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新闻圈点 2003年4月25日14:07


古树名木死于谁人之手

屈伸

    

  新华社记者近期调查发现,城市绿化建设热潮背后的非法采挖、倒卖古树的歪风,正在一些地区愈演愈烈。比如,江西省流失最严重的多为野生大树和古树,包括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银杏和有几百年历史的罗汉松,主要流向沿海城市和内地大城市。据了解,某省会城市引进大树、古树、珍稀树种数以万计,但移植大树的死亡率超过70%。(据4月21日《新华社每日电讯》)

    古树名木之死,不仅意味着其自身价值的消亡,更意味着其存在之于生态环境的价值的消亡。因此,古树名木死于谁人之手,就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说古树名木死于非法采挖倒卖者之手并没有错,但这些利欲熏心之徒之所以甘冒风险去干违法的勾当,乃是因为有高额利润的驱动;而高额利润的生成,源于巨大的城市需求。从农村盗挖、倒卖而流入城市的古树名木,一部分被房地产开发商移植在住宅小区,以建造所谓“立体生态系统”;一部分被市政管理者移植在城区,以“快速提高”城市绿化率。

    从需求的角度来看,古树名木进城的最终需求者仿佛是城市居民。也就是说,似乎城市居民的需求,乃是古树名木进城因而也是其残废的原动力。但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推理。城市居民对良好生态环境的追求,是一种正当合理的愿望,但这样一种愿望的实现,并非只有古树名木进城这一途。事实上,在城市居民的终极需求之前或之上,还有别样主体的别样需求。所谓构造“立体生态系统”,可能不过是房地产商用古树名木来“提升”地产价值,只要房子能以好价钱卖出去,树活不活并不重要;所谓“快速提高”城市绿化率,可能不过是市政管理者急需立竿见影的政绩,用古树名木来铺就自己的升迁之路。

    遏制违背科学规律、贻害无穷的古树名木进城之风,依法打击非法采挖倒卖者固然不可或缺,但若不从源头上加以治理,则势必加大打击成本,也可能事倍功半。相比较而言,我以为针对房地产商的治理,要比针对市政管理者的治理容易一些。在某种意义上,对后者治理的绩效如何,将对此项工作的进程产生决定性影响。只要政府有不切实际地加速城市绿化的盲目冲动,那么,房地产商们尽管怀着私心移植古树名木,都很可能也很轻易地把此种挟私之举,美化成对政府行动的积极响应。

    热衷于古树名木进城,不过是急功近利的政绩观念支配下的一种表现。开始流行的是种草,因为种草的政绩比植树的政绩来得快;在种草“一窝蜂”现象广受质疑与批评之后,又把目光转向树。但树的生长速度,无论如何也赶不上政绩的需要速度,于是就找到了大树进城的捷径。关于政绩观的议论已不算少,但一种观念的形成及其顽固存在,自有其现实基础。若不科学的政绩评价机制不能得到切实改变,则不科学的政绩观以及急功近利地追求政绩的表现,就很可能难以消除。在对不正确的政绩观口诛笔伐之余,也应当反思包括政绩评价机制在内的公共行政或曰公共管理中的科学性问题。前不久,北方某城市许多新移栽的樟树主干上竟钉挂着一些有绿叶的小枝条,据说是为了应付检查。造假者固然可恶,但既然樟树主干只有在天气暖和的5月份才能发芽是一个常识,那么,检查者“反季节”检查的科学性又何在呢?检查的科学性尚且可疑,检查后所做的结论及评价的科学性,又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呢?


来源:《南方日报》 2003年4月25日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