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网友说话 2001年4月02日10:20


有毒的幸福生活
    

    要是有人对我说中国人在科技方面创造性很强,我恐怕不太信服,因为你抬头四下看看,使的用的家什有几个是咱同胞创出来的?可要是有人说中国人在科技方面没创意,我也会撇嘴,因为有些方面水平高得确实让我咋舌。     

    稍远的,比方说,注水肉的发明;比方说,用敌敌畏兑茅台,据说兑出来恰是酱香型;比方说,用滑石粉做馒头,白生生煞是谗人;用色素把山野菜染得碧绿碧绿;用硫磺熏银耳,雪白雪白;用乙烯催熟西红柿,通红通红……稍近的,又发明了用矿物油做饼干、炒瓜子,色彩鲜艳、令人垂涎;发明了毒大米、毒茶;用泡尸体的福尔马林做鸭血旺;用洗衣粉炸油条……最近的,因为注水肉容易识别,又发明了注胶肉;更绝的,用工业盐酸、动物骨血、人的毛发制作酱油!……     

    可以说,这样的“科技发明”层出不穷,经常有重大突破。孤陋寡闻如我者,仅靠眼见耳闻就能数出如许,在那些“科技工作者”的秘籍里,配方和产品还不得列好几卷?       

    “两会”的时候有政协委员就提出“我们现在还敢吃什么?”的疑问。其实这个问题早已不是什么新问题了。我们老百姓早已经拜一些良心大大的坏了坏了的“科技工作者”所赐,享受上了他们埋头“科研”造就的有毒的“幸福生活”。

    我知道,在这些“科技创新者”眼里,我们根本就不是人——那种和他们同类的生物,估计也就类似个泔水桶、化粪池之类的什么都能盛的物件儿,或者像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不同的是,这些物件儿身上能骗来钱,使他们发财。于是他们就不断地把成果往我们身体里倾倒,考验我们的肠胃功能和生存耐力。

    黑色幽默一点儿想想,我真佩服这部分国人的聪明,在作假方面真是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什么希奇的配方都能研究出来;其次,我还不能不感慨人之生命力之顽强,什么样的化学药剂吃到肚里都撑得住;接下去,我就担心,长此以往,会不会发生基因突变、“人将不人”?     

    我常常想,是什么使得他们如此卖命地向无怨无仇的我们身上下黑手?思考的结果是,在他们那里,金钱的价值已经覆盖了人类的所有价值,他们既没有爱,也谈不上恨,只有无耻和冷漠。一种社会病已沉淀成了一种人格。

    这里面就暴露出了一个科学的伦理问题。这个问题已不新鲜,我们按辨证法的观点,早就接受了科学也是把双刃剑的抽象说教。但一旦赤裸裸的现实置于面前,或者已经日常“享用”着它的“负成就”时,我还是不寒而栗。     

    从性质上说,这无异于一种明目张胆的谋杀,或者,简直就是一场不见硝烟的内战。但就是这样的勾当,在一些地方却戴着“发展地方经济”的冠冕,被纵容着、遮掩着,甚至支持着。要不然没法解释为什么这种假会屡打不绝。     

    我们就这样不时地被惊吓,被毒害。我们无法谴责科学,即使它成了作假者戕害我们的凶器。我也不敢指责政府和有关部门,因为他们为保护我们的幸福生活“一直在努力”,说了会有人说我没心没肺,污蔑大好形势。剩下,我只有悲哀这个堕落的民族了:因为我们同胞相残,不留一点人性。

    (网友:韩澈)




 
相关专题
 韩澈专集
 网友观点集锦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