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新闻圈点 2003年4月15日09:44


“治安承包”有点悬

周士君

    

  据《钱江晚报》4月12日报道,杭州的庆春路、新华路即将尝试一种全新的“治安承包”管理模式,并通过招标的方式来确定承包者。这 两条路暂定每月“承包费”为8000元。如此把一项治安管理的“社会工程”,交由“第三者”实施管理和承包经营,本身就显得十分荒唐。

    首先,治安管理作为一项执法活动,其执法主体只能是公安机关。根据现行《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处罚,由县、市公安局、公安分局或者相当于县一级的公安机关裁决。”而杭州市公开对外试行治安承包的路段,是杭州较为繁华的商业区,集中了住宅小区、写字楼以及学校、超市、电影院、银行、批发市场和许多特色小店,人车流动量大,很容易诱发各类案件。对如此繁华的街市实施治安管理,依法当然应属当地公安机关或其派出机构承担,但如今竟被以8000元的价格“转让”给并不具备执法管理职能的第三者进行管理,其间则必然存在不可能逾越的体制及法律障碍。故而如此“治安承包”,明显于法无据。

    其二,治安管理作为“社会工程”,主要应突出其“社会效益”,故如今将之量化成一些“经济指标”进行“考核”,则很容易产生管理上的偏差。据报道,为方便对承包方进行“考核”,管理方还具体量化了几个数字或指标:今年第二季度在该路段及沿街商店内立案的刑事案件不得超过10起,第三季度不得超过6起。每减少一起可以奖励100元,每增加一起也会扣去承包者的100元。如此,就很容易使承包者陷入一种两难境地:即如果要完成承包指标就需要加大管理及处罚力度,但并不具备执法处罚权的承包者就必须越权乃至违法;可假若依法只管不罚,很可能因管理力度差而难以完成“承包指标”,如此承包者自身的经济利益就会受到影响。更加荒唐的是每季度事先核定的刑事案件案发指标,既不科学,更难合理。试想,作为一条街发生的刑事案件数,是与整个杭州市的治安管理状况紧密相连的。全市治安状况良好,这里的治安就绝不会差;若全市的治安状况差,这里承包者再努力,其治安状况也难好到哪里去。也即所谓的承包指标,无论怎样定都难掩其“先天不足”的弊端,故如此“治安承包”的基础,也就如同建立在松软的沙地之上了。

    其三,如此“治安承包”,还将因为管理方和承包方因追求工作目标存在巨大偏差而埋下违规隐患。尽管“承包协议”中规范了操作内容,比如承包者应该安排8名30岁以下的巡逻人员,每天每时段不得少于4人巡逻。而巡逻队员每抓获一名可以拘留的犯罪嫌疑人,个人将可得到不同程度的奖励。但是,管理方追求的是社会效益,即治安状况良好,少有甚至没有案件发生。可承包方追求的则是经济效益,即在刑事案件总数不超过“承包指标”的前提下,尽量少在巡逻环节投入过多的人力和物力,或是否干脆为追求“奖励”而滥抓无辜,也未可知。如此,“治安承包”项目岂非要虎头蛇尾,且“恶”疾而终乎!

    因而,治安管理作为一项重要而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需要的是许多相关部门及人员的协同作战和齐抓共管,故绝不可能像承包一处公共厕所那样,一纸“协议”管到底,“承包费”一投就见效,更不会简单到只抓经济指标就能立竿见影的程度!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2003年4月15日
(责任编辑:郭亚飞)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