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社会走笔 2002年8月29日14:18


霍金在中国考大学会被录取吗?

阳子

    

  当有着“爱因斯坦之后最杰出的科学思想家”之称的英国理论物理学家、数学家霍金来到北京参加国际数学家大会,我们有幸目睹这位大师有些怪异的“庐山真面目”时,老实说,我确实吃惊不小。

    一开始,我揣测这位大师至少应当是在接近功成名就的时候才身染重疾,但事实上,他却是在21岁就被诊断患了肌肉萎缩症即运动神经病这一绝症了。当时是1963年,是霍金进入剑桥的第二年。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霍金开始了他不断与病魔进行斗争的历史,同时对自己的志向矢志不移。随着身体状况的不断恶化,他先是不得已开始使用轮椅,然后在1985年他又接受了气管造口手术,并由此完全丧失了语言能力。除了思想,他既不能说话,也几乎不能动弹,他要用很大努力才能举起头来。但他很快学会了使用先进的发音合成器,并借助它来写作、交谈、演讲。他不能写字。他看书必须依赖于一种翻书页的机器,读文献时必须让人将每一页摊平在一张大办公桌上,然后他驱动轮椅如蚕吃桑叶般地逐页阅读。他斜躺在电动轮椅上,依靠右手仅能自由运动的几个手指驱动轮椅……但这一切都未能阻挡霍金向宇宙学峰巅攀登的步伐。

    我一方面对这位奇人的天才与坚忍充满了深深的敬意,另一方面,也为英国能提供一片沃土,助这位奇才得以长成一棵科学领域的参天大树而感叹。

    相形之下,媒体的一则报道则令我不免为之扼腕叹息。那是一位在今年的高考中取得化学类五科成绩总分616分,但因幼时患小儿麻痹症被夺去了右腿,要靠拐杖助行的名叫戚永鹤的学生。他的分数已超过他所填报的第一志愿报考的某省医学院的投档分数线34分,但几经努力,他就读该校的愿望还是落空了。后经残联的努力,他被一所师范学院化学系录取,但听到这个“好”消息的戚永鹤非常痛苦,因为他学医的梦破灭了,他在绝望之中,求助于报社,希望能通过呼吁还他一个圆梦的机会。

    我不知道他这个梦想成真的希望还有几分。在我们这个社会,对残疾人的关爱在很多方面都得到了体现。如道路建设会为残障人士留有专用通道,厕所也会为残障人士设立专门位置,有专为残疾人举行的运动会、演出,残疾人就业和经商甚至还有诸多优惠和照顾,等等。但是,在如何为残疾人提供与正常人均等的学习与发展的机会方面,我们这个社会做得似乎太不够了。而这,远比前面所列举的种种要重要得多。

    以升学来说,戚永鹤的例子一定程度地说明了残障人没有与正常人均等的机会。也许,戚永鹤还算是比较幸运的。毕竟,最终还是有学校接纳了他。我的一个高中同班同学,一个左眼有疾而右眼视力好得不必戴眼镜的女孩子,和我在八十年代初期同时考入同一所重点大学的同一个专业同一个班级,其考分位列班级第一。但报到时被系领导盯上,三天过后,就被学校通知不予接收。理由是:体检存在舞弊嫌疑。伤心的女孩只好卷起铺盖回家。由于当时全国的招生工作已全部结束,她甚至连再次选择也没了机会。要强的女孩第二年又参加了高考,这一次她学“乖”了,高分低就去了一个中专。

    扪心拷问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相关制度,这公平吗?歧视性的制度、歧视性的规定、歧视性的做法,毁了多少残障人士的梦想,又在无形中毁了多少本来可以为社会带来财富的人力资源?

    我们的社会一直倡导给予残疾人同情和关爱,这自然是不错的。但如何建立健全相关的制度与规定,以确保他们在学习和发展方面有着与正常人相同的机会,在目前的形势下,这恐怕才是更为根本的一种关怀。

    现在,让我问大家这样一个问题:如果霍金在中国考大学,他会被录取吗?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02年8月29日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