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新闻圈点 2003年4月15日09:39


这样的“公平”不要也罢

刘效仁

    

  一位三等残疾人,一个下了岗的三等残疾人,一个要在城市街头靠修自行车养家糊口的残疾人,却无端被抢走了自己的修车摊,在此后的诉讼中一审败诉的残疾人,正以满脸的无奈和辛酸面对着公众。这个人叫张雪平,抢走了他修自行车摊位的是浙江富阳市建设局下属的城建监察大队。(2003/4/9中青报)

    我们知道在城市街头巷尾,有着一个个十分普通的修车摊,它的主人无一不是生活在我们这个社会的小人物。他们先是选准了修车的档口,而选准档口是需要远见卓识的,因为那里的行人多不多,路段得不得码头,与今后修车的效益紧密相系;然后是置办劳动工具,包括一应扳手钳子万能胶;再后是自学修车技术,或者在自家的车子上反复的练习,以至技术娴熟;然后是出摊,然后是苦苦的守候,然后靠技术好,服务优,以及风雨无阻寒暑不惧,逐步建立起自己的信誉,建立起自己的好人缘,最后才使得自己的档口越来越得码头。于是这份卑微的工作成了养家糊口的重要职业,甚至成了人生追求的一大事业。直到把这一平凡劳动做成了事业的人才愈觉的岗位的重要,才越显得这一手艺须臾不可或缺。

    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摊位从开始到发展成一个优势档口,除了首先要交警和城建部门同意外,还要由工商登记,要按时交纳各种规费什么的。可以这样说,作为城建部门为此作出的贡献或者说投资也仅此而已。可是你不能不说散布在城市角角落落的千千万万修车摊点也是一种资源,是一种让小人物养家糊口的资源。如果是,我深以为之所以成为资源,根本的还是修车人的劳动、信誉打造起来的,与第三者无关。只与这个城市有关,而这个城市就是自己的城市,正如自己的家园。第三者凭什么可以把别人数年的创业成果拿出来分享,拿出来通过招标重新洗牌,而洗牌的结果却把最初的创业者(因无力竞标),档口的主人淘汰出局,无情地抢走了他赖以养家的饭碗子。

    而且这种剥夺用了十分堂皇的借口。富阳市城建监察大队大队长说,“我一直认为用招标的方式分配修车摊位这一有限公共资源,是最公平、最合理的,摊位的使用权归谁、管理费缴多少都是由市场来决定,避免了传统审批方式的主观随意性、能够减少在经营城市过程中带来的腐败现象,公开透明究竟有何错?”我不知道富阳市把修车摊点拿来竟标是否是经营城市的一种创举,假如是一种创举的话,也是一种无端剥夺小人物享受劳动权利的馊主意。任何资源都得讲究它的原始渊源,讲究它的出处,讲究它的权属所有。上面说过,一个修车档口一个得码头的档口,那是修车人用数年的劳动汗水换来的创造的,权属是他们自己的,只要他遵守城市的法规,比如按时交纳税费,就应该得到社会的尊重,得到政府职能部门的尊重,得到城管部门的尊重,而不是相反。随意剥夺这种权属,占为己有,之后又用招标的方式聚财钱财,与民争利,这不是一个以建好城市为人民为职责的城建部门应有的举措、应有的作为。

    其实在堂皇的借口之后,不难看出背后的利益所驱。46个摊位,由100多人竞标,最后全部竞走。最高价位为6008元,最低为1110元,总得款13.7万元,其中40%给了居委会,60%上缴财政专户,“需要用的话,可以打报告,这笔钱也是弥补经费不足。”13万不是一个大数字,但它是46个修车人46个小人物要用多少时间的辛勤劳动换来的,这且不说,作为事实上的社会弱者,作为本应由社会援之以手的小人物,凭什么会被无缘无故的榨取,这算不算一种巧取豪夺,一种对于普通劳动者合法权利的侵犯?我看是!正如浙江大学经济学院罗卫东教授所言,在所谓的招投标中,政府某些部门成了最大的获利者,这有悖于“服务”角色的定位。况且城建部门没有必要对既有的修车摊位进行招投标,因为招投标之后,修车摊位的使用性质并没有发生改变。难道换了一个人修车,就能改善城市的市容?

    一边是政府在掏钱买岗位,千方百计让公众享受宪法赋予他们的劳动的权利,想方设法让残疾人也能够自食其力,让他们得以享受做人的尊严(春节前,富阳市劳动和保障局还向张雪平发放了600元慰问金);另一边却是政府职能部门在抢下岗职工的饭碗,在抢下岗的残疾人的饭碗,这是一种怎样的颠倒?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2003年4月15日
(责任编辑:郭亚飞)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