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政论时评 2001年9月12日13:51


“台湾地位未定论”毫无理由

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刘宏

    

  今年9月8日是旧金山对日和会召开50周年纪念日,台湾的吕秀莲专门选择这一日子接受了《自由时报》的采访。吕秀莲在采访中声称,台湾过去因“马关条约”被永久割让给日本;而根据“旧金山和约”,台湾亦非中国领土,因此台湾绝非“中国领土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主权属于台湾人民。她并表示,当时奉盟军远东军区司令麦克阿瑟将军命令来接收台湾的中国南京政府的军队,是以盟军代表,而非中国主权者的身份来接收,当时台湾的主权并未确定。

    这就是“台独”分子一直鼓吹的所谓“台湾地位未定论”。

    既然“台独”分子一再振振有词地从法律角度上强调所谓“台湾地位未定论”,那么就让我们从历史角度回溯一下有关台湾地位归属的问题。

    一、“旧金山和约”与“台湾地位”。

    1951年7月20日美国通知有关国家将于9月4日在旧金山召开对日和会。出席旧金山和会的除日本外,还有美、苏、英等51国代表。在美国的强行主导下,会议于8日结束,签署了《旧金山对日和约》(简称旧金山和约)。与会的52国代表有49国签字,苏联、波兰、捷克斯洛伐克拒绝签字。旧金山和会没有邀请中国代表参加,没有苏联等国家签字,因此这一和会没有广泛的代表性,缺少了作出巨大牺牲的中国、朝鲜等国家,这一和会也缺少了相应的公正性。在此意义上,旧金山和会的有效性和正义性大大降低。

    其次,和约内容自相矛盾。“旧金山和约”开宗明义表示“各盟国及日本决定,他们此后之关系将是有主权的平等国家间之关系”,但和约第三条却规定日本同意美国作为唯一管理当局之“任何提议”,包括将日本数个岛屿置于联合国(实际上是美国)托管下,美国有权“对此等岛屿之领土及其居民,包括其领海,行使一切及任何行政、立法与司法权力”。同样,条约第六条(甲)款规定各盟国所有占领军应于本条约生效后尽早撤离日本,最迟不得迟于条约生效后的90天,但“并不妨碍外国武装部队依照或由于一个或两个以上的盟国与日本业已缔结或将缔结之双边或多边协定,而在日本领土上驻扎或留驻”。

    其三,旧金山和约对中国没有约束力。条约第一条(甲)款规定,日本与每一盟国间之战争状态,经过批准生效程序即宣告结束。换言之,日本与盟国的战争状态只有在参加、签署并在本条约生效后才宣告结束。中国未参加旧金山和会,因此中日间的战争状态及有关问题的解决,并不受旧金山和约的约束,中国没有遵守该条约的义务。

    其四,旧金山和约并不能构成台湾地位未定。关于台湾问题,条约第二条(乙)款规定:“日本放弃对台湾及澎湖列岛的一切权利、权利根据及要求”。长期以来,这一句话是台独分子鼓吹台湾地位未定论的“圣经”。日本“放弃”,则台湾自然会归还到台湾原来的国家中国,并不是“未定”或“无主之地”。至于谁代表中国行使主权,则是中国内部事务,将由中国自己解决。事实上,如配合本条约的第一条(甲)款及其他相关具有法律地位的文件,则这一款却反而规定了台湾地位,这在下面将加以说明。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有关台湾地位已定的法律规定。

    台湾地位问题将由下述几个方面逐一得到规定:

    (一)对日宣战声明。

    自1931年开始,日本不断侵略中国,当时的国民政府为了内战的需要,没有对日宣战,使中日间出现了战争状态却不宣战的奇特情形。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经过西安事变,国共开始第二次合作,蒋介石发表抗战讲话。1941年12月,蒋介石代表中国政府公开对日宣战,在对日《宣战布告》中明确宣布:中日间所有一切条约、协定、合同有涉及中日间之关系者,一律废止。根据“战争使条约失效”的一般国际法规定,中国政府对日宣战之举自动废除了中日两国包括《马关条约》在内的所有条约、协定、合同,日本侵占台湾的法律基础已不存在。即中国已决定收回被强行割去的台湾,中国政府需要的只是何时、以何种方式恢复对台湾的有效主权。

    (二)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

    1943年12月1日蒋介石、罗斯福、邱吉尔代表中美英发表“开罗宣言”,宣言称“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及使日本在中国所窃取之领土,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华民国”。1945年7月美英中发布《波茨坦公告》,第五点称,“以下为吾人之条件,吾人决不更改,亦无其他另一方式,犹豫迁延,更为吾人所不容许”,即六至十二点是该公告必须执行的事项。第八点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在内”,这实际上再次确认《开罗宣言》的精神。这两个文件是由当时四国政府代表出面签订并承诺执行,是国家间的一种法律承诺,完全符合国际法的通行原则,具有法律约束力。

    (三)中国政府对台湾恢复行使主权。

    1944年4月,国民党设立台湾调查委员会,为收复台湾做资料、组织和人事方面的准备。1945年10月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仪式举行,中国政府宣布台湾及澎湖列岛正式重入中国版图,当时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国民政府在台湾成立了党、政、军机构,重新在台湾行使主权。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台湾地位已定的法律依据。

    (一)国家继承原则。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蒋介石政权败退台湾,根据国家继承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中国的合法政府,而台湾的蒋介石政权则成为地方割据政权,如果没有冷战大背景和国际势力的插手,这一地方割据政权问题本应很快得到解决。但无论如何,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中国行使主权、维护领土完整是理所当然,“开罗宣言”中有关台湾归还“中华民国”之说也自然成为归还中国的合法代表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

    (二)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

    1971年联合国大会以绝对多数通过了2758号决议,2758号决议驱逐了蒋介石政权在联合国的代表地位,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意味着国际社会普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蒋介石政权,成为中国的唯一合法代表。众所周知,当时海峡两岸均坚持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因此,谁代表了中国就表明谁代表台湾。而1971年2578号决议文正是要解决谁代表中国的问题,即中国代表权之争,而非两个中国之争,台湾也自然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

    (三)中日联合声明。

    1972年9月29日中日发表《中日联合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声明第一条规定,中日自声明公布之日起“结束迄今为止的不正常状态”;第二条规定,日本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第三条规定,日本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关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场,日本并“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立场”。作为中日主要问题之一的台湾问题和中国代表之争,日本政府均作出明确的法律承诺,条约未提“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强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

    因此台湾地位的最后一点争议在中日联合声明中得到了彻底解决。同年中美发表的《上海公报》也声明,美国对“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提出异议”。至此,有关台湾地位“未定”的论调实质已完全站不住脚。1978年12月中美发表《建交公报》,美国再次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美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的立场。

    由上述论点可知,台湾“属于中国”是毋庸置疑的,“台湾地位未定论”毫无理由。


《人民公安报》 2001年9月12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