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学术理论 >> 学者论坛 2003年4月07日10:23


社会分层弊大于利吗?

李强

    

  谈到社会分层,人们常常以为它仅仅是社会的负面因素,近一段时期也有学者们提出警告:分层出现了问题。比如财富集中化的程度有了较大的上升,城乡分化和区域之间的分化问题增多,低收入群体和社会保障体系有脱节现象。有人据此认为社会分层弊大于利。其实分层也有积极的方面,社会从传统结构向现代社会结构过渡就是从分层开始的。水如果没有落差就不会流动,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能理解,在改革初期,为什么邓小平同志提出“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对我国现阶段的社会分层究竟如何认识,我们不要仅仅看到消极的因素,也应该看到积极因素,否则就无法解释发展的动因。

    社会分层和社会差距是近年来才出现的吗?

    中国历来是差异性很大的社会,从古至今,莫不如此。中国古代就有“国人”、“野人”之分,“国人”指在城市里面居住的人,“野人”指在城外、乡下居住的人。中国是世界上建立“城墙”最多的国家。这类“城墙”就是用来区分人群的,比如城里人和乡下人。有些人以为只有近年来社会差距才拉得很大,其实差距从来没有小过。当然,对于差距的认识,人们会有不同角度,比如,上世纪80—90年代以来,收入差距、贫富差距是明显拉大了。但是,在80年代以前,其他方面的社会差距难道就小吗?这只是“经济分层”与“政治分层”的不同而已,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社会方面的差异程度并不小。那时候,虽然经济上的差异不是很大,但是,政治上的差异十分突出,有所谓“红五类”、“黑五类”的说法,出现了政治歧视,这难道还是差异小吗?

    社会流动,激发还是阻碍社会活力的迸发?

    关于影响人们的地位上升、下降或收入上升、下降的因素,通常分为两类,一类是一个人后天努力的因素,或者说是凭个人本领的因素。另一类,是非个人努力的因素或先天的因素,比如,一个人的家庭出身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再比如一个人的出生户籍也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对于我国最近的一些数据的分析发现,在影响地位和收入变化的因素中,个人本领的作用明显上升了,非个人努力的因素作用下降了,这是非常重要的积极因素。因为,后天努力的作用大了,会引导人们增强个人本领或重视个人的实干,这显然会促进经济效率和社会活力。

    社会分层导致社会群体的整体地位下降了吗?

    我国社会结构演变处在一个非常有利的时期,即处在多数社会群体的社会地位整体上升的阶段。目前,体现在社会群体结构上,就是农业劳动力大规模转化为工业劳动力,在城市工业劳动力中,逐渐演变为以从事专业技术、管理、销售、办公室工作的白领为主体的社会。最近的研究表明,总体地位上升是一个好事情。当然,目前的整体上升主要发生在大城市里,我国一些沿海大城市出现了城市居民就业者中,白领劳动者超过蓝领劳动者的现象。职业地位是人们的首要社会地位,职业地位的普遍上升是非常积极的正向指标。

    社会不稳定的新因素因社会分层而生吗?

    过去人们以为,分化只能带来社会的不稳定,其实不尽如此。我们知道社会分化如果是简单的两极分化,那当然是不好的,但如果社会分化是利益的“碎片化”,人们的利益是多元的,那样,反而不容易发生利益纠纷,比如,过去绝大多数城市居民都就业于全国统一工资标准的国营集体企业中,那时候,长工资都需要中央颁布全国长工资的命令。如今,绝大多数就业者就业于各种类型的公司、企业之中,长工资是千百万公司、企业自己的事情,大家不用“齐步走”、不会产生“共振”。最近我们的研究表明,我国社会的利益分化是多元化的,群体相当的复杂,这样的多元利益分化,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是有利于社会稳定的。换句话说,使得社会的多重利益交织在一起,不是壁垒森严的裂痕型的分化。(作者为清华大学教授)


来源:《北京日报》 2003年4月07日
(责任编辑:郭亚飞)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