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网友说话 2002年5月18日02:27


不入流的竞争
    

    看武侠小说,总少不了看到一些大侠们单打独斗的场景。无论有无他人观战,有一些底线是有名头的或正往名头上奔的人物们不能随意越过的,比如,双方不能偷使暗器,因为大家都知道暗器不大好防(除非专门安排比暗器);比如成名已久的老江湖不与无名的后生小子随便交手(怕落个以大欺小以厉害欺不厉害之骂名),等等,恪守这些规矩成了侠的人格的一部分,也成了大侠与江湖下三滥的分野。就叫人觉得血雨腥风的江湖上似乎还有点叫人迷恋的东西。

    当然这种叫人向往的有格调、磊落堂堂的竞争不独武侠书中有,历史上类似的故事也不少。李敖在《敌友江湖》中提到,晋朝的羊祜与陆抗对阵,陆抗生了病,羊祜派人送药过去,左右怕药中有毒,劝陆抗不要吃,陆抗说:“羊祜岂鸩人者!”(羊祜是正大光明的敌人,岂是拿毒药毒人的!),后来羊祜死了,他的敌人都为之泪下。李敖在文章中感慨道,像羊祜这种入流的敌人,现代已经没有了。现代的敌人都是不入流的。现代的敌人,“已经一派宁波商贾的卑下,毫无江湖情调了。”

    忽然想起了这些,也是近日读新闻引起了联想。报上说,上个月12号,在四川遂宁,中国电信员工砍断了中国联通的600对电缆,使通信中断长达8小时之久。而在联通电缆被砍断、通信中断半小时后,中国电信遂宁分公司的有关人员就跑到遂宁建材市场联通固定电话用户家里,宣称:“联通的电话肯定半个月都接不通。”

    前年8月2号,兰州市电信局与中国移通兰州分公司之间发生过节,一怒之下,把中国移通经营的兰州市26万部数字和模拟手机呼叫固定电话业务给停了,24小时之后才恢复正常。

    在其他领域,去年5月,深圳市报刊发行局与当地两家报刊发行部门突然联合宣布:属下的1000多个报刊亭不得继续销售《南方都市报》,对这份过来抢市场的报纸实行封杀。

    而在某些城市,本地牛奶生产企业为达到垄断当地奶业市场之目的,派人把外来奶业公司送给订户的奶箱拆毁,还殴打送奶人员。

    前不久某地广电局与电信为争夺宽带用户,双方工作人员发生械斗,彼此打得头破血流

    ……

    从这些竞争手段里,你就看不到上面所提到的那种“江湖情调”,而更多的是韦小宝这种小混混惯使的撒石灰、吐唾沫、砸黑石头之类的卑下手段。

    在韩澈看来,竞争方式有两种,上得台面的和上不得台面的,也就是说,竞争也有阴阳两界。无论是个体的人或是企业,在各自的竞争目标下,能制定出比对手高超的战略,在战术层次上各展绝活,靠自己非凡的实力压倒对手,达到目的,这种竞争就是韩澈眼里能上得台面的竞争;相反的,那种靠破坏人家设施、损害对手信誉、封杀别人的销售渠道等取胜的竞争,是竞争的阴界,是竞争者人格的堕落,是竞争术的没落,就连我等旁观者也不齿。

    现代社会避不开竞争,在竞争方式和手段上可以有无数种选择,这种选择往往是竞争者品格和胸怀的显现。竞争是残酷的,但并不意味着在竞争手段上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就算我们为了生存和利润,做不到孔子所说的“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也至少该“一趟降龙十八掌使出来”,人前人后把自己的招式弄得像个样子,别整天家琢磨着下黑手使绊子。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想“一统江湖”也不能乱来嘛。

    (网友:韩澈)


(责任编辑:夏爱平)


 
相关专题
 网友观点集锦
 网友韩澈专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