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网友说话 2002年4月25日08:54


都怪当初选错行
    

    我早就给自己下过断语,也就是一平常人而已,心不高,志不洁,看见别人吃红烧肉就流哈喇子,有香车美女从眼前走过就赶紧滑溜眼珠子,根本就没有成大事的人那种志存高远、昂首阔步、对俗物不屑的清高和气派。自己也知道这和小时侯在课桌上用铅笔刀刻下的“长大要当科学家”“做文豪”“为中华崛起而学习”之类的誓言相去甚远,可粪土之墙不可圬,孔老二说了,“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韩澈年也近四十啦,眼见着就没有改正的空间了。

    尤其是近几年来,越来越觉得自己从事的这个行当在三百六十行中也就一平常“行”,想发财不大容易,而自己还居小房、出无车,强大的物质压力心理压力就常常结伴而至。这个时候除了爱喝个小闷酒,还容易怨天尤人:谁叫咱当时选错了行呢?

    假如当初咱给市委书记或市长的当了秘书,从了政,现在最不济也得是个比较管事儿的科长处长的吧?混得再好点,就可能是个局长什么的,说不定就能混成个贪官,——贪官好哇,只要不被揪出来,过年过节的多送送礼,多烧烧香,在位时别太张扬,出不了大事的。而只要不出事,咱这一代就算是脱贫致富定了!出有车,食有鱼不说,金钱美女多乎哉!更有可能的是,咱也会像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那样认真地做做省长梦副总理梦,前途无量呢,您说是不?

    又假如当初要是到一些管理不严的地方的司法系统执法部门混上身制服大盖帽,腰挎盒子枪,在咱管的二亩三分地上一转悠,哈!咱就是天,真是可以“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那是什么派?打官司得找我吧?有经济问题得怕我吧?开个夜总会按摩院的得我批准吧?总之,有时候我就是法,法就是我,还愁发不了家怎的?实在混不成大气候,抓个“处女嫖娼”罚点款,或者找个内线设个局,抓几个嫖客妓女罚了钱分个成,也能贴补家用啊。不见前两天报上说陕西有几个地方的一些警察常用这些招吗?

    再假如当初咱再有点预见性,或者找个算命瞎子算算,知道未来体育事业会发展成一种产业,咱早就应该多买几双回力球鞋练练,就是练不到高大威猛,当个足球裁判也行啊。你看看球场上裁判那气派!口含哨子,兜藏黄红牌,看谁不顺眼,说吹就吹,说掏红牌就掏红牌,你再牛逼的大腕球员,也没脾气;再有希望的球队,一哨子就能把你吹降了级,不信咱试试?——当然,俱乐部都是想赚钱的主儿,谁敢拿钱试着玩?所以,咱就有了被求的价值,于是就有比赛前往咱兜里塞票子的,领咱找小姐按摩的,请吃满汉全席的。干上几年,也就发了,有钱为证:这几天新闻里说,因为怕追查,光黑哨裁判自首退的赃款就达千万!全国一共才有多少足球裁判?你说他们有多肥?

    再假如当初……

    你也看出来了,韩澈悔不当初这,悔不当初那,心思其实很卑琐,还不就是看着人家这些行里油水足,又看见恢恢法网的网眼既疏也漏,就心存侥幸,琢磨着咱智力也不比他们差,对社会做的贡献也不比他们少,只是革命的分工不同,就清汤寡水发不起来,凭什么呀?

    都怪当初选错行,不单到现在还没当上贪官,也没捞着吃了原告吃被告,更不用说通通快快吹黑哨了,咱心理不平衡呀!更重要的是它会使我这种没有职业理想只知趋利享乐的家伙不安于本职工作,转而一门心思往这些行当里挤。可是有我这种想法的人挤进去的多了,贪官、三盲院长、黑哨裁判就会遍地,公理法律啥的还不得像空气一样被挤出来?没了公,没了法,我怕是连个平常人也作不成了呢。

    (网友:韩澈) 


来源:人民网 2002年4月25日
(责任编辑:夏爱平)


 
相关专题
 网友观点集锦
 网友韩澈专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