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主页 新闻中心 时政 国际 观点 经济 科教 社会 I T 环保 军事 文娱 体育 生活 图片
新 闻 推 荐
中学生该不该炒股
“治”得外商哭鼻子
尽力足矣,请勿尽瘁
雷峰塔真的有必要重建?
“乱跑”的农民
群众是不怕麻烦的
假如我是人民代表
村官的当家权
“馒头办事件”的本质
农民也可一支笔批条子了
“偷一罚十”有法无法
谁会引咎辞职
科技一等奖为何三年空缺
中国股市将走向何方
见仁见智“情人节”
母“毒”为何“食”子
留学究竟为什么
高薪能否养廉?
“包二奶现象”评析
火车票涨价有理没理

3月29日新闻排行榜
人民时评:中国是一个威胁吗?
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
台湾买不成宙斯盾
大学生揭露男陪内幕
国务院发文涨工资(全文)
印度新型运载火箭发射失败
中国今年四季度才可正式加入WTO
证监会通报批评12家违规上市公司
这帮“台独”,真是缺德
40年前4000元今天值多少?

人民网 >> 观点 >> 政论时评 2001年3月15日08:57

民进党 到底谁该下台谢罪

刘红

    

    民进党“执政”后,组成的第一任“内阁”“全民政府”,或多或少有点新意,本意是发挥“政治杂交优势”。组成的第二任“内阁”“少数政府”,或多或少还有点勇气,明知少数而不怕少数。第三任“内阁”人事,给人看到的却是民进党对政局无力回天、维持现状的无奈,并且把民进党推上了接受全民公审的境地,成为一次自己打自己嘴巴的滑稽表演。 

    3月5日,民进党当局宣布执政以来的第三次“内阁改组”结果,解职的有“环保署长”林俊义、“原能会主委”夏德钰、“国科会主委”翁政义3人,继任者分别是郝龙斌、胡锦标和魏哲和3人,胡胜正担任“政务委员”。消息一宣布,一时成为台湾朝野和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人们纷纷在议论:“究竟谁才应该下台!” 

    上台下台的背后 

    此次“内阁”改组的原因有二,间接原因是新“内阁”施政毫无作为。新“内阁”就职10个月来,无视台湾新当局是“少数总统”,民进党是“立法院”少数政党,“台独”是少数民意的政治现实,逆势操作,先后组织“全民政府”和“少数政府”,激化了“宪政危机”,加剧了施政难度,造成两岸关系紧张、政治危机日重、社会民心不稳、金融形势恶化、股市跌跌不休等一系列社会乱象。如此施政状况,在50余年来的台湾地区政治演变中可谓空前绝后,确实到了“内阁”必须改组的地步。直接原因是“阿玛斯号”油轮漏油污染事件直到事发23天,污染已经严重扩大的情况下才成立专门机构负责处理,此事成为“行政院”改组的导火索。 

    台湾现行政治体制是责任政治,谁的孩子谁来抱,谁的问题谁负责。按理来说,新“内阁”无论是施政业绩,还是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早就到了卷起铺盖走人的地步,但是在野联盟考虑到政局、股市、民心稳定的需要,在新“内阁”同意核四复工取得阶段性胜利之后,没有乘胜追击,放弃了先前提出的由朝野政党组织“联合内阁”的要求,也没有得理不让人要求追究新“内阁”的政治责任。但是,可笑的是民进党却没事找事,自己和自己找不痛快。“进行内阁改组”就是“行政院长”张俊雄本人在2月17日提出的,25日台湾当局新领导人更出面严厉批评了“行政院”存在的“5大缺失”,26日“研考会”的“漏油事件”调查报告和“惩处名单”报送“行政院”,这样把“内阁”改组一事推上台面。既然是民进党当局唱起改组歌,在野党方面马上起而和之。在在野党的追杀下,张俊雄把改组由“中幅改组”缩为“小幅改组”;提出要撤换“配合度、效率不高”的“阁员”,改组标准是以“政局稳定和经济发展”为主轴,实现“社会改革期待、责任政治与政局稳定”;改组时间由年底选举前提前到3月10日前完成。民进党方面甚至提出了要通过改组达到组成“战斗、财经、转型内阁”口号。最后,为避免给在野党提供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揭批民进党的伤疤,张俊雄再次提前于5日宣布了改组结果。 

    无力回天的滑稽表演 

    民进党“执政”后,组成的第一任“内阁”“全民政府”,或多或少有点新意,本意是发挥“政治杂交优势”。组成的第二任“内阁”“少数政府”,或多或少还有点勇气,明知少数而不怕少数。第三任“内阁”人事,给人看到的却是民进党对政局无力回天、维持现状的无奈,并且把民进党推上了接受全民公审的境地,成为一次自己打自己嘴巴的滑稽表演。台湾各界和媒体围绕四上三下的人事变动,都在询问:关于“核四案”,如果说民进党坚持“反核”理念,那么当年核发核四建设执照的主委胡锦标就不应出任“原能会主委”,支持续建核四的郝龙斌不应出任“环保署长”,同意续建核四的张俊雄应该像坚持续建核四的唐飞一样辞职;如果民进党认为应该对“核四案”所造成的损失作出交代,那么支持停建核四的“阁员”应该离开“行政院”,挑起“核四案”的张俊雄也应该辞职。如果撤换“阁员”的标准是“配合度不高”,那么被赶出“行政院”的3人,对最高当局可以说配合度非常高;如果撤换“阁员”的标准是“效率不高”,那么只有林俊义勉强可以戴上此帽,因为毕竟漏油污染处理不及时,另外2人却与此罪名毫无关系;如果进行改组是为了“政局稳定”,那么结果却是造成更大动荡;如果进行改组是为了推动“社会改革”,那么3人负责的部门主要是属于“社会改革”的边缘部门,无从谈起;如果进行改组是为了提升“内阁”的战斗力,那么更换3个无关紧要的“部会”负责人不可能让“行政院”更加能战斗,至于“转型、财经内阁”更是无从谈起;如果进行改组是为了落实“责任政治”,则是更加荒腔走板,难道应该由辞职的3人对民进党当局近期的失职行为负责吗?到底谁该负责? 

    台湾各界心中十分清楚,民进党当局内部也分外清楚,政党轮替以来反复出现、造成政局动荡和重大政经损失的失误,应该由民进党最高当局来负责;从执政当局内部关系来说,应该由主持行政系统的张俊雄负责。正如在张俊雄放出“内阁”改组消息最初,一些“立委”所做的民意调查显示,九成民众认为张俊雄应该辞职,其次是“环保署长”林俊义、“经济部长”林信义、“财政部长”颜庆章和“交通部长”叶菊兰等。3月5日“立法院”甚至拒绝接受林信义的报告,把他列为“不受欢迎的人”。令人遗憾的是,该负责的不负责,该下台的不下台,是此次“内阁”改组主要特点。因此,此次改组既违背了张俊雄事前的承诺,也远离了在野联盟和民众的期待,在野党方面则以“隔空抓药、病急乱投医”、“毫无章法一盘被打乱了的棋”、“换汤不换药、愈换愈烂的一场闹剧”、“僵尸内阁要把台湾带到哪里去”等激烈言辞评价此次“内阁”改组。 

    上下之间的讲究 

    民进党当局如此频繁改组“内阁”和如此改组“内阁”,有不得已的苦衷。首先,“核四案”和污染案确实要有人负责,不然无法向选民和在野党交代,推出“替罪羊”排忧解难,可以推卸责任;其次,可以为年底选举巩固基本票源,以通过留任“台独”骨干和支持“台独”、“反核”党纲的人士,稳住不足四成的支持和同情者的票源,巩固自己;第三,拉拢郝龙斌“入阁”分化在野联盟,郝龙斌作为郝柏村的儿子、且是目前新党的主要领导人,有一定的象征意义和指标效果,拉其“入阁”势将为在野联盟未来的合作投下变数,减少在野联盟对民进党当局的政治压力,打击政敌。 

    说到底,在“内阁”改组中,该上的没上,民进党拒绝听取在野联盟和社会各界的意见进行“内阁”改组和调整“内阁”人事,是因为政治上的原因,不愿意增加政治对手的实力;该下的没下,也是因为政治上的原因,是因为这些“阁员”能够在政治上与民进党保持一致。因此,该上该下是一回事,谁上谁下又是另一回事。    


《中国青年报》 2001年3月15日


 
相关专题
 一周沸点
 
发表感言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