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社会走笔 2003年4月30日08:52


四月之变

亚杰

    

  4月一到,春天的风景动人。这是我以前对春天的一种描述。这种描述显然有违于今年的现实。眼下,SARS正在肆虐。

    尽管目前就SARS对中国经济的冲击究竟有多大做出评估还为时尚早,但是,经济专家们出于职业敏感和习惯,正在这么干着。所以,就像4月里的天气一样,结论是多种多样的。悲观者说,SARS将影响GDP增幅1至2个百分点,不可低估。乐观者说,不要对SARS歇斯底里,中国经济仍将强劲增长。

    分歧本身即已显示出问题的复杂性。在此,我们可以把这个复杂的问题简化一下:SARS不过是要考验一下中国经济的抗风险能力。就像别的经济体一样,中国经济也不可能天然地拥有免疫力。也就是说,从一个特定的角度说,中国经济抗风险能力的养成需要SARS这么一种东西。就像一个孩子长大成人,怎么会不遭遇一些大病小灾?SARS会在中国经济内部种下一种抗体。

    更为重要的是,任何一种对于SARS冲击的夸大之辞可能都属于歇斯底里。而且,即便是悲观者的说法也可归结为一点:SARS对于中国经济的冲击极为有限。

    其实,就SARS将对中国社会心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做出一些评估,对于转型期的中国社会而言,是件更有意味的事情———尽管对于SARS的任何一种正面评价都近乎残忍而不人道,但是事实终归是事实。

    香港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SARS危机没有令港人变得冷漠,有七成七的受访者认为事件能团结港人,令双方的关心慰问更见殷切。如果在内地做一个类似的调查,我相信持此态度的人所占比例肯定不会比七成七低。

    SARS在凸显生命个体的脆弱性的同时,也凸显了人类在危难中携手协作的重要性,这种重要性体现在国与国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城市与城市之间、人与人之间。

    20世纪末有一种说法:80年代人帮人,90年代个人顾个人。它强调的是,伴随经济人理性觉醒而来的是社会人理性的缺失。一场SARS风暴让我们得以更好地审视我们存身其间的社会:远不是那么回事儿。

    就像这个即将要与我们告别的四月一样,SARS终将离我们而去。其时,当我们回头遥望这段经历,会不会在疼痛中感受到一些甜蜜?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2003年4月30日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