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学术理论 >> 学者论坛 2003年1月30日15:06


与米阿伦先生探讨“虚拟经济”问题

南开大学经济系  李宝伟

    

    首先,我假设米阿伦先生确实想为中国经济学研究提供一个模式。所以我们首先需要营造一个平和、自由的研究气氛,能够使我们就有关问题进行认真、深入地探讨。   一种新的理论在产生之初,存在一些不足是在所难免的,但是我们“不能倒掉洗澡水,连孩子也不要了”,不能因噎废食,全面否定,这些都不是研究问题正确态度。我们不必吹毛求疵,因为我们现在亟待解决的是面临的经济问题,而不是个别字眼。作为经济学研究的后进者,我非常希望就虚拟经济问题向米先生请教。

    一、虚拟经济是不是马克思提出来的?

    马克思确实没有直接提出虚拟经济一词,而我国提出虚拟经济研究的经济学家,也并没有到马克思文章中去寻找什么。这一点请米先生务必认真考察,据我所知没有人说过“虚拟经济”是马克思提出来的。中国经济学者对马克思的理论研究之透,是毋庸置疑的,我想可能是米先生误解了作者的意思。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二、承认现实,不要回避问题,要积极地争取解决问题。

    我国经济学家之所以提出“虚拟经济”研究的课题,是因为90年代以来,在全世界范围内出现了很多让经济学者和政府都应接不暇新的经济现象。美国1997年的“蓝色星期一”、日本金融大爆炸、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1998年狙击港币事件、1999年美国NASDADQ热潮,以及2000年美国恐怖袭击事件。这使一部分学者认识到以金融、地产、无形资产等受人们预期影响较大的经济成分,与其他经济成分相比,更具活跃特性。随着经济全球化和金融全球化的发展,这些特性表现得更加明显。

     尽管,众多学者运用传统经济学方法,从不同角度进行研究,但是依然不能给以充分的解释(这是我的看法);因此,许多学者包括国外的众多的学者开始尝试从新的视角,对这些问题进行总体考虑(如弗朗索瓦-沙奈《金融全球化》一书;德鲁克先生也提出了符号经济的认识;罗伯特-希勒先生在《非理性繁荣》一书中对传统的一般均衡和理性人假定提出了不同看法),或者从研究工具上提出新的认识(埃德华-彼德斯在《资本市场的混沌与秩序》一书中对传统经济学的线性化和一般均衡研究提出批评);这些学者虽然研究的角度不同,但是他们都认识到了当代经济运行出现了新问题,虽然这些尝试还有很多不足,但是他们在这一问题上的认识非常接近的。

    我国学者为了能够对这一问题作一个总体阐述,使用了虚拟经济一词,这一词汇的使用不是强调这些经济成分的“虚假”性,而是强调其受预期的影响很大,这些经济成分在波动过程中,存在很密切的联系,因此其对实体经济成分必然存在较大影响。这些学者并没有否认金融在市场经济中的积极作用,这一点务必请米阿伦先生认真考察!!!不要因为语言上的理解错误,导致认识上的偏差。米阿伦先生所说的《论虚拟经济研究》一文,并不存在。我不知道是翻译的错误,还是什么原因。

    原文是《虚拟经济的界定及其理论构架》,该文章提到国内外对“虚拟经济”一词的不同使用,但是作者已经澄清了,他们真正使用的是“fictitious economy,请米先生注意。作者是经过长时间检索和研究,认真阐述地。不知道米先生注意到没有,该文末尾的一段话“目前,虚拟经济在国内外的研究都还处于起步阶段,我们叙述的相关命题还有待继续研究和考证。”“我们不是发现了新大陆,而是突然发现地球是圆的。”作者实际上在考虑了现实存在的问题,并对国内外学者的研究进行了认真研究之后,认为虚拟经济是值得探讨和研究的,并尝试着提出了自己的认识,我觉得他们并没有炒作什么,也实在不需要炒作什么。不知道米先生怎么会将其与美国的证券市场炒作混为一谈,如果米先生认真看过该文,应该知道华尔街那些骗人的把戏,正是作者所要反对的。文章在阐述虚拟经济问题时,实际上已经提到了要推动虚拟经济健康发展,积极发挥在市场经济中的积极作用,反对人为造成的虚拟经济的过度膨胀!正确处理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关系(请重新看一下原文)米先生实在是冤枉人了!!!

    三、能用交易总额衡量国民生产总值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米先生在经济学原理上没有错误,但作者的原意是这样的吗?我看过该文章后,觉得不是!我认为作者实际上要强调的是,资金在虚拟经济部门大规模流动所造成的影响!货币在虚拟经济各部门之间,以及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之间大规模流动,如果其过于向虚拟经济集中,或者货币流动突然减少,一定会对虚拟经济部门和实体经济产生重大冲击!在现实中这样的案例已经不少了。作者强调的正是这一点,而不是流量与存量的比较问题。

    

    四、规范与创新。

      米阿伦先生在文章中,提出要规范经济学研究,这一点我非常赞成,但是不能因此就反对创新。经济学前辈熊彼特的创新理论,我想米先生应该熟悉,没有创新怎么会发展!!!经济学研究是发展的,是相对正确的,以前使用的理论,在新的情况下,可能不适用,所以寻求创新是必然的,墨守陈规,抱残守缺实在是不足取。成先生是从系统论角度出发对虚拟经济进行研究,这与埃德华-彼德斯先生在研究认识上是相同的。至于米先生提到的其他问题,前面的网友都有过阐述,我就不再赘述。 

    五、不用怀疑中国学者研究“虚拟经济”的用心。

    在学术研究中,确实有人在搭便车。但是,不能因此怀疑绝大多数中国学者的治学精神,他们是想解决问题,也在积极地对中国面临的经济问题进行深入研究,这几年中国经济学家在研究中所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谢谢米先生的提醒!中国有句古话叫“有则改之,无泽加勉”。以上仅是个人观点。

    作为经济学后来者,关于虚拟经济问题的研究,我希望能够得到热心的米阿伦先生地指教。谢谢!

    相关文章:就“虚拟经济”说说惊奇数据和股票价值


来源:人民网 2003年1月30日
  
 
相关专题
 虚拟经济争鸣
 学者新论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