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网友说话 2002年8月15日14:13


我们如何做“作文”?——兼与卖炭翁商榷
    

     卖炭翁是位教授,他的许多文章使我受益不少;卖炭翁也是人民网的一位网友,不管怎样,在发言的地位上我们应当平等。看了昨日他人民网上发表的的《为文之法:学会抬杠?》一文,我自认为他的观点有待商榷,遂成此文。

    在这篇不长的文章里,我注意到乔教授观点鲜明,反对作文“抬杠”。在《为文之法:学会抬杠?》的开头,乔教授如是说:“假如是一起杀人案件,详述凶手的残忍,要求依法严惩,是作文的一种思路,虽然不错,但未免过于老套。抬杠式的作文应该多问一问为什么杀人,也就是从杀人的动机入手,微言大义,最好能与腐败的普遍性联系起来,与体制的弊端联系起来,与分配的不公联系起来,这样就会与众不同,就会引起注意,文章不但能够被发表,还能够被转载,作者的知名度就会提高。”

    对其所批评的这种作文方法,我看了半天,总觉得并没有什么错。接下来,卖炭翁教授又说:这种写法“根本就是违反法制。我国《刑法》对杀人的定罪量刑已经有明确的规定,写手们这样一发挥,你不知道是应该谴责凶手,还是表扬烈士。”

    可真犯了糊涂:乔教授所说的“违反法制”从何而来?即便是写作者表达不妥,我想也绝不能与违法扯在一起。作文作文,真不知道要写什么?

    古人云:文无定法。我们家乡也有句话,“杀鸡宰鸭,各有杀法”。我绝不是什么作文专家,就我的理解“文无定法”讲的既有形式意义上的,也指实质内容。即以杀人案件为例,如果按教授的作文方法:“详述凶手的残忍,要求依法严惩”,我看,那倒是大错特错,因为,法制宣传类稿件对血腥和暴力是相当忌讳的,这一点也是法制类稿件的写作常识。而他所反对和批评的“应该多问一问为什么杀人,也就是从杀人的动机入手,微言大义”,我则认为不失是作文的一大方法。只要不是牵强附会、不是故弄玄虚,如果题材本身可以挖掘,真的“能与腐败的普遍性联系起来,与体制的弊端联系起来,与分配的不公联系起来”,只要写得实事求是、写得深刻,我则认为写得好,是真正的文章高手,而不是什么追求眼球的“另类”。

    笔者从事检察工作,直至目前,仍在第一线办理各类经济及刑事案件。可以说,司法实践中,司法人员除履行正常的职责以外,我们还有相当的工作,如社会治安的综合治理、社情民意的调查摸底、社会的安抚稳定,等等。最切忌的就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这种机械的、不负责任的就案办案方式。从中央到地方,我们追求的就是法律效果、社会效果乃至政治效果的有机统一;强调的就是实事求是、寻根求源,办结一案、关注一片。小到教育挽救一个人、整顿一个单位,大至治国安邦。乔教授反对的这些作文方法,不仅是写手们所要侧重的,也是司法人员思考的,更是普通百姓关注的。这不但是作文的一种方法,也是我们工作中的实际做法。工作尚且如此,难道我们还惧怕如此作文?

    再者,在我们这个真正启动法治列车不久的古老国度里,在公民享受知情权还不充分的境况下,这种作文方法,无论是叙事,还是言论、评论,不仅不同程度地给我们提供了阅读和知情的便利,也时时警醒着我们。

    林林总总的案例其实已经表明,回避现实问题永远是无济于事、自欺欺人。难道不是吗?

    好在我们的社会正逐步昌明、与时俱进。无论是作文还是其他,追求另类并没有错误。事实上,这种作文方法也丝毫算不得什么“另类”。非常欣赏并赞成乔教授文中这几句:作文“需要对中国社会整体的把握和深刻的揭示,需要有一颗公正而善良之心,只有这样,才能以笔传达公众的声音。”在这一点上,想必不少人应当相通。

    也许并不是教授以偏概全,但我认为,对这种作文方法,我们绝不能以偏概全、一概而论。得承认,我与教授也“抬杠”了一回。

    (网友:黎城的苏铁)

    相关文章:为文之法:学会抬杠?


来源:人民网 2002年8月15日
(责任编辑:夏爱平)


 
相关专题
 网友黎城的苏铁专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