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新闻圈点 2003年4月24日15:07


政府何必操这份心?

盛大林

    

  4月22日,广州市举行城市道路自动收费停车泊位经营权拍卖会,拍卖师突然抛出一个“特别说明”:根据委托方要求,此次拍卖设有“保留价”和“出局线”,都是保密的。“出局线”是“保留价”的6倍,“保留价”高于起拍价,应价超过“出局线”的竞买人将被要求出局。对此,拍卖师解释说:“这样做是防止个别竞买人不理智竞争。事前,委托拍卖方——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已对车位经营成本进行了科学测算,超出此限额会出现经营困难。”之后的第一轮竞拍中,有4位买家因为竞叫价高出了“出局价”而稀里糊涂地出了局。拍卖会发生混乱,最后不得不中止(见本报昨日相关报道)。

    按照常规,拍卖都是“下面保底(即起拍价),上不封顶”的,即拍卖委托方都想卖个好价钱,成交额越高越好;而在拍卖中,当然也是谁出的价越高谁中标。但此次拍卖会不但要“封顶”,而且还要“保密”,也就是说,竞拍者重要的不是能出什么价码,而是猜测所谓“出局价”是多少。这与其说是“竞拍”,不如说是“猜拍”。而当第一轮竞拍结束,有人因超出“出局线”而出局之后,再也无密可保,拍卖更是无从谈起了。————这真是一次“奇特”的拍卖会。 

    如果说如此拍卖规则让人莫名其妙的话,那么作此规定的原因则更加耐人寻味。“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已对车位经营成本进行了科学测算,超出此限额会出现经营困难。”原来,拍卖委托方不仅嫌卖得的钱多,而且还担心买家挣的钱少。——可是,政府部门该操这份心吗?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应该是个“有限政府”。何谓“有限”?就是不该管的事儿不管,不该操的心不操,而不是“大包大揽”。那么哪些事不该管呢?市场能够管好的事,政府就不该管。比如经营成本及利润的核算,作为经营者,他们自己一定会算得很清楚,根本不需要别人(包括政府)为他们操心。在拍卖会上,他们愿意出那个价,肯定是觉得仍然有利可图,因为谁也不愿意做赔本的生意。当然,经营者可能也有算错账的时候,加之市场变幻莫测,也难免会亏损,但这是商家应该承担的风险。  

    转换政府职能是我国行政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所谓“转换职能”,就是要加强服务,变“无限政府”为“有限政府”。以前手伸得太长了,现在要缩回来;以前操的闲心太多了,现在要收一收心了。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03年4月24日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