壮丽,北京的恭亲王府、醇亲王府之类的大门与之相比全要相形见绌。一个商人家庭建这样的门楼,在封建社会叫做“越”,是要杀头的。我问主持其事者:这么做有根据吗?他答:没有,这样好看。这位还得意地指着“大院”里的一些建筑构件说:这个浮雕是我从某处买来镶上去的,那个垂花门是从某处挪来装在这里的。原来他们做了许多“器官移植”手术。这位主持者为了“好看”,还亲自设计了一些石雕(狮子),让石匠做出来安装在某些院落里。大院的后面还修了带角楼的城墙,也是为了“好看”而添加的。很明显,在这个“大院”,“开发利用”(赚钱)是主,“文物保护”不过是名义罢了。主持者为这个“大院”没有申请到联合国文化遗产而感到愤愤不平,可是“大院”已经有了这许多“独出心裁”的“创造”,难道还是“遗产”了吗?
  山西的普救寺经历代天灾人祸早已荡然无存,近些年又重新修建起来。庙内某些地点都郑重其事地标出:“崔莺莺小道”,“张生跳墙处”等,与我同行的几位看到这些不禁呵呵笑了起来。从唐代元稹的传奇小说《会真记》到金代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再到元代王实甫的《西厢记》,崔、张都是虚构的小说戏曲人物,如今都把他们“座实”为历史人物,已经近乎荒诞和滑稽了。
  文化、文物保护是非常庄重严肃的事情,不可轻率,不可胡来,否则就违背了它的初衷。
  ●警惕建设性破坏的问题
  ——龚心瀚: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副主任
  前些日子,我作为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组织的考察团的一员先后考察了北京市和陕西省的一些历史文化名城。当地对保护和建设历史文化名城做了大量的工作。但需要强调的是,一些地方在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方面也存在建设性破坏的问题。随着城市开发建设速度的加快,一些具有历史价值的古遗址、名居等被陆续拆除。
  我们和当地有关负责同志就开创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和建设工作的新局面进行了探讨,取得了一些共识。首先,要进一步加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的法律法规建设,加强对保护规划的实施和监督管理工作。其次,要加强宣传教育工作。第三,要进一步树立和落实科学的发展观,正确处理发展和保护之间的辩证关系,重视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重视城市特色。历史文化名城也要发展,历史文化名城里的百姓生活也要现代化。关键是怎么发展。在历史文化名城内,尤其是在文物保护区内,保护和发展相比,保护应当摆在第一位。第四,要注意吸收和大力培养文化名城保护方面的专业人才。第五,要多渠道筹集保护资金,动员、组织和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
  ●用科学发展观保护世界文化遗产
  ——谢辰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
  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中央新一届领导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提出了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同时还提出了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不坚持科学的发展观,政绩观就不可能正确。也就是说,只有建立在坚持科学发展观的基础上,才有可能树立正确的政绩观。盖高楼大厦是发展,是政绩;保护历史文化也是发展,是政绩。不过高楼大厦如果被毁掉,还可以再建,甚至会建得更好。历史文化遗产是不可再生的,一旦被毁,就是永远无法弥补的损失。如果建高楼大厦是以破坏重要历史文化遗产为代价,就不但不是政绩,而且还是错误,甚至是历史性的错误。因此,对于世界文化遗产,绝不能拆拆拆!毁毁毁!而必须保保保!留留留!
  保护历史文化名城是保护世界文化遗产经认识到实践的发展。北京是全国101个历史文化名城之首,就像美国著名的城市规划专家爱德蒙德·培根所评价的:“北京可能是人类在地球上建造的最伟大的单体作品。”近些年来,由于不适当的危改方式,对古城风貌造成了相当的破坏。令人欣慰的是,北京市在即将出台的《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和《北京市总体规划修编》中都明确提出:旧城保护必须保持整体保护的原则,保持旧城格局、风貌的完整、协调。

  (人民网北京7月1日讯,人民日报议政与建言周刊供稿,编辑:王丹)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