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社会走笔 2003年4月29日08:31


“颂屁”与“拍马”

鲁 民

    

    无论俗人雅人,只要食五谷杂粮,就免不了拉屎放屁。放屁,这本是自然而然的事,但却常被人视为不雅,老百姓倒还无妨,一句“管天管地管不住拉屎放屁”,就足以回击所有冷嘲热讽。而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贵人、名人,在大雅之堂,正在很神圣地议论着极严肃的话题,冷不丁一声“巨响”,又伴有浓郁的二氧化碳,弥漫开来,众人掩鼻侧目,确实很煞风景的。

    明朝大官张锌,因上殿泄气,龙颜大怒,竟被降为县令,也真不亏他。张锌胡须上卷,时人称为“泄气狮子”。(李石奇《笑集》)有人因放屁而降官,也有人因颂屁而延寿。一秀才数尽,去见阎王。阎王偶放一屁,秀才即献《屁颂》一篇曰:“高竦金臀,弘宣宝气。依稀乎丝竹之音,仿佛乎麝兰之味。臣立下风,不胜馨香之至。”阎王大喜,增寿十年,即时放回阳间。十年限满,再见阎王,这秀才志气舒展,望森罗殿摇摆而上。阎王问是何人,小鬼说道:“是那做屁文章的秀才。”不过,“颂屁”拍马这一招,不见得次次有效,也有弄巧成拙的。《笑林广记》中,就记了这么一段: 有奉贵人者,贵人偶撒一屁,即曰:“哪里伽楠香﹖”贵人惭曰:“我闻屁乃谷气,以臭为正。今反香,恐非吉兆。”其人即以手招气嗅之曰:“如今有点臭了。”这位“其人”,虽然机敏善变,但心机用在拍马屁上,也殊可悲。还多亏该贵人愚笨,使得“其人”能自圆其说,马屁没有拍破。

    若是碰上狡猾老辣且又心地刻薄的贵人,不仅马屁拍不响,还反被人嘲弄。明朝《笑笑好》记: 严世藩狎黠,好戏弄人。一日,与客坐,放了个屁,客即拂鼻问何异香,严世藩佯惊曰:“放屁不臭者,病在肺腑,我要死了。”以钓客语,客少许又拂鼻曰:“却也微有臭气。”

    严世藩大笑,以告所亲。盖亦轻之也。同样是颂屁,却是两样结果,颂屁的秀才添了十年阳寿,颂屁的这位客人却拍马拍到蹄子上,好处没得到,还落了个“大笑”加“轻之”的下场。

    为了解决名人、贵人在公众场合的放屁问题,英国有人研制出一种防屁药,不仅大赚了一笔,还获得1998年度搞笑诺贝尔奖。英国人争相购买,多半是因为要去酒会或者要去听音乐会,他们怕自己有失绅士风度。不知道精明的中国商人为何没有引进这种药,或许中国人还没有把大庭广众下放屁提到某个高度,还缺乏这种紧迫感。但可以肯定,如果引进到中国来,一定会受欢迎,相信许多贵人、名人的小包里除了“伟哥”外都会再添一种新药,到时候贵人、名人们就可以稳坐大雅之堂而不用担惊受怕出丑露乖贻笑大方了。不过,用这种药也有“副作用”,使那些擅长“屁颂”的人失去用武之地,不得不另辟蹊径,再出新招。


来源:《人民法院报》 2003年4月29日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