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2003年1月14日00:49


成思危就虚拟经济给几位博士生的一封信
    

    同学们:

    1月8日那天下午我刚刚和你们座谈过虚拟经济的研究问题,晚上就在人民网上又看到了一篇对虚拟经济提出异议的文章,现连同前一篇异议文章一并附给你们,希望你们认真分析研究。

    为了帮助你们进行分析,特提出以下几个值得注意的问题供你们参考:

    1.要发扬学术民主的作风。

    我认为按照学术民主的精神,对提异议者(以下简称对方)的态度应当是,“我虽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是我尊重你发言的权利”。用严密的逻辑和确凿的实事来和对方争论,以便分清是非。至于对对方所用的一些尖酸刻薄、讽刺挖苦的言辞,则不妨一笑置之。根据我的观察,在学术争论中采用这种文风的人,多半是想“炒作”自己,或是掩盖自己的无知。

    2.要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

    对于对方提出的论点,要认真思考,看是否合乎逻辑和事实。如果对方是引用别人的文章或数据,则最好要找到原文来核对,看看是否有曲解和误用。现仅随便举几个例子供你们参考。

    (1)关于虚拟经济一词的来源:

    我在一篇文章中谈到:“虚拟经济(Fictitious economy)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个概念,它是由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提出的虚拟资本的概念衍生出来的”。(某记者在采访稿中把这句话简化为“虚拟经济的概念是马克思首先提出的”,是不准确的,应当按我的文章予以更正)。由于马克思提出的“虚拟资本”一词的英文是fictitious capital(德文是fictives Kapital),因此我认为虚拟经济理应译成fictitious economy。    

    对方对这一点提出异议,他说:“马克思用Fictitious Capital(‘虚拟资本’)而不用Virtual Capital等说法,充分反映了他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态度。也就是说,马克思认为证劵类资本是‘想象’和‘不存在’的,资本主义搞‘想象资本’或‘不存在资本’是自掘坟墓。这是他得出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一个根据。如果马克思理解中文,相信他更喜欢用"想象资本"而不是"虚拟资本"来批判资本主义。百多年来的事实证明,马克思的Fictitious Capital分析对资本积累和流程的认识有贡献,但证劵类资本并非是他说的‘想象’或‘不存在’的资本,而且,证劵类资本及其市场的发展也不是资本主义自掘坟墓。一些‘虚拟经济’的主张者说,Fictitious Economy(虚拟经济)来自马克思的Fictitious Capital(虚拟资本)。这个中文用法掩盖了马克思用Fictitious Capital对资本的批判和说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本意。”

    众所周知,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通过对资本的生产过程、流通过程和总过程的层层剖析,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社会化和占有私人性的基本矛盾,从而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必然灭亡的历史规律性。但是马克思对股份制和资本市场并没有采取否定的态度,他认为股份制度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范围内产生的一种新的生产形式的过渡形式,他还高度评价了股份公司在集中社会资金促进经济发展方面的独特作用。说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搞“虚拟资本”是自掘坟墓,是他得出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一个根据,如果不是无知,就是有意曲解马克思的本意。

    按照马克思的理论,资本的本质可以概括为两点,一是它本身必须有价值,二是它必须产生剩余价值。由于证券类资本本身没有价值,但却能够产生某种形式的剩余价值,因此马克思称之为虚拟资本。所谓虚拟是因为某一非真实的东西同真实的东西具有一定的共同性,所以把这一非真实的东西模拟为类似的真实的东西(参见久留间鲛造等编,薛敬孝等译,《资本论辞典》,南开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对方说马克思认为证劵类资本是“想象”和“不存在”的,显然是一种曲解和杜撰。对方进而根据这一歪曲了马克思原意的观点来对马克思进行批判,实在是对先哲的亵渎。

    我希望你们要认真学习《资本论》第三卷第五篇,并可参考沈沛主编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论资本市场》(经济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以及刘骏民著的《从虚拟资本到虚拟经济》(山东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真正理解虚拟资本的含义,以免受一些不懂或歪曲马克思学说的人的欺骗。

    (2)关于虚拟经济的定义。

    我对虚拟经济提出的定义是明确的,那就是“虚拟经济是指与虚拟资本以金融系统为主要依托的循环运动有关的经济活动,简单地说就是直接以钱生钱的活动”。但是我也客观地指出,对于虚拟经济,国际上尚无一致的定义和系统的研究。对方气势汹汹地提出:“没有确切定义的东西能作为国家经济发展的政策吗?。”众所周知,“尚无一致的定义”与“没有确切的定义”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按照对方的逻辑,目前世界上不同学者对“社会主义”也尚无一致的定义,那岂非中国也不应将社会主义作为国家的政策了?!

    (3)关于虚拟经济的规模

    我在文章中指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数据计算,1997年年底全世界虚拟经济总量是140万亿美元,到2000年底是160万亿美元(其中金融衍生品年末余额约95万亿,股票市值36万亿,债券余额29万亿),大体相当于全世界GNP的总和(约30万亿美元)的5倍。”

    对方说“这个数据的引用和说明有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没有做‘全世界虚拟经济的总量’的数据统计,它们的官方文献也没有用金融资本市场交易量跟各国国内生产总值做攀比”。在我的文章中已说得很清楚,全世界虚拟经济总量是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有关金融衍生品年末余额、股票市值和债券余额的数据计算出来的。而在世界银行的官方出版物“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2001”第278-280页上明明白白地有一栏是股市市值对GDP的百分比,对方自称查了一万一千多篇文献(其实在网上搜索只需几分钟时间),为什么偏偏对这么重要的官方出版物却视而不见呢?

    对方以统计年鉴上没有虚拟经济总量的统计来否定虚拟经济的存在,实在是幼稚可笑的。事物总是先有存在,后有定义,然后才渐渐被收录到统计年鉴中的。例如,目前《中国统计年鉴》中没有载入中国风险投资的总量,难道就可以由此认为中国没有风险投资吗?

    对方还指责说:“虚拟经济”的主张者们所引用的数据有很大的倾向性和片面性,比如,专门引用1997年到2000年的数据,而对这两年来的数据却一字不提。我一向对数据是十分重视的,数据必须来自权威的来源,有些重要数据还要反复核对(例如关于2000年全世界金融衍生品的数据我就专门请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宋逢明教授帮助核对过)。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会理解,由于这些数据一般要一年以后才能收集齐全,因此1999年写的文章只能用1997年的数据,2002年写的文章只能用2000年的数据。我还很惊奇地发现,在对方引用的2002年11月发表的《汤姆森风险经济》资料中竟然载有2002年全年的数据,而且并未说明是预计值,像这样“超前”地引用数据的做法,恐怕不能说是严肃的学术态度,我希望你们要引以为戒。

    3.要推进虚拟经济的研究。

    江泽民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中指出:在“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大力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和可持续发展战略”时,要 “正确处理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传统产业、资金技术密集型产业和劳动密集型产业、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关系。”我们作为从事虚拟经济研究的人员,要认真研究虚拟经济的运动和发展规律,特别是要研究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之间的相互作用和相互影响,以充分发挥虚拟经济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并尽量防范和消除它的消极影响。

    一门学科在初兴之时,有不同意见是正常的,严肃的学术争论也是有益的。目前国内对虚拟经济的研究方兴未艾,还处在百家争鸣的阶段,我希望能够通过十年左右的潜心研究,逐渐使各种流派殊途同归,形成这一学科的范式。至于别人硬要用上述歪曲事实的谎言将美国网络经济(virtual economy)造成的“文雅谎言”强加给中国的虚拟经济(fictitious economy)研究人员,我们的态度是遵守但丁的一句格言:“Segui il luo corso, e lascia dir le gentil(走你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

    你们能分别进入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攻读以虚拟经济为主要方向的博士学位,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希望你们要按照我为你们指出的研究方向,刻苦学习,认真思考,遵循马克思的治学态度:“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态,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8日下午我送了你们每人一本我的新著——“虚拟经济论丛”(民主与建设出版社2003年版),希望你们认真阅读,有疑问的地方可以发e-mail给我,或在每季度一次的答疑会上与我讨论。如果你们发现我的书中有错误和不当之处,欢迎你们大胆地提出来,更希望你们能在网上发表你们经深思熟虑后的意见。祝你们

    假期愉快!

                                           成思危

                                        2003年1月11日


来源:人民网 2003年1月14日
  
 
相关专题
 虚拟经济争鸣
 学者新论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