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网友说话 2001年6月28日08:53


学校是个什么地方?
    

    学校是个什么地方?你会说,问这种问题,典型的装蒜。      

    按老话说,学校是个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按新说法,是个进行教育接受教育的地方。这么理解当然不错。但既然有这么一问,自然有它的道理。照韩澈看来,学校的概念在有些人眼里决不这么单薄,要丰富多采得多。      

    比方说,有人认为学校可以是个代销店。不久前一家媒体报道,某小学要求每位学生每学期要买学校经销的10斤花生油,价格比市场价每斤贵约1块钱。如果不买,学生不能参加评比三好学生。家长还反映,不买的学生常被老师在课堂上提溜出来罚站。这么看来,这个代销店还不是市场意义上的,而是具有一定的垄断色彩,它的顾客是确定的、对这个店有依赖性的,就是说,它可以实行强制性消费。每一个小学生都是一个忠诚的、没有选择权的消费者,准确地说,是控制消费者的人质……说到这里,韩澈都想去开这样的店了,稳赚不赔的生意谁不想做?      

    有人愿意把学校看成刑讯室。最近的消息是6月22日中新网报的,西宁的一位8岁的二年级小学生只因一道数学题做错了,被数学老师“先用树条抽打她的头部,接着就揪住她的右耳,一直揪到了讲台下面……”致使小孩右耳垂部被拧成1.5厘米的皮肤挫裂伤,右耳内部骨肉分离。稍远一点,《检察日报》报道,去年12月28日早上,安徽省淮南矿业集团新庄孜矿第三小学一老师想看学生们的脸皮有多厚,竟逼学童自己用刀子刮脸皮,不见血不罢休。而且很具体地叮嘱“不要带大刀,不要带菜刀,以免把自己的脸刮成猪脸,别人就认不得了。” 再往前说,近一年间的新闻报出来的,就有用刀在学生脸上刺“贼”字的(估计该老师熟读《水浒传》);还有一个耳光把学生山扇成聋子、扇成精神病的;还有逼着学生吃大粪的……      

    自古有酷吏,未闻有酷师,如今算开了眼界。这些所谓的教师按照个人才能和爱好看,选错了职业是肯定的了。他们应该去干打手之类的活儿,一是手段高强,二是心思够狠,在他们的手底下我敢肯定没有多少扛得住的好汉,何况几个弱小的学生娃?      

    传出几个这样的新闻来,我就对自己的正上学的小孩的安全问题牵肠挂肚,不仅仔细盘问她的老师的德行,还经常不放心地扳过小孩的脑袋仔细查看有没有伤痕——都快神经质得像个妇女了。      

    更奇的是,还有那馋嘴教师,喜欢吃个羊杂什么的,于是她的学生就兼有向老师提供羊头羊脸羊肚肠的义务。谁不能满足老师的口腹之欲,谁就不用来上学了。这也是前两天从报上看的河南某地的新闻。在这位可爱的馋老师眼里,学校是个什么地方?我实在找不出很恰当的比喻,也许“收租院”可有一比?

     ……      

    有句话说,“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套过来说,我相信学校的概念在有些想象力丰富的人士那里肯定还有更另类的理解。老实说,在这方面我无法与他们达成谅解。我只愿简单地理解为,学校就是让孩子们学习知识的地方,我们送孩子去上学,可不是让他们去采购物品、做打手的靶子、当变态者的受气包甚至还得每天惦记着满世界地为馋鬼找羊杂碎……

    (网友:韩澈)


人民网 2001年6月28日


 
相关专题
 韩澈专集
 网友观点集锦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