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1月24日00:48


就“虚拟经济”说说惊奇数据和股票价值
米阿仑

    做经济发展政策研究,或者做学术探讨,都要有可靠的原始数据支持。“虚拟经济”主张者要求大众把他们的主张接纳为国家经济发展政策,可他们提供的数据却是对原始数据的误用。下面,就有关问题说说看法,希望能抛砖引玉、使讨论更具体和更深入。

    把股市市值和金融交易量混淆的根据是什么?

    为了说明中国需要积极发展“虚拟经济”,主张者多次说明自己“从虚拟经济的角度对金融危机产生的深层次的原因进行过一些初步的探索”,而且十分频繁地使用一个数据:“2000年底全球虚拟经济的总量已达160万亿美元,其中股票市值和债券余额约为65万亿美元,金融衍生工具柜台交易额约为95万亿美元,而当年各国国民生产总值的总和只有约30万亿美元,即虚拟经济的规模已达实体经济的5倍。可以预计,随着电子商务和电子货币的发展,虚拟经济的规模还会进一步膨胀。”还有:“虚拟经济通俗的讲就是直接用钱生钱,发达国家的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比例是5:1,而中国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比例是1:1,还有待于积极发展。”

    问及数据是如何得来的,“虚拟经济”主张者说,那是“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数据计算”而来。进一步问及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在什么地方用金融交易量和国民生产总值(GDP)做攀比、在什么地方说了“虚拟经济”总量,主张者解释说:“在世界银行的官方出版物‘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2001’第278-280页上明明白白地有一栏是股市市值对GDP的百分比,对方自称查了一万一千多篇文献(其实在网上搜索只需几分钟时间),为什么偏偏对这么重要的官方出版物却视而不见呢?”

    看来,“虚拟经济”主张者们认为股市市值对GDP的百分比这个指标数据是很重要的“虚拟经济”数据,可是,不管是哪年,主张者却不直接引用原始数据、而是拿出另一套意义完全相反的数据。为什么呢?原因很明确:历年来,世界银行的统计都没有把市值指标跟金融交易量混淆做对GDP 的对比,更没有说那是“虚拟经济”总量;世界银行的统计方法定义和数据使用建议对他们的主张不利、本意跟他们的主张是完全相反的,于是,他们就改变了世界银行原始数据的意义,用世界银行的名义推销他们的数据。既然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是主张者开始使用“虚拟经济”的主要原因之一,那么,这里就用该时期形势的数据作实际例子,来看看主张者使用世界银行的数据的问题。在世界银行统计中,1998年的市值跟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比的原始数据的原文摘录如下:

    Stock Market Capitalization as % of GDP (作为国民生产总值百分比的市值)

    Source  : 1998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Unit    : percent

    Coverage: 1996. 

    Ranking : Highest to Lowest. Available for 76 countries 

    Ranking  Country        Indicator

    ---------------------------------------- 

    …… 1   MALAYSIA         309.6% 

    …… 2   HONGKONG,CHINA   216.6% 

    …… 3   SOUTH AFRICA     191.3% 

    …… 4   SINGAPORE        159.7% 

    …… 5   UNITED KINGDOM   151.9% 

    …… 6   SWITZERLAND      137.0% 

    …… 7   UNITED STATES    115.6% 

    …… 8   SWEDEN            98.8% 

    …… 9   JAPAN             98.4% 

    ……10   NETHERLANDS       96.5% 

    ……11   PHILIPPINES       96.2% 

    ……12   CHILE             88.8% 

    ……13   CANADA            83.9% 

    ……14   AUSTRALIA         79.5% 

    ……15   JORDAN            62.7% 

    ……16   THAILAND          53.9%(后略)

    -----------------------------------------

    世界银行对该项指标的统计技术定义说明原文是:Stock Market Capitalization 

    as a Percent of GDP:  Private investment covers outlays by the private 

    sector (including private nonprofit agencies) on additions to its fixed 

    domestic assets. Gross domestic fixed investment includes similar outlays

    by the public sector.  还有:Stock market capitalization (also called

    market value) is the sum of the market capitalizations of all firms listed

    on domestic stock exchanges, where each firm's market capitalization is its 

    share price at the end of the year times the number of shares outstanding. 

    Market capitalization, presented as one measure used to gauge a country's 

    level of stock market development, suffers from conceptual and statistical 

    weaknesses such as inaccurate reporting and different accounting standards.

    在这个统计技术定义说明里,什么地方说了金融交易量?哪里说了市值指标是“虚拟经济”?“虚拟经济”主张者没有说明的是,该比率类别的统计还有其它百分比,比如,私人固定投资、军事开支、“研究与发展”开支、每千人拥有电话和计算机数量,公路建设,等等。这些数据表达的是国家、地区和全球的宏观经济的部门形势。例如,军事开支表达的是“大炮和面包”经典经济政策趋向;“研究与发展”开支表达的是科技领先政策水平;每千人拥有电话和计算机数量表达的是科技产品普及程度;而市值对GDP 的百分比表达的是金融形势。世界银行的统计方法定义说明,该类百分比属于“States and Markets”统计,根本没有说那是跟金融交易量混淆来与国民生产总值做攀比而得到的数据,更没有说那是“虚拟经济”统计。如果能把市值指标误用与金融交易量合算来说明“虚拟经济”是否发达,那么,其它指标也可以任意误用了,比如,把军事开支指标跟军工股票交易量混淆,叫做“军事开支经济”,然后用那个概念和百分比来说哪个国家的军事发达了。“虚拟经济”主张者把市值指标跟金融交易量混淆来作为“虚拟经济”数据向国家和大众推荐,如果不是近乎开玩笑的概念游戏和数字游戏,那就是故意误用原始数据了。

    在日常实践中,该指标还有个很重要的功能:反映股票市场发展形势,为国家和国际货币政策提供及时的预警资料。具体点说吧。该项百分比越高,对货币政策发出“红灯”警报的可能性就越高。比如,上列数据显示,1996年,亚洲“四小龙”类型国家的百分比是名列前茅,非常高;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发出或忽略了“红灯”警报,政府当局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没有采取应对措施,结果,次年,“亚洲金融风暴”从这个地区爆发(当然还有其它因素的刺激作用)。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版物的一篇论文中

    (Financial Sector Crisis and Restructuring -- Lessons from

     Asia, 1999, IMF),分析了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发生的原因,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政府当局和国际组织忽略了那些警报。世界银行发布的数据,不但是向各成员国有个例行交代,而且,也是为成员国健全金融预警系统等国家决策提供基本数据,根本不是说哪个国家或地区的“虚拟经济”是否发达。

    再比如,纽约股票市场置有自动警报系统,不但根据市场运作完成该指标百分比、而且还有市场货币流通等各项数据统计,随时为美国联邦储蓄和政府提供预警资料。1990年代后期,该系统发出警报,指明市值和市场货币流通等各项比率已经非常接近1929年的水平,即1930年代“股市大崩溃”前夕的水平。收到警报后,美国国会马上召开了紧急听政会,召唤格林斯潘,请他说明形势和应对政策。由于警报和应对都很及时,也更由于美国的资本市场和信用系统发展得相当成熟,这次几乎相当于1930年代“股市大崩溃”前夕的高比率,尽管后来给美国带来巨大损失、却没有导致股市大崩溃。

    世界银行的统计定义清楚说明,市值指标来自年终股价和股额之积。市值是一回事、交易量是另一回事;可“虚拟经济”主张者却把不同意义和范畴的数据混淆起来,叫做“虚拟经济”数据,借此,就能描绘出跟世界银行原始数据所表明的形势完全相反的景象、原来的“红灯”数据就能变成“绿灯”数据了。例如,马来西亚的市值比率高达309.6%、而美国是151.9%,由于美国金融交易量是世界领先的,自然,若把美国的市值与金融交易量混淆,当然比马来西亚的混淆数目要大得多了,即所谓发达国家的“虚拟经济”是如何如何发达了。根据上述世界银行数据,可以看出发达国家和爆发亚洲金融风暴的发展中国家的市值指标平均值到底如何:

    四小龙类发展中国家或地区 G7工业发达国家

    ----------------------------------------------------

    马来西亚………309.6% 英  国……151.9%

    中国香港………216.6 美  国……115.6

    新加坡…………159.7 日  本…… 98.4

    菲律宾………… 96.2 加拿大…… 83.9

    泰国…………… 53.9 法  国…… 38.4

    印尼…………… 40.3 德国……… 28.5

    韩国…………… 28.6 意大利…… 21.4

    -----------------------------------------------------

    总数……………904.9% 总数………528.1%

    平均……………129.3% 平均……… 76.9%

    ------------------------------------------------------

    

    世界银行原始数据所表明的形势特征很清楚:亚洲四小龙类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市值平均百分比大大高于G7工业发达国家,即:1996年,亚洲四小龙类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红灯”警报可能性远远大于发达国家。即便可以把市值指标当作所谓的“虚拟经济”、也可以把国民生产总值当作所谓的“实体经济”吧,那发达国家的平均比例数值不到100%,怎么会到了2000年就急剧上升为500%之高(“发达国家的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比例是5:1”)了呢?如前所说,美国等发达国家的金融交易量世界领先,把它们的市值跟金融交易量混淆,当然就把发达国家的比例拉上去了,自然就可以得到跟世界银行原始数据所表明的形势完全相反的图景,然后,做做概念炒作,原来的“红灯”可能性很大的数据就能变成“积极发展”的“绿灯”数据了。如果说的是总数,那么,四小龙类发展中国家或地区的总数几乎是发达国家的两倍,按照主张者的道理,那就应该说,它们的所谓“虚拟经济”比发达国家的还要发达了。不管从哪个方面看,“虚拟经济”主张者经常使用的数据是有问题的,主张者没有说明其指标数据混淆的经济学原理规则的依据是什么、也没有说明统计方法定义的技术规则与技术根据是什么。从开始讨论,这个问题就提出来了,可到现在,“虚拟经济”主张者也没有说清楚。

    实际上,“虚拟经济”主张者的做法是违背世界银行的使用数据技术要求的。关于市值类指标数据,世界银行特别提供了数据的可比性和可靠性以及使用建议的技术说明。有关说明原文摘录如下:

    Data consistency and reliability:  Considerable effort has been 

    made to standardize the data, but full comparability can-not be 

    assured, and care must be taken in interpreting the indicators. 

    Many factors affect data availability, comparability, and 

    reliability: statistical systems in many developing economies 

    are still weak; statistical methods, coverage, practices, and 

    definitions differ widely; and cross-country and intertemporal 

    comparisons involve complex technical and conceptual problems 

    that cannot be unequivocally resolved. For these reasons, although

    the data are drawn from the sources thought to be most authoritative, 

    they should be construed only as indicating trends and characterizing

    major differences among economies rather than offering precise 

    quantitative measures of those differences.  Also, national 

    statistical agencies tend to revise their historical data, particularly

    for recent years. Thus, data of different vintages may be published in 

    different editions of World Bank publications. Readers are advised not

    to compile such data from different editions. 

    大意是:尽管数据已经尽量标准化,但并不能保障全面的可比性,因而,解释说明数据必须格外当心。许多因素影响了数据的效用、可比性和可靠性。因此,尽管数据来源足够权威,但这些(指标)数据应该仅仅用来说明不同经济的趋向和特征的主要区别,而不是对这些区别提供精确的数量化衡量。此外,各国家统计部门尽力对历史数据做了修正、特别是对这些年来的数据做了修正,因此,不同时期的数据在世界银行有不同版本印刷发行,建议读者不要汇编不同版本的相关数据。

    “虚拟经济”主张者提到了世界银行的官方出版物“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2001”,并把那里的市值指标当作“虚拟经济”指标向国家和大众推荐介绍。然而,恰恰就在这份年度资料的《用户手册》中,同样,世界银行建议读者不要对不同版本或不同出版物的数据系列做比较,有关说明文字原文是:

    Discrepancies in data presented in different editions of the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reflect updates by countries as well as 

    revisions to historical series and changes in methodology. Thus 

    readers are advised not to compare data series between editions of

    the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or between different World Bank 

    publications.

    跟1998年的统计一样,世界银行的2001年的数据也没有把市值指标和金融交易量混淆对GDP攀比、也没有说那是“虚拟经济”总量。不管是哪一年的统计,世界银行统计的依据准则和使用说明的原则是统一的,而且,说的都是如此清楚。可是,“虚拟经济”主张者还是做了汇编比较,而且做的是违背数据本意和误用指标的汇编比较:主张者把世界银行的市值指标改变为“虚拟经济”,没有按照世界银行的“解释说明数据必须格外当心”的技术要求来说明数据的标准化和可比性;把不同意义和范围的数据混淆做汇编比较的时候,主张者也没有说明依据和方法、更没有论证汇编出来的数据的效用、可靠性和可比性,就到处推荐所谓的“虚拟经济”总量是国民生产总值多少倍的数据。如此缺乏严格科学论证的数据,明明是“虚拟经济”主张者违背世界银行的本意和技术要求而拿出的,却说那是根据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的数据计算而来的,还质问“为什么偏偏对这么重要的官方出版物却视而不见”。其实,搞这类数据、根据此种数据提供误导分析结论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例如,中国明明还是个发展中国家,可有的人却把不同意义和范畴的数据混淆了搞计算,得出个不符合实际的高比率,就说中国如何如何进入发达国家之列了。搞数字游戏,是严肃的学术探讨吗?

    重复说,世界银行的原始数据没有把市值指标跟金融交易量混淆来与国民生产总值做攀比,更没有说那是“虚拟经济”总量;世界银行十分明确地说明了指标的经济学和统计学的规则依据,规范了指标数据用途,并十分明确地提出建议:解释说明数据必须格外当心、使用数据的时候不要对不同版本数据搞汇编和比较。我相信,任何一个抱有求真务实心态的人,都会尊重世界银行的原始数据、统计定义和技术说明的本意,不会把市值指标跟金融交易量混淆、或通过汇编和比较把它误用为“虚拟经济”与国民生产总值的攀比,更不会把预警功能的“红灯”数据改为“绿灯”数据。

    “虚拟经济”主张者为什么会“惊奇”?

    对我引用的风险投资公司上市数据,“虚拟经济”主张者表示了“惊奇”,说:“我还很惊奇地发现,在对方引用的2002年11月发表的《汤姆森风险经济》资料中竟然载有2002年全年的数据,而且并未说明是预计值,像这样‘超前’地引用数据的做法,恐怕不能说是严肃的学术态度,我希望你们要引以为戒。”

    情况是:2002年11月,风险投资的公司2002年度上市安排已经完成,12月不会有新上市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年终之前,汤姆森和美国风险投资全国协会就可以根据财政年度做全年相关统计、不必搞预计了。我引用数据,给了来源;按照来源做个简单调查,就不难发现这个情况的技术说明。因为篇幅关系,我不可能详细列举原数据的各项技术说明;照一般做法,给出数据来源、读者知道到哪里核实引用数据是否属实和完整,应该足够了。再说,相关统计数据是定期发表的,几乎是每周有所更新,许多报刊媒体和专业网站都有刊载,稍加关注,就不难得到。主张者说,查询相关数据“在网上搜索只需几分钟时间”。既然如此,主张者数次上网阐明自己的观点,为什么就不能花几分钟时间查询一下相关数据及其技术说明呢?

    主张者说,“数据必须来自权威的来源”,我同意。如此,主张者是否知道,汤姆森和美国风险投资全国协会的数据在全球业内享有足够的权威?如果不是,请主张者说说,哪里的风险投资统计数据更有权威?实际上,不光是风险投资的公司,就是所有投资类型的公司,在美国的上市安排于12月20日已经完成,因此,年终之前,《纽约时报》等主要报刊媒体也发布了全年上市统计、也没做预计。下面是《纽约时报》2002年12月22日发表的10年上市统计,其中包括2002年全年统计(ASCII字符无法表示图象,引用只能大约近似):

    Few New Offerings (NYT/12-22-2002)

    ---------------------------------------------

    The number of initial public offerings fell sharply when the bear 

    market began in 2000, and the total is down again this year.

    -----0---200---------------800----1000-------

    1990  ****

    1991  ********

    1992  **************

    1993  ********************

    1994  *****************

    1995  ****************

    1996  **************************

    1997  *****************

    1998  *******

    1999  ************

    2000  **********

    2001  ***

    2002  ** (1)

    -----------------------------------------------

    (1)Through Dec.20; no additional offerings scheduled this year.

    Source: Dealogic L.L.C.

    这个数据,跟汤姆森和美国风险投资全国协会的数据一样,清楚地说明了2000年以后上市公司数量急剧下降。两个数据包括的上市公司范围不同,但它们所显示的趋向是完全一致的。如果抱有求真务实的心态,那么,即便没有这些机构的统计资料,就是多关注一下股市资料,个人自己也能做出同样的统计数据。“虚拟经济”的主张者看到对自己不利的数据,没有调查研究一下汤姆森和美国风险投资全国协会的统计技术说明,就说下结论说那是“超前”引用全年统计、说是学术态度有问题了。

    类似这种不做调查研究就下结论的例子,还有一些。比如,“虚拟经济”的主张者说:“虚拟经济(Fictitious economy)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个概念,它是由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提出的虚拟资本的概念衍生出来的”。(某记者在采访稿中把这句话简化为“虚拟经济的概念是马克思首先提出的”,是不准确的,应当按我的文章予以更正)。由于马克思提出的‘虚拟资本’一词的英文是fictitious capital

    (德文是fictives Kapital),因此我认为虚拟经济理应译成fictitious economy。

    ……对方说马克思认为证劵类资本是‘想象’和‘不存在’的,显然是一种曲解和杜撰。对方进而根据这一歪曲了马克思原意的观点来对马克思进行批判,实在是对先哲的亵渎。”

    我不知道究竟是记者还是谁把“虚拟经济”放到了马克思头上,但有这样一个事实:“虚拟经济”主张者在自己发表的英文论文“The New Century: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新世纪:机会与挑战)中,说过这样的话:

    “Fictitious economy is a Marxist term, used when more money than

     goods are being exchanged”,直译:“虚拟经济是马克思的(马克思主义的)术语,在交换中钱比货物更多的时候使用。”这个说法,应该不是记者弄错的吧?此外,这个说法跟主张者说的“虚拟经济通俗的讲就是直接用钱生钱”不同,又是个自相矛盾的定义。“虚拟经济”的主张者自己都说不清“虚拟经济”到底是什么,这又是个例子。

    至于Fictitious的意义是“想象”和“不存在”的解释,不是我做的,而是来自英国朗曼英文词典和美国维伯英文词典,两者在英文世界都享有长期的信誉,被多数人接纳为具有相当权威性的工具书之一。为了方便讨论,这里不妨再次引用它们的解释:英国《朗曼现代英文词典》

    对Fictitious的解释为“imagined, not factual, a fictitious narrative 

    (of a name or character) assumed.” 美国《维伯新世界词典》对Fictitious

    的解释为“of or like fiction; imaginary; not real; pretended; false; 

    assumed for disguise or deception. SYN. -- Fictitious refers to that

    which is invented by the imagination and is therefore not real, 

    true, or actually existent.”

    难道这两部权威经典的解释是“曲解”和“杜撰”?做这种结论,有什么语言文字学根据、资料来源是什么?“虚拟经济”主张者没有提供任何说明,就否定了公认权威经典的解释。那样做,是严肃的学术态度吗?说实在的,已经有人提过这样一个问题:马克思并没说“虚拟经济”;把马克思的fictitious capital(虚拟资本)延伸成fictitious economy(虚拟经济),马克思会同意吗?不一定。这个问题提的很好。这里,我想加个问题:马克思没有把市值和交易量放在一起做混淆计算,如此,借马克思“虚拟资本”的名义来把世界银行的市值指标跟交易量混淆搞汇编、把世界银行原始数据改变为意义相反的数据,那是不是“对先哲的亵渎”呢?

    还有一个不做调查研究就发言的例子,比如,“虚拟经济”主张者说:“至于别人硬要用上述歪曲事实的谎言将美国网络经济(virtual economy)造成的‘文雅谎言’强加给中国的虚拟经济(fictitious economy)研究人员,我们的态度是遵守但丁的一句格言:

    ‘Segui il luo corso, e lascia dir le gentil (走你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

    我的文章清楚地说明了“虚拟经济”及其virtual economy来自十六大政治报告的中英文官方文献。“虚拟经济”的主张者经常引用报告中的“正确处理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关系”说明自己的主张,可为什么连“虚拟经济”及其virtual economy来自中国官方文献都不知道呢?为了“虚拟经济”主张者了解事实,这里将十六大政治报告英文版的有关段落再次原文摘录如下:

    We must correctly handle the relationships of development between

    the high and new technology industries and traditional industries, 

    between capital-and-technology-intensive industries and labor-intensive

    industries and between virtual economy and real economy.

     (来源:人民网英文版,2002年11月18日)。

    很清楚,文献用的是virtual economy (虚拟经济)。中国官方文献的东西,怎么可能是米阿仑强加出来的呢?再说,许多事实已经证明“文雅谎言”主要来自利益冲突驱使的概念炒作和作假数据等等,给美国带来了巨大损失。希望中国不要重复美国的错误,有什么不对的吗?

    试答网友雍珩的股票价值等问题

    网友雍珩发文(《有关“虚拟经济”相关解释与米先生商榷》)说:作为一名南开大学的学生,笔者只知道在南开大学有一个“虚拟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不知道是否是米先生所指的“虚拟经济研究中心”。日前在南开大学举行的“第二届全国虚拟经济研讨会”国内有数十家煤体作了相关报道。这种对于基本事实的不准确,使人很难不怀疑其他资料的准确性。

    我的答复:投寄发表前,我想到,更多直接说明自己的看法、尽量不具体提及讨论针对对象,是个促进学术探讨的好办法,于是,我决定把原稿中的“南开大学‘虚拟经济研究中心’”修改为“天津某大学”的中心;可修改打字的时候,我把“某”字拉掉了,后来也没检查出来,结果,成了“天津大学”了。对此书写错误及其造成的不便,我向读者表示歉意,同时,感谢网友雍珩的批评指正。至于该中心发表的论文内容是否准确,我相信该中心是原样发表作者的作品的,因而,我是原样引用。若对该论文内容的准确性有疑问,那么,网友雍珩是南开学生,可以直接去研究中心做查询;若查询结果说明该中心发表的论文内容不属实,那么,我可以随时检讨和重审自己的看法。

    网友雍珩还提出了一些值得关注和进一步讨论的问题:

    问题一:“实际资本是指机器、厂房、轮船、矿山等实物资本;而虚拟资本则是实际资本的代表,如股票,或是纯粹幻想的资本的代表,如国债。但无论这些虚拟资本是什么,它们的资本价值都是纯粹幻想的,都不过是一个资本化(capitalization)的过程,是由这一资本所能提供的收入折算出原有资本的价值。(《资本论》第三卷,第528-529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很明显,马克思并没有将虚拟资本作为与固定资本、流动资本和周转资本并列的概念加以论述,事实上它们也并不是同一层次上的各种资本的分类。”

    问题二:“这里我们又有了点疑问,即股票既然有价值,那么它的价值是由什么决定的?股票市场上价格的剧烈波动是否也反映了价值的波动?但令人奇怪的是,米先生下面并没有继续按照正常的逻辑去继续分析股票的价值本质,却转向了股票的拥有权。可以说,这一段论述逻辑是模糊不清的。”

    我的看法是:按照国家法定的和国际通行的会计准则,机器和厂房属于固定资本。在资产债务平衡表中,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都属于资产;跟资产平衡的,是债务加股东权益,也就是说:总资产 = 总债务 + 股东权益;其中股东权益包括优先股和普通股(票面价值)。如果有兴趣,请网友雍珩按照国家会计准则规定的方法做做计算和观察:一个企业的股票跟它的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是不是“同一层次”?作为个人兴趣和个人研究,怎么理解固定资本和股票的“层次”都可以,但要为企业或国家做财务经济统计,就必须按照国家法定准则办事,不能随意按照个人的所谓“虚拟经济”鼓吹的“观念”在“层次”上做文章,否则,资产债务平衡表等财务统计和经济报告就可能出问题,甚至有可能是违法违章和做假帐了。

    关于股票是否有价值和价值确定,我在《质疑》等文章里说明了我的看法,这里做些进一步讨论。理解股票的拥有权价值,中国三个网站的股票是个近在眼前的例子。不管市场如何波动和价格高低,美国投资公司总是保持持有中国三个网站的股票,以至于那些公司股票在市场上的交易量一直很低。美国公司为什么那样做呢?难道他们不知道高价抛售获得利润、或在降价前抛售来避免损失吗?他们不是不知道那些东西。他们保持那些股票,是为了通过拥有权来分享中国网络媒体市场和在相关领域有份发言权;或者说,他们并不是期望将来高价抛售那些股票,而是为了拥有中国境内的企业、在中国市场的相关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目前,他们在中国相关领域的拥有权规模还非常微小,因而,股票拥有权还没有发挥作用;规模大了,拥有权的意义就会显著,至少,大股东说话,不但公司要听,而且,中国方面的相关领域也得关注和倾听了。正因为如此,许多国家对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或企业的股票购买都有比较严格的限制;这种限制的实质,就是对享受股票所代表的拥有权的限制。

    在市场上,为拥有而不是为交易的股票投资,屡见不鲜。比如,美国在线公司兼并时代华纳公司,主要是通过股票投资实现的。这个投资,是为拥有而不是为交易。在美国市场上,曾有这样的做法:竞争不过对手了,就大量购买对手的股票和成为对手的大股东,通过拥有权干预甚至吞并对手,从而达到消除竞争威胁的目的;对手为了避免被拥有吞并,就大量回购自己的股票。这样一来,该公司股票的价格就可能飞速上扬,大量企业资金就可能在没有为生产再投资意义的过程中消耗掉了,同时,还可能刺激市场泡沫的发生、股票拥有权“交战”后也可能给股民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为了保证公平竞争和市场安全,美国法规对这种做法实行严格限制。这些例子,都说明了股票拥有权的价值。

    在中国,股票的拥有权价值还没有被充分认识和承认,甚至被一些“虚拟经济”主张者否定了。在这种情况下,就发生了只看股票交易和投机、不看股票拥有实质和股东权益的现象和做法。在体制建设方面,这种认识和做法反映为政法系统不能充分承认和保护财产私有权。它的直接影响之一,是“债转股”在经济效益和体制改革方面没有足够地达到预期效果;它的长期影响,是给企业体制和国家体制的深入改革开放增加了困难。还有,中国的私营企业越来越发展,而且,中国已经是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国,到中国发展业务的外国企业会越来越多;中外的私营企业与个人在中国市场生存发展,都需要中国的政法系统能充分地承认和保护他们的财产私有权。可以感到放心和乐观的是,新的党中央已经把深入改革开放作为重要工作日程之一、其中包括政法体制改革开放;中国政府已关注到这些问题,前不久,通过了相关法规,建立了承认和保护财产私有权的基本法律框架,为政法体制改革开放提供了必需的法律依据。这些政策和措施,对中国全面实现小康的发展蓝图,有很重要的战略意义。随着改革开放更深入,我相信,网友雍珩将会看到更多的为拥有而不是为交易的投资现象,会看到股东权益受到更有效力的承认和保护。那个时候,我也相信,如果网友雍珩是一位股票投资者,那么,就会更具体地切身体会到手中股票的价值,而且,回顾当前,也会更深刻地理解为什么说现在是改革开放的又一个新的关键时期。

    关于股票价值的具体计算,要详细说明,篇幅有限,这里简单说说,请网友雍珩参考。股票价值的评估,有普通股、优先股、分红等各方面的价值评估计算公式;在期权方面,有金融期权价值计算公式,简称为“布莱克·寿尔斯方程式”(Black-Scholes Equation);该方程的理论和方法获得了199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些评估计算公式,在全球各主要金融资本市场天天都在使用,它们是许多投资者做股票投资、对股票是保持拥有还是做交易、建立投资组合管理系统等等决定的重要依据之一。如果股票没有价值,这些计算公式还有什么意义呢?

    网友雍珩也许会问:“虚拟经济”的主张者们经常引用马克思的论述,说股票证劵没价值,该怎么看这个问题呢?我的体会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要求真务实。百多年的实践和事实证明,马克思对资本的积累、结构和流动等等的分析和认识,是有贡献的;然而,若说股票没有价值,那是不符合历史发展事实的。说实在的,不光是股票方面,在其它方面,历史事实也证明马克思的一些理论有不对的地方。因此,马克思说的对的东西,我们要尊重和采纳;说的不对的,我们就不要坚持,不要替代马克思为他说的不对的地方尝试自圆其说,更不要做那些借马克思的名义来搞误用数据一类的事情。

来源:人民网
学者新论
网友米阿仑专辑
虚拟经济争鸣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