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学术理论 >> 学者论坛 2002年7月17日09:48


聘任制的经济学联想

陈宪

    

    ●聘任制操作的核心是各种考核的制度安排。决定一个教师聘、不聘或缓聘,是考核的结果。考核就是竞争,最重要的是公开、公平和公正

    ●考核要让制度说了算,而不是某人说了算。这是“公平”的要求。考核制度要能够反映时代特征和国际潮流,并顾及单位实际情况,做到导向科学清晰,标准客观明了,操作简便易行。这是“公正”的要求

    ●为了保证在聘期达到某个期望的考核等第,人们不得不解决当下最迫切的问题,而大量的学术研究是长期的工作,这些短期行为难免产生负面的影响。事实上,在高校中有30——40%的教师适用终身制的制度安排,也是一种极其有效的激励机制

    国家人事部最近决定,在全国事业单位开展聘用制的工作。这是继政府机构改革后,又一项相关的重大改革举措。我所在的上海大学,作为上海市教委进行教师职务改革的试点单位,第一阶段的聘任制工作已暂告一段落。对此,全国几十家媒体都从不同角度作了报道。我是该大学的教授,因此是一名受聘者;同时我在学院负责实施这项工作,所以又是一名操作者。不过,使我对聘任制产生联想的,不是上述两个意义上的我,而是作为经济学理论工作者的我。

    当代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曼昆归纳了经济学的十大原理,其中一大原理是:人们会对激励作出反应。聘任制的初衷和作用,就是激励教师更加努力地从事教学、科研,不断提高教学质量和学术水平。应当说,这一目的完全可以达到。从我所在学院的情况看,聘任制甫一推出,教师就主动要求多上课,搞科研、写论文的积极性空前高涨。这一现象是喜人的。

    市场经济给每个主体以各种选择的机会,越是成熟的市场经济,就越能够提供更多的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经济学是关于选择的科学。主体在作出选择时,将依据可能获得的信息,已有的知识和经验,以及政府或其他组织的制度安排,默默地进行计算和预期,以作出自己的决策。聘任制操作的核心是各种考核的制度安排。决定一个教师聘、不聘或缓聘,是考核的结果;决定一个教师聘任什么岗位,是考核的结果;决定一个教师取得哪个等第的岗位津贴,还是考核的结果。因此,考核的各项制度和标准,成为聘任制的指挥棒,也使每位教师进行计算和预期成为可能。长期以来,高校和其他行政事业单位一样,缺乏比较刚性的、测量员工工作绩效的办法。聘任制及相关的考核制度,对于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建设性的思路。

    考核就是竞争,最重要的是公开、公平和公正。考核也难免有不合理的地方,好在它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问题的关键,不能因为某个人或某些人,随意修改考核标准。这是“公开、公平、公正”的前提。

    考核标准的制定过程,应当是一个开放的学习、讨论的过程,并且要做到先公布、再执行。这是“公开”或“透明度”的要求。同时,竞争对利益的调整,是由市场机制自发作出的,考核则不尽然,它总会给人以某人说了算的感觉,因此,考核要让制度说了算,而不是某人说了算。这是“公平”的要求。考核制度要能够反映时代特征和国际潮流,并顾及单位实际情况,做到导向科学清晰,标准客观明了,操作简便易行。这是“公正”的要求。根据我个人的经验和感觉,聘任制比以前的“评职称”,要公开、公平、公正得多。舆论对聘任制的“三公”有怀疑,这不足为怪。因为,一方面以前的“暗箱操作”,使人们难免产生习惯性思维,另一方面,做到“三公”确实也需要时间,如以上讲到的“透明度”问题。

    聘任制的优越性受到目前教师总量过大的制约。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当总量过大时,结构调整的难度相应增大,不可能迅速到位,因此,必须提出分流计划,如部分教师到高等职业技术学院任教,或到行政岗位工作,抑或离开高校。另一方面,还有必要解决结构性矛盾。如现在及今后一个时期,各高校急需与新兴产业发展有关的如IT、生命科学、金融和会计等专业的博士师资。解决这些短线的供给,对整体提高师资队伍水平至关重要。

    人们比较关心的聘任制的弊病,是导致教师的短期行为。因为,现在对教授、副教授的聘期是三年,讲师是两年,为了保证在聘期达到某个期望的考核等第,人们不得不解决当下最迫切的问题,而大量的学术研究是长期的工作,这些短期行为难免产生负面的影响。对此,我想到了国外高校“终身制”的做法。事实上,在高校中有30——40%的教师适用终身制的制度安排,也是一种极其有效的激励机制。能否从聘任制进入终身制,取决于教师的努力程度、科研成果和学术地位。必须说明,这里的终身制不是不退休,而是在退休前的期限内,无须三年一聘;30——40%的比例,是产生激励的必要条件,否则,仅仅极少数人,可望不可及,就难起作用。当然,终身制的安排,难免出现“道德风险”,但在这些学术精英中,情况不至于很严重,只要不超过5%,就无伤大雅。

    为了解决目前教师总量过大,且近几年大学生连年扩招的矛盾,对一部分教师实行“合同制”,是可取的安排。这些教师和学校的关系,就是按合同上课的关系。在发达国家和香港、台湾等地区,也不乏这种做法。因此,在高校中,教师似可适用三种制度:终身制、聘任制和合同制,它们构成一个整体,相互补充,相得益彰。

    (作者为上海大学教授)


来源:《文汇报》 2002年7月17日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