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学术理论 >> 学者论坛 2002年12月26日14:06


再谈“虚拟经济”——读成思危先生的信有感
“虚拟经济”不等于“泡沫经济”

韩强

    

    (三)模拟是人类实践活动中能动性发展的必然结果

    《周易》《系辞》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抽象的“道”是无形的,具体的事物是有形的。“道”是什么呢?“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变化的规律是无形的,但是它是客观存在的。实际上,人类发展过程中能动性的重要表现之一就是模拟,既模拟有形世界现象,也模拟无形的、抽象的规律。所以说意识在形式上是主观的、在内容是客观的。

    由于模拟人们有了最初的意识活动,同时模拟还可以产生创造,例如看到木头浮在水上,人类开始有了独木舟,以后发展成木船、铁船、轮船。这些劳动的创造物正是从模拟产生的。同时最初绘画和象形文字,又是走向抽象思维的前提。人类的文化、科学、经济的进步都是起源于模拟。有艺术的模拟,才会有绘画、诗歌、小说、戏剧、电影、电视,这发展过程是大家都知道的,我不再详细描述。但是有点需要注意,艺术创造的原形来自人类真实的生活,同时任何艺术都要有它的物质载体。例如电视的传播要有一系列设备,没有这些设备,是看不成电视的。当然电影作为传媒,它不仅传播艺术,还传播各种新闻和科学知识等等,但是不管怎么说它离不开物质载体。

    我们举一个例子,照相就是一种模拟,它要求相片像本人,虽然可以艺术加工,但是它必须像本人,这样才能分清张三、李四。但是,电影就不一样了,除了演员扮演某个真实人物必须形似、神似之外,演戏剧中的人物,就可以从容地挑选演员了。相片对本人来说是虚的,但是这个虚是以实为基础的。戏剧中的人物是艺术创造,但是创造源于生活,同时又高于生活的。因此决定者仍然是生活,古代的戏剧是不可出现现代生活的,但是现代人却可以用某种形式,再现古代人的生活。为什么呢?因为古代不存在现代生活,但是现代人却可以借助历史资料再现古代有的生活。由此可见,文史资料是古代生活的物质载体,它在形式上又是虚拟的,因为它不等于古代的生活,古代生活已经不存在了,文史资料为我们保存了过去的形式。所以一旦文史资料,我们就无法考查古代的情况,正因为这样我们不可展现古代全部的生活。这从另一方面又说明,人类的模拟要有物质条件,要受到物质条件限制。

    那么科学是研究什么的?是研究物质运动现象及其规律的。所以才有数、理、化和各门科学。中国最早的浑天仪和地动仪是当时的科学仪器,现代科学发达的程度早已超过了过去。浑天仪和地动仪不是自然的产物,而是人类的创造,创造这些仪器是为了观察天体运动、观测地震。现代科学还为我们提供了大机器生产、自动化设备生产手段,以至电报、电话、电视、电子计算机网络等等传播手段。这个过程也是不断地模拟和创新的过程。这也不用详细描述了。例如,电报利用电波转化为约定的编码,就可以翻译成语言文字,电视通过显像设备,可以转化为图像,等等。

    如果上述文化艺术和科学应用的理由都可以成立,那么我们考察经济模拟就有了基础。最初的成功模拟是什么呢?是货币的形成。也可以说货币是人类模拟经济中最初的产物,货币促进了商品交换和经济的发展。

    随着实体经济的发展出现了模拟经济的发展。成思危先生概括出“虚拟经济”的五个阶段:

    第一个发展阶段是闲置货币的资本化,即闲置货币成为生息资本。虚拟经济最早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私人间的商务借贷行为。

    第二个发展阶段是生息资本的社会化。因为个人之间借贷规模小、风险大,而且无法优化投资方向,于是就产生了生息资本社会化的需要,并由此产生了银行。

    第三个发阶段是有价证券的市场化。早期的虚拟资本最大的问题在于缺少流动性,这就造成了闲置货币向生息资本转化的障碍。有价证券市场化以后就可以根据其预期的收益而自由买卖,从而产生了进行虚拟资本交易的金融市场(例如股票市场、债券市场、货币市场等)。

    第四个发展阶段是金融市场的国际化,即虚拟资本可以进行跨国交易。

    第五发展个阶段是国际金融的集成化。(成思危:《虚拟经济探微》)

    如果我们考察这五个发展阶段都可以看出实体经济决定“虚拟经济”,每一个发展阶段都是由当时经济水平决定的,反过来又促进经济的发展。二者的关系是相互递进的。当然这是指的总趋势。

    我们还看到模拟越是发达,就越会被“虚化”。我们举一个例子。军事演习对于实战来说,它是虚的,但有是真枪实弹。但是有了计算机之后人们就可模拟军事演习,对于真枪实弹来说,它就更虚了。所以不能只有计算机模拟,还是要有真枪实弹的演习,才能找到感觉,即使在演习中找到感觉,还比不上实战中的经验。所以最宝贵的是实战经验。但是另一方面,虚中有实,现代战争已经发展到了电子战。对于电子战术来说,也有实战与演习的区别,实战是真实的,但是这个实又表现为电子化的“虚”。所以虚与实是相互促进的,同时又有不同的层次。同样道理,我们看到闲置货币的资本化、生息资本的社会化、有价证券的市场化、金融市场的国际化、国际金融的集成化的演化伴随着模拟规模的扩大。一方面在促进经济的发展、促进所谓的“全球化”,另一方面也会产生更大的风险。

    我们看到所谓“虚”与“实”的关系是相互转化的,可以有不同的层次。在《人民网》的《热点新闻评》栏目中,网友们对成思危先生学术严谨又体察民情表示诚挚的敬意,同时也发表了很多好建议。网友彭程万建议“虚拟经济”:一是指与证券、期货、期权等虚拟资本的交易有关的经济活动(Fictitious Economy)虚拟经济易让人与 计算机虚拟相关,可否借用推理小说(fiction novel) 译为“推演经济”。二是指以信息技术为依托所进行的的经济活动(Virtual Economy),译成“拟实经济”。三是指用计算机模拟的可视化经济活动(Visual Economy),目的在提供决策中心,一个可预先见览未来,在不同的假设经济条件下之经济状态,可否译为“预览经济”。

    我认为,这三个方面,可以统称为“模拟经济”。第一,以信息技术为依托所进行的的经济活动,可以称为“信息化拟实”,因为它与实际活动很接近,在它一定条件下也可以成为一种“实在”的经济活动,电子化、网络化只是将物流、商流和信息流分离,而并没有从根本上将利润与实体经济分离,只是有助于提高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运行效率。同时互联网的存在为模拟经济的产生、发展创造了条件,但是互联网本身是客观存在的,它不是虚拟的,而是实在的,比如IT产业,它是实体经济而不是“虚拟经济”。第二,用计算机模拟的“可视化经济活动”,除了期货交易之外,还有现货交易,它也是一种“实在”的经济活动,例如电视购物,网上购物,大宗现物的网上交易等等。我们可能把它称之为“形象化的模拟。第三,证券、期货、期权等虚拟资本的交易,主要是人们的预期,为什么有作空的,有作多的?因为他们的预期不同,这可以称为“虚拟资本的模拟”。同时上述三个层次又是互相渗透的。如果没有信息技术,没有可视化的经济活动,现代的无纸化的证券、期货、期权等虚拟资本的交易是不可能的,谁能想象出看不见行情的交易呢?为什么现代金融交易能够瞬息万变则因为有了信息技术和可视化的系统。

    综上所述“模拟经济”是能够成立的,不必怀疑。因为模拟是人类实践活动中能动性发展的必然结果。所以我赞成成思危先生的观点“虚拟经济不等于泡沫经济”。

     (四)“虚拟经济”不等于“泡沫经济”

    20世纪80年由于日本的经济过热,在90年代之后出现了经济萧条,许多人把日本90年代的股票热、房地产热称为“泡沫经济”。近两年来美国人斯达克市场的大幅波动,也被为“泡沫经济”,甚至有人把“虚拟经济”看成是“泡沫经济”。其实,金融市场是现代经济的产物,它是客观存在的,有的国家和地区的市场出了问题,这并不等于金融市场本身就是“泡沫经济”。绝对没有泡沫的金融市场是不存在的,但是有泡沫不等于“泡沫经济”,说到底仍然是“度”的问题,但是从现实来看,把握“度”,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

    程思危先生说:“在经济活动中所谓的风险是指人们预期的收益与实际收益之间的差异,这种差异既来自客观世界的不确定性,也来自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能力的局限性。风险可分为客观风险和主观风险两类。客观风险来自客观世界的不确定性,根据理性预期学派的观点,股票价值等于其未来价值的折现,取决于未来的收益和折现率,但实际上,未来的收益和折现率都是不确定的,因为未来收益取决于投资对象的经营业绩,而其经营业绩是不确定的,折现率的基础是利率,会受市场影响而波动。这两个不确定性就会造成风险,但这种风险是客观的,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主观风险来自人们对未来预期收益主观估计的错误。股市发展是靠人们乐观的心理预期来支撑的,如果股市中若没有投机、泡沫和风险,就不是股市。”(成思危《虚拟经济探微》)

    这段话,是很精彩的。从认识论的角度看,客观世界的事物是发展变化的,股票的价值所对应的上市公司在处在发展变化之中,它的变化至少有两种可能性,它的业绩或者是上升,或者是下降,这不仅取决于它本身的素质,还取决于宏观经济和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世界上没有绝对不变的事物。人的认识是能动的反映,也就是说,以动态的思维反映动态的事物。对于股市场来说,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特点,但是从总的变化来看是有规律的,因为经济发展是有周期性的。人可以认识客观规律,但是人永远不可能百分之百地把握客观规律,只能在不断地认识过程中,不断地接近客观规律,用哲学的语言表示,就是相对真理和绝对真理的关系。同时在普遍性中又包含着特殊性,例如在经济周期中,即使处于上升阶段,每个公司的经营业绩也是有差别的,仍然会有一些公司经营不善而亏损,同样道理,即使在经济处于下降阶段,仍然会有一些公司善于经营而盈利。所以要把握客观观对象是一个复杂的认识过程。

    由于股票市场主要来自人们的预期,客观事物变化的不确定定性、人的认识的局限性和人的主观认识的偏差,都会产生风险。但是要求股市没有任何风险,是不可能的。有股市就会有波动,正如商品的价格是围绕着价值上下波动一样。其实,即使是对物质商品的价格运动,人的认识也是有差别。再进一步说,不仅股市有泡沫,商品市场也会产生泡沫。当某种商品成了人们追求的对象时,生产这种商品的活动就会加快,一旦商品的供给超过需求,就会在某一时期出现“过剩”,将来积压的商品就会贬值。为什么会贬值?因为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商品价值,但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一个变量。新的商品生产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会缩短,这样原来的商品只能遵守新的价值规律。更何况,人们的需求也是变化的,当新的商品成了社会主要需求时,旧商品就卖不出去。如果,我们再进一步分析,当某种商品生产出来之后,它所包含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只是一个潜在的价值,只有商品销售出去了,才是真正实际了它的价值。由此,我们可以提出“潜在的价值”与“实现了价值”的概念,对商品生产进行动态的考察。也就是说,在现实的市场经济中,谁最先实现了“潜在的价值”,谁就是成功者,那些不能快速把“潜在的价值”转化为“实现了价值”的,就在竞争中处于被动,甚至成为失败者。

    这里,我引入“潜在的价值”与“实现了价值”两个概念,正是用模拟的方法说明现实市场经济中的生存竞争过程。实际上,这正是马克思《资本论》中的方法:从具体到抽象,再到“抽象的具体”。所谓“抽象的具体”是在思维中再现具体的运动过程。同样道理,这种分析方法也可以用于“虚拟资本”与实体资本的运动过程。“虚拟资本”是资本的一种表现形式,它指同实际资本相分离的、能够对剩余价值进行分割、并具有相对独立运动规律的各种资本凭证,如货币、票证(本票、支票、汇票等等)、股票票和债券、金融衍生产品等等。在虚拟资本中,也是有“虚”与“实”的不同层次的,例如股票对实际的上市公司是“虚”,但是对于股指期货来说,股票又是“实。,因为股脂期货的模拟对象是股票指数,而不是直接对上市公司,相对股票来说,指数期货就更“虚”。因此,如何对虚拟资本的“相对独立性”进行深入研究,从中把握“度”,就需要更抽象的思维,而计算机和信息技术的出现,为我们研究这个度提供了优良的工具。也就是说,在这方面人的思维可以借助数字化的模拟进行。关于这方面已经有了不少成果,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

    这里要说的一个问题是:现代科学技术的进步使人的“模拟”功能有了很大的提高,例如仿生学可以模拟动、值物的某些过程,克隆技术可以“复制”牛、羊,甚至“克隆人”也提到日程上来(虽然这还不允许,但是从理论和实践的角度看是完全可以的),还有机器人、人工智能等等。这些科技成果,几乎很少有人怀疑。但是,人要模拟自己赖以生存的经济活动,提出了“虚拟经济”(我称之为模拟经济),却受到一再的质疑呢?问题是“模拟经济”对人类是否有益呢?我认为是有益处的。下面,我在实际运用中说明“模拟经济”的作用。

    相关文章:也谈“虚拟经济”——读成思危先生的信有感


来源:人民网 2002年12月26日
  
 
相关专题
 虚拟经济争鸣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