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4月25日14:59


“虚拟经济”:新八股为何提供假数据?
米阿仑

    前些时候,一位网友来信说:“虚拟经济”不过就是说金融,为什么要搞个“虚拟经济”?这位网友说的有道理。在3月27日人民网论坛举办的嘉宾座谈活动中,我提出了一个看法:“‘虚拟经济’讲的东西没有超出金融范围,没必要给金融业再起个意义混淆不清的新名称。我认为,中国金融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体制改革,而不是换个概念。”下面是我的进一步分析。

    “虚拟经济”的一个特点:新八股

    1942年,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中说:“不生造除自己之外,谁也不懂的形容词之类。我们‘生造’的东西太多了,总之是‘谁也不懂’。”六十年后的今天,又出了一个谁也不懂的新八股,叫作“虚拟经济”。从27日论坛活动的许多反映和问题看,多数人至今搞不懂什么是“虚拟经济”,就是主张者自己也说不清楚。

    例如,主张者再次说明,“虚拟经济”来自马克思的“虚拟资本”,“虚拟资本”的英文是“fictitious capital”,把它延伸,是fictitious economy、是“虚拟经济”,通俗化,是“以钱生钱”的经济。可是,这位主张者发表的英文论文却说:“虚拟经济是马克思主义术语,在交换中钱比货物更多的时候使用。”(Fictitious economy is a Marxist term, 

    used when more money than goods are being exchanged)到底是“以钱生钱”、还是“交换中钱比货物多”叫作“虚拟经济”?主张者生造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新八股,别人怎么能懂?主张者曾经说,他没有把“虚拟经济”说成是马克思的东西,是媒体记者弄错了和把“虚拟经济”弄成马克思的东西了。如此,主张者如何解释自己的英文论文提法呢?

    关于对马克思“虚拟资本”的延伸,国务院体改办副主任李剑阁在《正确认识虚拟经济》(人民网,2003年2月24日)一文中说:“这些人是在马克思提出的‘虚拟资本’的意义上使用虚拟经济的。……马克思说的虚拟资本,英文是‘fictitious capital’,德文是‘fiktives kapital’。无论是英文‘fictitious’,还是德文‘fiktives’,与英文‘virtual’根本不是一个意思,前者应译为虚假的、虚幻的、虚构的、假象的。”

    这倒是符合十六大政治报告英文版使用的“virtual economy”(虚拟经济)。然而,作者说明了virtual(虚拟)来自计算机的虚拟技术后,又讨论起金融。这正如我在首篇质疑文章中问到的:如果能把计算机虚拟技术搞成“虚拟经济”来说金融,那么,能不能把硬盘技术说成“硬盘经济”、把键盘技术拿来作“键盘经济”来说金融呢?

    不管是用英文的fictitious economy或是用virtual economy来说“虚拟经济”,主张者们说的东西,都没有超出现有金融范围。“金融”这个术语说法,十分普及,专家通晓、大众也理解。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使用“金融”,而要生造一个谁也不懂、甚至连自己也说不清楚的“虚拟经济”呢?客气说,“虚拟经济”主张者的第一个特点是搞新八股。

    新八股的特点:提供片面数据和假数据

    “虚拟经济”主张者搞新八股有个特点,那就是提供片面的和假数据。例如,主张者在《经济虚拟化与系统性风险》(人民网,2003年01月23日)一文中说:“全球经济、金融体系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是虚拟经济的发展速度和规模远大于实体经济。……虚拟经济的发展确实为实体经济带来了好处,如国际货币市场的建立和发展及与之相关的收入流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真实的购买力,以美国为例,金融、保险、房地产部门对美国GDP 的贡献远比制造业大”云云。文章提供的是错误数据。下面是美国2001年的GDP相关部门贡献的统计:

    财政年度2001年(单位:十亿美元)

    ----------------------------------

    国民生产总值………10,082.2 (100%)

    ----------------------------------

    金融保险房地产…… 2,076.9 ( 21%)

    服务工业部门……… 2,226.8 ( 22%)

    工农业等合计……… 4,497.1 ( 45%)

    ……其中制造业…… 1,423.0 ( 14%)

    政府………………… 1,281.3 ( 12%)

    ----------------------------------

    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报表简化。原表见附件一。

    可以看到,金融保险房地产对GDP的贡献在21%左右,制造业的贡献为14%左右,而工农业等合计则是45%左右的贡献、为金融保险房地产贡献的两倍多。如果能按照文章说的“实体”或“非实体”来分,那么,“实体”部门对GDP的贡献在67%左右,是金融保险房地产的三倍左右。难道只有制造业是“实体”,而粮食、森林和水利,还有汽车、火车、飞机和轮船、以及公路、矿山、旅店饭店和商店等等都不算“实体”?从金融、保险和房地产的贡献结构角度看,文章的数据错误也是很明显的:

    美国金融保险和房地产贡献结构一览,2001年。

    ----------------------------------------------

    51  金融保险房地产总计………… 2,076.9(十亿美元)

    52  ……储蓄机构…………………… 359.8

    53  ……非储蓄机构…………………  88.8

    54  ……债卷和期货经纪…………… 175.0

    55  ……保险机构…………………… 170.1

    56  ……保险代理经纪和服务………  66.5

    57  ……房地产…………………… 1,171.7

    58  …………非农业房屋服务……… 845.1

    59  …………其它房地产…………… 326.6

    60  ……集团和其他投资办公机构…  45.0

    ----------------------------------------------

    资料来源: BEA, October 28, 2002,详见附件二。

    很清楚,房地产贡献占了该项目的一半多,或者说,金融保险方面对DGP的贡献比率为10%左右。为了说明“全球经济、金融体系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是虚拟经济的发展速度和规模远大于实体经济”,文章作者在使用原始数据的时候,把包括房地产的金融保险和房地产的总数用来说明金融了。

    第三个特点:篡改股市实质,体改只搞整容

    “虚拟经济”主张者的第三个特点,是抽掉股票市场活动的实质,把它篡改为纯交易的行为,从而对体制改革只做表面文章而不做深化工作。例如,在人民网(2003年3月28日)发表的《让股市恢复本色》一文中,主张者在“股市的本色是有效的投资及融资场所”一节中说:“当人们手中有了闲置货币之后,除了扩大消费和增加储蓄以外,还会产生用它们来投资获利的愿望。从虚拟经济的观点看来,所有的金融市场工具都是虚拟资本,当投资者用其手中的闲置货币购买金融市场工具时,实际上就是将他对这些货币的使用权交换到一份权益证书,对金融市场工具发行者的未来收入及资产具有要求权。”

    这是片面的错误说法。股票股票,入股之票。纽约股票交易所对股票的定义原文是:“All shares representing ownership of a business, 

    including common and preferred.”中文:代表某生意所有权的全部股份,包括普通股和优先股。股票的本质是所有权凭证,并非仅仅是“对金融市场工具发行者的未来收入及资产具有要求权”权益证书。上市公司筹资的实质,是用公司所有权换取资金;买股票的实质,是用资金换取公司所有权。不言而喻,股票市场是所有权交易的场所。所有的市场都有获利和收益的愿望。如果把股票的所有权意义拿掉或削减,而仅剩下“未来收入及资产具有要求权”,那么,股票市场和其它市场还有什么更多区别呢?不管市场价格如何起伏,许多股票持有者就是不抛售也不兑现。难道他们都是傻瓜、就没有主张者所说的“获利的愿望”?他们之所以持股不放,就是为了保持股票所代表的所有权。这正如美国名片《华尔街》的一句台词所说:“我们在华尔街干的一切,就是为了拥有,就是在做所有权交易。”

    正确理解股票代表所有权,对股票市场的健康发展有重要意义。且不说股票持有人的“未来收入及资产具有要求权”,就他们对公司的发言权来说,也需要政府关注如何保护和规范。拿汽车工业来说吧。如果我是某汽车公司的最大股东,那么,我就有充分的发言权,使该公司的业务定向或以出口产品为主、或以国内市场为主,不同意我的公司领导人,我就可以用股权罢免他们、换上新班子(说的简化,但实质如此)。可见,我这个大股东的见解,对公司的命运有决定性的作用。若该公司在中国汽车工业中的地位举足轻重,那么,我的见解和发言权就对中国汽车工业有相当大的影响,可以令其兴旺、也可以令其受阻不前。对我手中的股票所赋予的发言权,如何在给予保护的同时加以规范?我不执行规范,应该怎么处理和可能受到什么惩罚?这些都是政府必须关注的问题。正是因为股票所代表的所有权及其赋予的发言权,许多国家对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或企业的股票购买都有严格限制;这种限制的实质,就是对享受股票所代表的所有权的全面限制,而不是对所谓“未来收入及资产具有要求权”的获利限制。

    在市场上,为掌握所有权而不是为交易的股票投资,多得很。美国在线公司兼并时代华纳公司的基本手段,是通过股票投资实现的,这个投资,是为了拥有而不是为交易。在美国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通过大量购买竞争对手的股票和成为对手的大股东,通过所有权来干预甚至吞并对手,从而达到消除竞争威胁的目的;对手为避免被吞并,只好应战和大量回购。这样一来,该公司股票的价格可能飞速上扬,大量企业资金就可能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掉了,同时,还可能给股民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为了保证市场公平竞争和市场安全,美国法规对这种“恶买恶卖”的做法实行严格限制。这些例子,都说明了股票市场是所有权交易的重要意义,而不仅仅是“未来收入及资产具有要求权”。

    很清楚,“虚拟经济”主张者的所谓“让股市恢复本色”说法,恰恰是把“本色”掩盖起来,篡改了股票和股票交易的实质。从客观看,他们的主张还处在“计划经济”时代,那就是:你可以通过股票交易和通过“未来收入及资产具有要求权”发财,但不许你拥有股票所代表的所有权、更不许你使用它所赋予的发言权。对体制改革来说,那个主张就是:你可以通过“债转股”为国有企业承担债务,但你没有对国有企业的发言权;对“计划经济”造成的体制肿瘤,你可以做做整容,但你不能开刀把肿瘤拿掉。这就是篡改股票股市实质的根本问题所在。

    许多年前,“计划经济”占绝对优势,就股票市场的开放建立,有个所谓“姓资姓社”的争论,而那个争论的本质,就是承认不承认股票持有者的私人财产所有权。随着改革开放步步深入,私人财产所有权的问题终于浮上了水面。为此,政府已经通过了相关法规,建立了承认和保护财产私有权的基本法律框架,为深化改革提供了必要的法律依据。这些政策措施,对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蓝图,有很重要的战略意义。然而,面对这个新的战略发展,“虚拟经济”主张者们还是从“计划经济”的角度看股票市场,不承认股票代表的所有权。客观上给深入改革设置了障碍。按照他们的主张搞发展,中国股票市场将是个不伦不类的股票市场,将是个把企业债务转嫁到大众头上的市场。“虚拟经济”主张者说是要避免股市成为“圈钱”场所,可失去了所有权交易意义的股票市场,若不是个“圈钱”场所,还能是什么?

    第四个特点:照搬美国1990年代

    在质疑“虚拟经济”解释的文章中,我对美国1990年代的“虚拟经济”等概念炒作的做法提出了批判看法,建议国人接受美国由于概念炒作而蒙受巨大经济损失的教训,不要照搬那些“文雅谎言”的东西。对此,“虚拟经济”主张者们说我是在“拾美国人的牙慧”,说他们的东西是国情国产。然而,事实上,这些主张者在不顾国情地大力鼓吹和试图照搬美国1990年代的做法。据人民网(2003年3月14日)发表的《双轮驱动,现代经济中的虚拟与实体经济》报道,他们在刚闭幕的人大会议上鲜明地表明了他们是如何看美国1990年代的“虚拟经济”的。他们说:“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是现代经济的两个轮子之一。”“……美国上世纪90年代的持续牛市造就了美国高科技的高速发展,进而带动美国经济持续繁荣,就是一个双轮驱动的典型案例,值得好好研究和借鉴。”

    美国市场的现实和美国政府的听政文献,都已经充分证明“上世纪90年代的持续牛市”等等是“文雅谎言”造成的泡沫,给美国经济带来了巨大损失,可那些主张者们却置之不理,鼓吹国人要“好好研究和借鉴”那些东西。他们为什么要鼓吹照搬美国1990年代的那些东西呢?一位主张者有段文字足够说明;为了避免“断章取义”,这里不厌其烦,整段引用:

    “过去,对付系统性风险的主要监管措施之一就是将金融市场明确分工并相互分割开来,如‘格拉斯——斯蒂格尔法’在商业银行与其他金融服务业之间设置‘防火墙’,禁止混业经营。但是,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市场自由化的影响,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之间的区分变得越来越模糊,以及金融市场全球化和一体化的程度日益加深,使得不论是国家间还是国际上,所有分裂的部分现在正紧密地相互依存着。特别地,在现代金融市场上,一个突出的特点是金融创新活动越来越活跃,以前从未发生或从未预见到的事件也不断发生,而往往正是全新的事件导致了最大的风险。这就使得金融系统性风险的监管方式和理念受到了进一步的挑战,传统的分割地对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保险公司及其他金融机构监管,诸如1987年那样在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间调度资金平抑波动的行动就越来越困难、越来越无效了。在此,我们想特别强调的一点就是,监管者必须具有某种灵活性,必须基于风险管理的原则、而不是基于事先设定好的规则框架实施监管。其根本原因在于,作为现代经济系统核心的金融系统,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服务系统,而是综合考虑风险管理和自身发展的系统。因此,监管也就不能仅限于对金融业务、职能的管理,而应该坚持风险管理的原则。同时,监管者必须坚持基于市场变化的灵活性,对市场变化做出迅速的反应,因为任何约定俗成的规则和基于某些产品制定的规则都不可能适应日新月异的金融市场的变化。”

    说来说去,这段话就是一个意思:美国允许商业银行做投资银行业务,也要让中国商业银行做,对此,国家不要做“事先设定好的规则框架实施监管”,而要按照“灵活”、“自发”和“风险管理”的原则去做。如此照搬美国1990年代的做法,是错误的政策主张。在美国,1990年代以前,商业银行做投资银行的事情是犯法的,金融机构的业务区分和法律责任十分明确。这样做的道理很简明:接受1930年代股市大崩溃和经济大萧条的教训,为了保证全国储蓄安全、提款兑现和借贷等信用体系有效,就要防止利益冲突。1992年,克林顿当选为总统,头号大事之一,就是医疗保健系统的改造,其中最大问题是资金从何而来。接受了华尔街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资分析家的建议,克林顿当局决定打破金融机构业务区分和法律责任的界限,在一定程度上扩大商业银行的投资银行业务,但有个基本条件:商业银行做投资银行业务必须是用“its own account”(直译:用它自己的帐户),商业银行业务和投资银行业务还是明确区分的,还是由联邦储蓄保险和证监会分别管辖。这样做的目的,还是防止利益冲突、还是为了保护全国储蓄安全、提款兑现和借贷信用系统效力。在美国,了解这些情况,并不需要高深的知识,只要跟银行打过交道、做过储蓄提款和投资,就能知道这些。在西方工业国家,做法大同小异。主张者所谓“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之间的区分变得越来越模糊”,那是只看到表面上西方国家的银行可以做多种金融业务,忽略或故意删改了商业银行做投资银行业务要有个“its own account”(它自己的帐户)的基本条件。

    美国允许商业银行在一定条件下从事投资银行业务,是有长期的金融基础建设作后盾的:这个基础建设包括许多方面,其中之一是相当成熟的市场经济体系。在这个体系下,商业银行必须是FDIC成员(联邦储蓄保险成员),储户才能享受联邦储蓄保护的政策待遇。储蓄安全和提款兑现涉及到社会信用和人心安定,因此,成为联邦储蓄保险成员的银行及其客户不但享有储蓄保护待遇,而且,银行必须履行相应的法律责任,而这些责任是投资银行所没有、或受限很少的。中国银行在美国有分行,同样,为了吸引储户和实践商业银行业务,它们就要成为联邦储蓄保险的成员,甚至在它们的大门口要挂个“FDIC Member”的牌子,说明自己是联邦储蓄保险的成员。而在美国从事投资银行的业务,就要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去做,不必在自己的大门口挂个“FDIC Member”的牌子。换句话说,待遇和责任并行,不管是否为同一个银行所为,商业银行业务和投资银行业务的政策待遇和法律责任是不同的。

    就美国国会推倒格拉斯—斯蒂格尔法以来的数年情况看,银行和经纪的业务混合出现了企业利润增加的同时更出现了客户大量损失。对此,美国金融界正在反省,试图分析出客户大量损失到底有多少是来自业务混合,目前尚无定论。正如今年3月9日《纽约时报》商业版专文所说,推倒格拉斯—斯蒂格尔法的原意是更好地为客户增加赢利机会服务,然而,这个良好愿望很可能正在被建立在客户损失上的企业利润所吞噬。“虚拟经济”主张者在推荐混合业务和“灵活”监管的时候,是否看到和想到了客户大量损失的情况?是否想到了中国现实是否允许现在就让混合业务上马?

    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很大成就,但就目前来说,市场经济体系还不成熟,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的关系结构以及相关的法律权利和责任等等,还处在框架初建阶段。中国刚刚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和开放了一些金融业务市场,西方国家的银行就纷拥而至,刺激了争取储户和争夺市场的激烈竞争。它们跟中国央行的关系结构以及相关的法律权利和责任等等,也还处在框架初建阶段。在这种情况下,照搬美国1990年代的做法、匆忙允许商业银行做投资业务的事情,或者匆忙允许银行做其它混合业务,对全国储蓄安全等等金融业的稳定发展是非常不利的,一旦有失,就可能对国家收支、全国金融安全、社会信用和人心安定造成巨大的威胁,而能从中获利的,只是极少数的既得利益者。

    中国金融业发展面临的问题,是深化体制改革,是有步骤地和稳健地建立起符合本国市场经济体系而又跟世界金融业接轨的整套金融体制。这是一个非常庞大、非常艰巨的体制再建任务。那种给金融业换个谁也说不清是什么东西的“虚拟经济”的名称的做法,或者在这个新八股名称下实行脱离实际的“跨越式”金融业发展,都是错误的。

    2002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2003年01月的全国银行、证券、保险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了稳健的货币政策和深入改革开放的主张,提出了加强金融监管、确保金融安全高效和稳健运行的方案。这些,才是国家对金融业的“风险管理”的基本原则的体现。不管个人学术观点如何,我们应该说,这两个会议提出的政策主张和措施方案是求真务实的,是符合中国发展实际的,而“虚拟经济”主张者们提出的那些主张,是照搬美国1990年代流行的概念炒作错误做法和根据片面甚至作假数据而搞出来的,既不符合实际、也是不可行的。

    求真务实应该成为政策研究和新闻媒体的座右铭

    早在上个世纪的1970年代,中美对话公开后,美国大通曼哈顿银行等金融机构就获准在北京设立办事处;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等领导人的关注下,中国和美国金融界建立了初步对话关系。1970年代后期,邓小平等领导人就把金融体制改革和股票市场问题提上了日程,为此,邓小平等领导人利用访美机会专程访问了纽约股票市场等机构,全面打通了中国与世界金融界的联系。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期,金融界提出了银行是当“国家大会计”、还是走企业道路的公开争论,金融体制改革问题浮上水面。1980年代中期,中国出现了股票交易活动。1988年,在党中央国务院的直接关注支持下,设立了开放政劵市场的政策研究小组,专门从事开放股票市场和其它金融市场的筹划工作。对这项工作,邓小平、姚依林、张劲夫、谷牧、习仲勋等老前辈国家领导人,都给予了极大的关怀和支持。与此同时,还有刘鸿儒、蒋一苇、宫著铭和周小川等业内人士也投入了开市筹划,更还有许多年轻一代的专业人员和负责人士的参与,为策划推动做出了许多关键性的努力。1990年代初期,中国股票市场开市,十来年的改革推动终于有了重大进展。

    如果说,农村责任制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个战略突破,那么,股市开放就是第二个战略突破,而这个突破的实现,是许多老前辈和年轻一代人共同艰苦奋斗和多年推动的结果。他们中间,不少老前辈已经谢世,幸存的人还在继续努力,他们为股市开放做出了重要贡献,却从不张扬自己,以至于社会大众可能都不知道他们中间许多人是谁和在哪里;不少人因为股市开放而成为富翁,而那些为股市开放铺路的许多人,至今跟大众百姓一样,靠普通工资过日子。正如张劲夫老前辈所说,他们不图名、不图利,甘当中国金融事业发展的“志愿兵”。

    从股市回到“虚拟经济”,为了说明“虚拟经济”多么有理,主张者们数次引用邓小平关于“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的话,并把这句话延伸为“虚拟经济”的根据。邓小平从来没有说过“虚拟经济”。应该如何正确理解邓小平的讲话?前些时候,人民网(2003年1月26日)报道了温家宝总理的讲话:

    “温家宝指出,在经济和金融工作实践中,我们积累了重要经验。一是必须深化对‘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的认识,高度重视做好金融工作;二是必须坚定不移推进金融改革开放,建设现代金融制度和现代金融企业;三是必须自觉按照经济规律和金融法则办事,依法经营,依法监管;四是必须正确处理防范金融风险和支持经济发展的关系,在防范风险的同时,积极支持经济发展;五是必须切实加强和改进金融系统党的建设、队伍建设和党风廉政建设,为金融改革和发展提供坚强保证。这些经验,对于做好今后的金融工作,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这样求真务实的政策主张,才是对邓小平提出的“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的正确理解和说明。要为国家经济发展政策做学术研究,就要按照胡锦涛主席提出的求真务实的作风要求办事、就要尊重现有科学原理规则和尊重原始数据,不能搞现代八股、不能提供假数据,更不能照搬或重复美国1990年代那些概念炒作的错误做法。对此,新闻媒体也有不可推卸的义务和责任。

    附件一:美国经济分析局发布的GDP工业部门统计资料。原文摘录。

    -----------------------------------------------------

    Gross Domestic Product by Industry in Current Dollars:1996-2001 Billions of dollars

    -----------------------------------------------------

    Line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

    1 Gross domestic product.................  8,318.4  8,781.5  9,274.3  9,824.6  10,082.2

    ----------------------------------------------------

    2 Private industries.....................  7,253.6  7,678.2  8,123.0  8,606.9   8,800.8  

    3  Agriculture, forestry, and fishing....    130.0    128.0    127.7    134.3     140.7

    6  Mining................................    118.9    100.2    104.1    133.1     139.0

    11  Construction..........................    338.2    380.8    425.4    461.3     480.0 

    12  Manufacturing.........................  1,379.6  1,431.5  1,481.3  1,520.3   1,423.0

    36  Transportation and public utilities...    688.4    732.0    770.1    809.3     819.5

    49  Wholesale trade.......................    566.8    607.9    645.3    696.8     680.7

    50  Retail trade..........................    740.5    790.4    831.7    887.3     931.8

    51  Finance, insurance, and real estate...  1,569.9  1,708.5  1,798.8  1,976.7   2,076.9

    61  Services..............................  1,691.5  1,829.9  1,977.2  2,116.4   2,226.6

    76  Statistical discrepancy[1]............     29.7    -31.0    -38.8   -128.5    -117.3

    77 Government.............................  1,064.8  1,103.3  1,151.3  1,217.7   1,281.3

    -----------------------------------------------

    [1] Equals GDP measured as the sum of expenditures less gross domestic income.--------------

    Source: BEA, October 28, 2002.

    附件二:美国金融保险和房地产对国民生产总值贡献一览(来自上表明细列单,单位:十亿美元)

    ----------------------------------------------

    Line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

    51 Finance, insurance, and real estate.... 1,569.9  1,708.5  1,798.8  1,976.7   2,076.9                                 

    52  Depository institutions...............   273.9    300.0    330.3    361.1     359.8

    53  Nondepository institutions............    49.9     52.8     57.7     69.5      88.8

    54  Security and commodity brokers........   120.8    143.9    128.2    150.8     175.0

    55  Insurance carriers....................   146.1    150.2    153.8    182.4     170.1

    56  Insurance agents,brokers,and service..    51.3     56.4     61.5     61.6      66.5

    57  Real estate...........................   920.1    981.6  1,050.5  1,123.7   1,171.7

    58    Nonfarm housing services............   679.1    718.7    766.9    811.4     845.1

    59    Other real estate...................   241.0    262.9    283.5    312.3     326.6

    60  Holding and other investment offices..     7.7     23.4     16.8     27.7      45.0

    ----------------------------------------------

    Source: BEA, October 28, 2002.

    说明:原始数据是十年列表,因篇幅关系,这里只摘录最近五年列表。(全文完)

    相关文章:温家宝指出今年金融工作的主要任务

              成思危论调整期的中国股市-让股市恢复本色

              成思危副委员长视察人民网做客强国论坛

              成思危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视频访谈实录

              双轮驱动,现代经济中的虚拟与实体经济

              国务院体改办副主任李剑阁:正确认识虚拟经济

              经济虚拟化与系统性风险

来源:人民网
学者新论
网友米阿仑专辑
虚拟经济争鸣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