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政论时评 2002年6月28日14:50


请立《彩票法》

香港 洪光华

    

  世界杯硝烟未散,强队已纷纷落马,一旁窃笑的只有坐庄赌球的公司,包括大陆销售足彩上上下下的每一个环节,冷门让他们赚到了更多的钱。

    香港政府某些部门提议“赌波”合法化,一方面可遏制非法赌球,另一方面可大幅度弥补财政赤字。但是提议还未进入立法会辩论的程序,就已遭到社会各阶层的强烈反对。没有立法会的批准,香港政府并不能强行推行某项政策。所以,香港政府不但不可在世界杯期间大笔进账,反而为了制止非法赌球,不得不增派警力巡查港九酒吧,从而增加了政府的开支。

    香港政府并不讳言六合彩和跑马的赌博性质,但这是政府立法确定为合法后进行的,受法律保护,政府从来只说打击非法赌博。同样地,在未有立法允许赌球之时,政府就必须禁止之。这不是港府“议而不决,决而不行”,而是在法治社会里,程序的合法比法律本身更重要。

    在大陆,理论上讲赌博是一概违法的,所以没有人会承认福利彩票、体育彩票和足球彩票是赌博,但很少有人否认它有赌博的性质。我并不反对彩票,让市民多一种娱乐或者筹资办福利、体育事业并无不可。不过说“开彩”就“开彩”,足彩不过用一两个月就雷厉风行,或者说稀里糊涂地在全国铺开了。大陆彩票的开售,经过质询、听证、制定法律等程序了没有?全国人大授权哪些政府部门“开彩”了?权限的规范如何?为避免副作用所需的具体法律细节又是什么?不知道。

    在香港,18岁以下人士不准买六合彩,不准买马,甚至不准踏入投注站门线以内。可我们调查一下大陆的学生,看看他们买足彩时是否有人加以劝阻,统计一下参与足彩的学生比例有多高。更有甚者,电视上我们常常见到大人让孩童去抽彩票,说童子手运气灵。我们在对我们的下一代干些什么?即使没有把他们培养成赌徒,我们就不担心在他们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侥幸、投机、不劳而获的种子吗?而传媒不顾社会公德,为了销路而推波助澜更让人齿冷。某报推出“发财××”专版,宣扬某退休人士不停地买福彩,当他把退休金和积蓄7万余元几乎用完时,终于中了500 万的经典故事。

    我们一方面严厉打击地下六合彩,一方面对彩票肆意渲染,对彩票销售毫无规限地放任,长此以往,必定会对整个民族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彩票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的法律中并无具体的规范。从法理上讲,没有全国人大立法批准并授权,任何一级政府无权随意“开彩”。人大代表们,请你们提案立法,规管彩票业。


来源:《南方周末》 2002年6月27日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