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学术理论 >> 学者论坛 2002年12月30日08:06


三谈虚拟经济——读成思危先生的信有感
虚拟资本与集合产权

韩强

    

    (五)虚拟资本与集合产权

    前面,我们谈到实体经济决定虚拟(模拟)经济,虚拟(模拟)经济反作用于实体经济,同时虚拟经济又有相对独立性。这里,我们从“虚拟资本”(这个概念基本没有争议)的角度看一看“虚”与“实”的相互作用。

    在实际资本中,可以用货币资本通过交换去雇工人、买原料、购机器、建厂房,然后通过生产变成产品,产品通过流通变成商品,商品经过交换再变成货币,形成资本的增值。同时“虚拟资本”是建立在实际资本之上,可以同实际资本相分离、能够对剩余价值进行分割、并具有相对独立运动规律的各种资本凭证,如货币、票证(本票、支票、汇票等等)、股票票和债券、金融衍生产品等等。这不仅表现为各种金融交易行为,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对实际资本进行产权的分割,进行产权交易,明晰每个所有者的产权,同时还可以建立集合产权的新概念。  以股份公司为例,某公司的股票是2亿股,大股东掌握30%的股份——6千万股,其它1.4股是公众股,与股票对应的是公司的经营实体。这里,股权是产权的象征,公司是所有购买的人的共同资产,同时每个人的产权又是明确的,用什么明确呢?以持股的数量来明确。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产权明确并不等于公司里的一切设备、原料和产品可以量化到每个人,实际资本在运行过程中是不可分割的,你不能说某个机器是我的,某个计算机是我的,或者某一部分产品是我的,因为我买了股票,这个公司有我一份。因为现代企业是整体经营的,只有整体经营才能进行统一管理,才有竞争力。这样实际形成的是产权明确的集体所有制,任何人不能以某个实物是我的,来干扰公司的经营活动。因为你说某个实物是我的,他还可以说这个实物是我的,甚至还可以有人说,这个实物是大家的,这个实物,大家人人有一份。所以股份公司的实体是不能量化到个人的,因为当初大家都是用货币买的股票,而不是每个人买了实物,然后再凑在一起组成的公司。也就是在"货币资本通过交换去雇工人、买原料、购机器、建厂房,然后通过生产变成产品,产品通过流通变成商品,商品经过交换再变成货币,形成资本的增值"的整个过程中是保持着整体经营的模式。

    你想退出公司,卖掉你的股票就可以了,但是现代股份公司不允许像林家铺子那样抢东西。安然公司出了问题,它可申请破产保护进行重组,也可以进行破产清算,但是谁也不能说,我买了安然公司的股票,我要把它的输油管道锯一块来归我所有。这样做是破坏公共设施,是不允许的。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先生在认析了股票市场的性质问题时,认为股票市场只存在个人股,没有私有股。这其中有一个两重性的问题,股票持有者并不代表股票私有,只有出现股票转让,卖出股票换取的货币才称为私有财产。他强调指出,应该区分公众化与私有化,股份化并不意味着私有化,更确切地说,与其说是私有化不如说是公众化。(《中国证券报》2002年4月29日)

    “股票市场只存在个人股,没有私有股。这其中有一个两重性的问题,股票持有者并不代表股票私有,只有出现股票转让,卖出股票换取的货币才称为私有财产。”这是最精辟的分析。这里,产权是明确的,你既然加入股份公司,那么就加入了一个集体。在这个集体中你的产权是与你持有的股票相对的应的,产权明确。但是,在企业中你不能把的产权绝对物化为某个机器、某个计算机。你想退出,卖出你的股票就可以了。所以股票实际上是对物化的"私有" 的一种否定。只有当你卖出股票时,才能以货币明确你的私有财产。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股份制公司是动态的混合的集体所有制,因此它必须尊重每个股东的权益。因为公司的资产是全体股东的,所以谁要退出,只能卖出自己股票,不能把公司的生产资料直接拿走一部分,这实际又是对每个股东的限制,体现了个人服从集体的原则。同时大股东要首先承担风险,如果决策失误,损失10%,1万股损失1000元,那么100股只损失10元,从百分比来看是公平的。同时为了保证每一个股东的利益,小股东有权对损害自己的利益的董事会决议、股东大会决议有上诉的权力。这些都是现代企业制度的体现,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公开、公平、公正。

    股份制在一定意义上一种合作制,它要求全体股东,不论持有股票的多少,必须采取合作的态度,有意见可以在股东大会上充分表达,一旦形成决议,就要执行。如果有人要百分之百地认为某一部分股票是绝对私有的,不允许其他人使用自己的股票所对应的那部分资产,那么他同样也没有权力使用别人那部分资产,所以他最好不要加入股份公司,最好自己开工厂、办商店,以保证绝对"私有"。反过来说,参加股份公司必须抱着合作的态度。

    这里,我们充分看到了虚拟资本的反作用和相对独立性,股份制公司是动态的混合的集体所有制,它的股票是产权明晰的、集合产权,产权的流动是通过股票的交易进行的,当然这也不排斥经过股东大会讨论同意,把公司的某一部分资产卖出,或者买入新的资产。

    (六)树立集合产权的观念防止公司的异化

     股份公司产权明确这是没有争议的,但是人们有一个误会,认为股份公司是私有化最理想的模式,特别是受到思科理论的影响,强调每个参与者的产权明确,而忽视了集合产权的观念。什么是集合产权呢?股份公司要有它的法人代表,代表什么呢?代表集合产权,也就是说所有的股份在运作中是整体性的,必须保持相对的稳定性。同时无论是大股东、小股东,还是公司的管理人员都必须有集体观念,或者说叫团队精神,如果没有这个精神,只考虑自己的利益,那么这个公司就无法有效运作,甚至会出现种种问题,

     法国经济学家安德烈·奥尔良认为,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被普遍接受的企业公司的概念,这一概念又被以前在美国波称为“利益共享资本主义"的概念所取代。在利益共享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们认为管理人员不仅要对业主负责,而且要对员工和社会负责。安德烈·奥尔良称这一新制度为"业主资本主义”,因为“所有经济角色(经理人员、员工、小投资者、银行、国家)都期望调整他们的利益以支持公司业主的利益”。这些业主都是股东,他们的利益是投资的回报。这意味着他们期待股票价格不断上升、利润稳定增长。(《资本主义的病变》(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9月9日)

    这里“利益共享资本主义”,“业主资本主义”,是经济概念,不是政治概念。股份公司怎样才能达到利益共享,才样才能做到对所有股东负责,对社会公众负责,这必须要有集体精神(团队精神)。如果大股东和持股的高管人员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就要侵犯广大股东利益。

    “利益共享资本主义”,“业主资本主义”,在理论上专业管理人员按业主的利益行动,这首先要假定专业人员的目标是效率和公司的利益。然而许多管理人员并不是这样做的。去年曝光的公司丑闻都有一个共同点。在所有这些事件中管理人员经营公司是为了自己获利,他们同会计和其它公司的管理人员不是同谋就是有牵连。(《资本主义的病变》(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9月9日)

    如果我们分析安然公司等一系列丑闻就会发现,所谓“资本主义病变”,实际是上市公司的异化,什么叫异化,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说,就是人创造出来的东西,反过来危害了人自己。这里,我们并不说公司制必然导致异化,而是从价值观念和制度安排上说,一种模式被不恰当地利用,就会导致某些公司异化,像安然公司那样,不仅给它的员工和广大小股东带来灾难,而且会引起整个证券市场,甚至是整个经济的震荡。原因在哪里呢?

    在美国的产权理论中强调的是产权明晰,每个人的产权都明确,但是却没有明确的“集合产权”,强调私有财产的神圣,却忽视了动态的集体财产的共同利益。这样一些大股东和高管人员认为自己的产权很明确,却忘记了更多的中小股东的利益、公众的利益。于是出现了造假。在2002年2月的国会听证会上,安然前首席执行长杰弗里·斯基林说,股票期权能“超乎寻常”地夸大公司的盈利水平。斯基林在2000年通过执行安然的股票期权,获得6250万美元的收入。2000年安然发行了价值1.55亿美元的股票期权。据纽约的经纪公司贝尔斯登称,如果会计准则要求公司将期权成本从2000年利润中扣减,那么2000年安然的运营利润将下降8%。安然的董事长肯尼斯·莱在2000年通过执行股票期权实现了1.234亿美元的收入;但是大多数普通股东的投资几乎化为费纸,成千上万的员工失去工作,同时也失去了大部分退休基金。

    魏斯评级公司在调查了7000家公司后发布的报告说,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上市企业可能存在捏造盈利报告的问题。这种大规模的造假显然是为了管理层的特殊利益,而驱使他们捏造盈利报告的动机又是与股票期权制相联系的。

    对于美国来说华尔街危机不仅是对经济的挑战,也是对美国人文价值观念的挑战。在美国文化中起主导作用的是实用主义哲学和个人自由观念,这种观念提供了美国的实干精神,同时也产生了对事物判断的双重标准甚至多重标准。在米阿伦的文章中,其实有一个故事说明了美国实用主义和个人利益至上的典型。

    在美国加州,有个父子俩合伙,霸占了成百上千个域名,专搞域名出售为生。开始,约定俗成的价格是一万美元一个域名。可是,这父子俩见到大公司,就把价格抬得高得出奇,五万美元、甚至七万五千美元一个域名。许多公司得过且过,能拿到自己的域名就行了。然而,碰到了梅林公司,这家公司宁可花更多更多的钱请律师,也要把这种CYBERSQUATTING(直译:网络上蹲着茅坑不拉屎)的行为铲除。去年秋天,梅林公司把这父子俩送上法庭,法庭判决父子俩只能以最多五千美元出售梅林公司的域名,而且,占有的其他域名,只要是属于已有公司注册的公司名称、商标和品牌名称等等,就得全部放弃,或无偿交让,或以极低价出售。当时,许多美国报刊报道了这个案件,CYBERSQUATTING成了网络上最不道德的行为的代名词之一。从那以后,在美国空头占有域名的生意基本停止了。(《企业上网并非一“网”就灵》《人民网》2002年5月16日)

    这种典型的实用主义和个人利益至上在美国发生并不奇怪。所以,在7000家美国公司中有三分之一造假也不奇怪。索罗斯在接受英国BBC采访时说:“必须在会计制度方面进行改革。”他认为,与美国不同的是,欧洲的会计制度以会计原则为基础,虽然欧洲也会出现像美国这样的会计丑闻,但“不会有这种系统问题”。很显然,索罗斯认为美国之所以出现这样一连串的公司造假问题,是因为美国的会计标准有问题,必须改革。人们已经开始设计不同的方案来弥补这个漏洞。为什么美国的会计标准有问题,安达信既是上市公司财务审计机构构同时又可以兼任上市公司的投资顾问,这种双重职责能产生客观标准吗?

    在美国,造假是上市公司的异化的典型表现,要防止异化,不仅需要更严格的制度安排,更重要的是人文价值观念的更新,一个新型的观念--集体精神、公众意识的观念将不可阻挡地出现在现代市场经济面前,恕我直言,那些鼓吹绝对自由经济和私有财产至上的西方经济学家们是很难接受这样新观念的。因为他们不了解任何自由都是有条件的,也没有认识到在公司制的条件下,产权概念发生了新的变化,个体产权的集合产生了一种新型的运作模式--合作制的集合产权。这个集合产权是在承认每个股东产权的基础上形成的,而这个集合的能量要比分散个人产权能量大得多,否则人们也就不会建立了各种各样的股份公司了,要建立公司制就要有集体主义精神,就要有社会公众意识,从这个意义上说,合作制的集合产权是现代市场经济中的一种新形式。

    相关文章:也谈“虚拟经济”——读成思危先生的信有感

    相关文章:“虚拟经济”不等于“泡沫经济”


来源:人民网 2002年12月30日
  
 
相关专题
 虚拟经济争鸣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