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学术理论 >> 学术动态 2001年12月18日14:54


军事谋略学列入中国军事学科体系

席力 冰雁

    

  编者按:经中央军委批准,中国军事学科体系已正式确立。这个体系是我军组织军事科学研究的基本依据。它的确立,对于发展繁荣我军学术研究,推进军事理论建设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尤其令人欣喜的是,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的军事谋略学作为二级学科,被列入了这个新的军事科学体系之中。 

    军事谋略学是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鼓点逐步兴起的一门新学科,它从“学术江湖”步入军事科学的大雅之堂,并非宣告这门学科建设已经完成,而是走向新阶段的开始。作为学科体系建设来说,还需要走一段艰苦的路程,还有许多新的研究任务等待着我们去完成。敬请我们的专家学者和部队指挥员,携手努力,为推进军事谋略学的学科体系建设再做贡献。 

    军事谋略学作为一门新学科,现已列入中国军事科学体系。正如常名同志在 “军事展望”等杂志撰文所讲,军事谋略学从“学术江湖”到大雅之堂,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同时也要看到,军事谋略学“登堂入座”,并不是宣告学科建设的成功,而是学科建设的开始。 

    一门新学科的形成,一般要经过三个阶段:一是思辨阶段,主要是提出课题,进行广泛的学术讨论,积累材料;二是描述阶段,主要是发现规律,并对规律进行具体描述;三是结构阶段,主要是构建比较科学的理论体系。 

    一门新学科要能够不断发展下去,一般需要三个条件:一是有坚实的基础理论,二是有一支专门从事本学科研究的理论队伍,三是已经纳入了教学科研体系。 

    我军军事谋略学的研究,已经走过了20多年的历程。从1980年到1989年,可以说是提出课题,收集材料,进行舆论准备阶段。1989年,我军第一部《军事谋略学》出版发行。常名同志在“祝贺军事谋略学列入中国军事科学体系”的撰文中,对该书作出了这样的评价:“这部书尽管理论框架不尽完美,但毕竟是军事谋略学的开山之作,其重要理论价值在于:运用横断方法,找到了军事谋略学的逻辑起点———活力对抗,并由此明确了研究对象,提出了一些带规律性的东西,为这门学科的建立与发展奠了基。”就在这部书出版的当年10月,全军首次军事谋略研究与教学论证会在南京召开。这次会议对本学科的建设来说,影响是深远的。由此开始,我军几乎所有的中级指挥院校和部分初级指挥院校,都相继采取不同形式开设了军事谋略课,研究队伍也日益壮大起来,并迅速形成了一个“ 谋略研究热”。《斗智的学说》、《谋略论》等新的理论专著相继问世。 

    1997年,第二次军事谋略研究与发展讨论会在石家庄召开。与会专家就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谋略运用问题展开深入研讨,提出了把军事谋略学的研究推向新阶段的课题。其实,认识军事谋略学研究的新阶段,需要正确测定我们的时代站立点,弄清人类战争发展的新阶段,弄清哲学认识论、方法论发展的新阶段,弄清军事科学技术发展的新阶段。在这个时期,热火朝天的新军事革命研究,更新着我们的谋略观念,拓宽着我们的谋略视野,并为军事谋略学的基础理论研究和应用研究突破“高原现象”,提供了新的力点。由军事统筹学会谋略研究中心组织编著的“兵家韬略丛书”,就是站在新军事变革的潮头,在历史与未来的时空穿越中,为探求新突破而做出的努力。 

    目前,军事谋略研究的文化氛围已经很充分,思想积累与材料积累也相当丰富,我们应当从整理历史的材料中走出,走进学科建构阶段,在完善学科体系上下功夫,这才是军事谋略学研究的新阶段。然而,要胜利完成这一阶段的任务,必须在基础理论研究上求突破。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坚实的基础理论研究,学科的建立就不会牢固。谋略是什么?军事谋略学研究的任务是什么?谋略到底来自哪里?谋略生成的规律是什么?军事谋略学的研究应当从哪里入手?如何认识军事谋略学与其他相近学科的关系?如何认识新军事革命与东方兵学文化的关系?如何理解军事谋略的高技术化?等等。这些基础问题直到今天还没有真正解决。学者们在研究中,对有些问题虽触及到了,但还是肤浅的认识;有些问题虽然提出了答案,但缺乏共识。在图书市场上,说谋谈略的书数量不少,但真正有科学理论价值的凤毛麟角。一些研究谋略的著述,因赶时髦、追求经济利益而缺乏深邃的理论思考;学术领域里的浮躁之风,也造成了对谋略理论探索的浅尝辄止。总之,这门学科的基础理论还相当薄弱,还需要扎实地做艰苦的工作。 

     


《解放军报》 2001年12月18日


相关新闻
 对军事谋略学发展的几点思考
 找准历史与现实的结合点——军事谋略学研究一得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