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网友说话 2002年4月11日08:28


四问廖家坡——怒评岳阳楼边的“性产业”
    

    廖家坡是个地名,那里有湖南省岳阳市火车站一带出了名的“发廊街”;廖家坡更是个“毒瘤”,在这里,人间兽行、令人发指。

    3月21日,《南方周末》披露了12岁女童小段英在去年短短三个月时间内,在廖家坡遭受750余人的蹂躏和强暴这一触目惊心的事实,笔者看后,心中难平。

    一、廖家坡就在岳阳市的眼皮之下,何以成了“老鸨”、嫖客甚至强奸者恣意横行的领地?

    廖家坡共有400多家发廊、旅店,其中有150多名老板〔鸨头〕涉及此案,使小段英经受了三个多月的非人生活,而小段英第一次“接客”是被领到国际大厦酒店某客房。显然,这国际大厦酒店已不是一般的场所。由此,我们可以推测,在廖家坡,也绝不仅仅是发廊和旅店介绍、容留卖淫横行,可以说,这里藏污纳垢、恣意妄为的“性产业”已经公然并且猖獗到了极点。在廖家坡,还有一些与小段英一样不明世事的可怜孩子,签下了出卖自己的“卖身契”,这里,介绍、容留、强迫卖淫比比皆是,甚至还有与鸨头狼狈为奸的专门“医生”。为了以“处女”的身价牟取非法利益,在小段英“被解救前20天,老板娘联系好了开苞‘业务’,找来了一名‘女医生’,强行给小段英‘打血’,即向子宫打一针扩宫针,用钳子夹着浸饱人血的棉花放进子宫,不顾她疼得打滚,送去给一个老头‘开苞’”。如果不是《南方周末》白纸黑字的报道,笔者怎能相信这些泯灭人性的劣行会发生在朗朗乾坤之下?从这段使人不忍卒读的文字,我们尽可以想象,廖家坡拐卖妇女、介绍、强迫妇女卖淫的“性产业”的规模和一些人的行径已恣意妄为到了何种程度。笔者不禁要问:廖家坡就在岳阳市的眼皮底下,不偏不僻,为什么竟成了无人管的“红灯区”?当地的各级官员在哪里?这里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我们更可以推测,那些比此更黑、规模和程度更大、更有来头的可能还在这些发廊、旅店的后面。在此,笔者要提醒的是:办理此案时,千万不能抓了苍蝇而放了老虎,从而掩盖那些真正的黑幕和后台。

    二、面对如此犯罪,告状为何这样难?

    小段英在2001年8月被解救,然而,直到去年10月20日,段父要求严惩犯罪分子的信件,才被送到湖南省公安厅长周本顺的案头。试想:如果不是周本顺阅后拍案而起,当天对岳阳市公安局局长刘国球作出措词严厉要求查处的批示,那么,此案能否有公开披露的一天?小段英能否最终得以伸冤?

    再看,10月20日周本顺厅长批示后,直到11月12日,岳阳市公安局局长刘国球才批示:“组织专人迅速查清严肃处理”。我不知道这当中的22天被用于何处?面对如此触目惊心的女童被强迫卖淫和强奸案,公安机关应有的工作效率体现在何处?转发批示也仅仅是一层,而批示转发的时间已是如此之久,更何谈查处及时和查处力度?直至目前,本案侦查效率低下、案犯缉捕不力,正说明了这一点。

    告状为何这样难?这些地区的官员如何使人民信服?他们对人民的负责精神在哪里?起码的良知又在哪里?

    三、土桥派出所是坐收罚款、靠嫖客生存的“寄生虫”,还是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的“保护神”?

    小段英曾说:“这里都是这样的,抓到了人,老板拿1000块钱送去〔送到土桥派出所〕,就可以放人。其他都不问。”笔者无从知晓这土桥派出所到底收了多少钱?也无从知晓他们这些罚没款收入的最终去路。更怀疑他们是否按照中央精神实行了“收支两条线”?但有一点,仅从这土桥派出所廖家坡治安保卫组的治安员曹小红的所作所为看,其中的猫鼠勾结,狼狈为奸、祸害人民的行为和程度已不言自明。可以说,他们中的一些人是故意纵容而坐收罚款、靠违法犯罪勾当而生存的“寄生虫”。

    面对记者对此案的提问,土桥所负责人的解释是:“我们办案讲究的是证据,凭肉眼判断年龄在法律上是不能作为依据的。而且那个妹子〔小段英〕看起来好像有十六七岁了。”照他们的解释,是否过了十六七岁,就可以允许介绍、容留、强迫卖淫?公安机关也就仅仅罚款了事而不作刑事追究?他们的解释似乎有充足的理由。笔者几乎不信这就是我们的派出所?几乎不信这就是公安民警的回答?我不知道,他们花着人民的纳税钱究竟在干什么?玩忽职守已经显然,再深究下去,这当中到底有多少人涉嫌玩忽职守等犯罪?真为他们羞耻。

    四、地方党政领导当负何责?

    廖家坡处于岳阳市火车站,并不是一个天高地远的地方,除出这土桥派出所,上级公安机关的管理监督职能又在哪里?岳阳市的地方党政领导真的不知情吗?人们常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岳阳市的党政领导难道就是这样保护人民平安的?多年来,许多本该受到处理的玩忽职守官员,到最后仍然升官发财。面对廖家坡如此规模、坑害人民的“性产业”,岳阳市的官员该当何责?综观此案,先不说追究他们玩忽职守的刑事责任,难道还不够追究起码的党政纪律责任?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先哲留在岳阳楼上为人传诵的名句,我不知道,岳阳市一些玩忽职守的地方官员,还有什么脸面?你们给人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和安全感了吗?!

    廖家坡是个耻辱,朗朗乾坤下竟使人民遭受如此劫难;廖家坡也将注定是个标记,在法治的阳光下,可怜的小段英和与她同样命运的姐妹们一定会得以伸冤。我深信并拭目以待。

    (网友:黎城的苏铁)

    相关文章:观点碰撞:3月接客700,女童悲剧何以发生?

              850个嫖客和800万“国军”,谁更难剿灭?


来源:人民网 2002年4月11日
(责任编辑:夏爱平)


 
相关专题
 网友观点集锦
 网友黎城的苏铁专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