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网友说话 2001年6月26日08:03


20万能否吓住拿回扣的手
    

    那天看到报上登了消息,说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对大家关注的医药购销环节中的“回扣”问题有了规定——收受医药红包最高可罚款20万。初看大喜,20万呢!一般人罚这么一家伙,那还不得倾家荡产?像我这等下中农碰上一回就得抹脖子!这回,得把拿红包的手们吓回去了吧?     

    高兴劲儿还没过去,又挨了一瓢凉水:一家报上又说,据医药代表透露,一个医生手里一般会有2到3个“带油儿”的药品,回扣高者一个月能拿一两万元,低者三四千元。还是这篇报道说,一个在一家中药厂做了5年医药代表的小伙子告诉记者:“现在药品竞争这么激烈,同样的品种,怎么能让医生用我们的而不用别家的呢?就靠这笔钱做敲门砖。”他的全部工作是“劝说医生多用点儿我们的药”,然后一个月左右和医生结一次账。     

    韩澈数学学的一般,不过四则运算还说得过去。一个月光回扣就能拿一两万,一年下来十几万二十几万的外快稳揣腰包。重要的是,这些都是暗中干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被掀出来的几率较低;即使不幸,最多罚个20万,不过一年的外快没了,有什么了不起?从数额上看,你说能不能把他们吓住?     

    从实际环境来看,“药品回扣在医生中已是公开的秘密”。拿医药回扣在许多医院几乎已经成了一种行规,有资格的医生和采购人员几乎人人身陷其中,大家心照不宣,都是利益中人,“夜草”吃得美滋滋,除非不想干了,谁会捅破窗户纸?而送回扣方,因为竞争激烈,对手握药品推荐大权的医生,行采购之职的采购人员,敬都来不及呢!除非自己的药不想卖了,谁敢揭发呢?只要双方利益关系不破,暴露的几率就十分之低。从操作上看,你说能不能把他们吓住?         

    这么一分析,把自己分析得很丧气。“罚款20万”云云,看起来又像个“秀”。     

    其实依我看,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对这种现象的预后处理多么可怕,而在于要从它发生的源头做文章。     

    医药代表为什么要给医生和采购药的人员回扣?关键在于医生有用药推荐权,采购人员有选择权,所谓“同样的品种怎么能让医生用我们的而不用别家的呢?”由于处在药品营销末端,推荐权和选择权都是决定一种药品市场大小、利润高低的权力。有权力就有“租”存在,“权力”寻“租”几乎是种本能。

    正确的解决方案应该是对权力进行制约或消解。具体到这个行当,大而化之,就是要剥夺或制约医生的用药推荐权,对医药采购实行公开招标等等,使医院购药、用药在公开监督制约的规范下操作。这个方案虽不是什么新主意,窃以为确是治症的根本。不从这里入手,就是把罚款额涨到100万,那些拿回扣的手,依然是吓不住的。

    (网友:韩澈)


人民网 2001年6月26日


 
相关专题
 韩澈专集
 网友观点集锦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