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新闻圈点 2003年4月28日08:47


拒绝残酷的“关怀”

成彪

    

    4月21日《江南时报》消息:医院出卖产妇个人资料的现象时常发生。4月20日,南京三牌楼大街的陆春华女士反映,产后回家一个多月时间里,时常有不同奶粉厂家的推销人员登门推销产品,令人不胜其烦。 

    跟北京的马女士相比,陆女士遭遇的“关怀”还不算残酷。4月13日北京电视台报道:去年,马女士在医院难产婴儿夭折,令她伤心不已。回家后,不断有婴儿用品公司打电话或上门推销,反复揭开她心头的伤疤,搞得她神情恍惚。好不容易才消停几个月,最近马女士又怀孕了,也不知怎么得到消息的,这些厂商又打电话来烦扰,旧的伤痛又被引发,她愤然投诉。 

    商家向孕(产)妇推销婴儿产品虽说是奔利而来,但客观上也为婴儿提供了优质服务,这样的行为还可以理解为“关怀”。 

    但是,任何事情都应有度,当一次推销遭拒后,就不该再去无休止地纠缠人家。当服务变成打扰时,微笑也变得可憎,尤其是马女士那种情形,知道人家心存伤痛,却依然毫不在意地去碰人家伤口,那种关怀就变味为残酷。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呼吁厂商在实施营销时,要带着商业道德和人性关怀去推销,不要总等到恶言相向再陪笑脸。 

    厂商的行为令人厌恶,但真正该恨的还是把烦恼引进家门的掮客。陆女士从厂家推销人员口中得知,厂家获悉产妇个人资料有两个途径,一是医院,二是卫生保健所。只要向医院和保健所有关人员付一定的报酬,很容易搞到产妇们的资料。陆女士是这样被“出卖”的。 

    根据马女士两次受扰的情况来看,她的个人资料差不多也是那帮人泄露出去的。受利益驱使就将孕(产)妇的资料泄露给厂商,使本该受到充分保护的孕(产)妇受到打扰,这是医护人员的堕落,应该受到道德的谴责和法律的制裁。 

    医护人员出卖孕(产)妇个人资料的行为,首先违反了医护人员的工作条例。写有孕(产)妇个人资料的病历、检查单等资料属于个人隐私,医护人员必须妥善保护、收藏,不但外人不得借阅,连本院内非诊疗医护人员也不能翻看、抄录。拿它牟利更是以医谋私,轻则内部处理,重则移交司法部门法办。我国《民法通则》规定,禁止以窥视、窃听、刺探、披露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隐私权的范围包括私人信息、私人活动和私人空间。《民法(草案)》在侵权责任法一编中规定,侵害他人隐私权的,侵权人应当按照因此获得的利益给予赔偿,也可以按照受害人的损失给予赔偿。侵权人获得的利益或者受害人的损失不能确定的,应当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给予十万元以下赔偿。 

    据悉,尽管法规既备,但我国目前尚未发生此类诉讼。究其原因,一是被侵权者难以搞清自己的个人资料是如何被泄露的,诉讼对象捉摸不准;二是大多数人依法维权意识淡薄,不愿对他们上纲上线。 

    本人无意教唆大家受扰即诉,只想给大家提个醒:妥善保管、使用个人资料,不要随意落入他人之手。还要给医院提个醒:要注意加强病历档案的管理和医护队伍的建设,不要让人家给连带告了,损了面子折了钱再叫冤。 

    翻看近期的《北京青年报》,看到了《谁盗用了我的身份证》、《产妇资料遭泄密》、《你的隐私别人卖钱》等文章,才知道出卖用户个人资料的不止医院一家,还有人才中心、房地产公司等。利欲熏心的掮客,把你的个人信息出卖给无孔不入的商人后,你就获得了残酷的“关怀”。 

    有鉴于此,我们还能随意地填写个人资料吗?有关部门还能听之任之吗?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03年4月28日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