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网友说话 2002年9月12日02:05


如何从一朵花里看到精神
    

    同事家的小朋友上小学,老师布置作文,小朋友写了他家的一盆花,作文没得高分,老师指点说,他写花没有写出花的精神,比如蓬勃向上啊努力绽放啊之类的,搞得小朋友云山雾罩的找不着北,同事在办公室拿着当事儿说,结果引得韩澈我浮想联翩。

    先就想起了我上小学写作文的套路来。我现在依然有印象的是,我们老师布置的作文题最多的是“记一次有意义的劳动”、“红管家”、“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一个雷锋式的好学生”等等。一般的,开头要这么写:“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在毛主席的思想光辉照耀下,我们广大革命小学生茁壮成长……”要不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要斗私批修,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第一生产队的保管员台大头同志时刻牢记毛主席教导,严格要求自己当好革命的红管家……”,然后就是甩开腮帮子瞎吹,设计出和不忘翻天的狗地主做斗争的情节,俨然英雄。

    现在想起来,台大头是我们那个班共同的明星,一有类似的题目全班人都编排他,可惜他自己并不知道,而且毫不珍视自己在我们心目中的光辉形象,依然把去生产队场院里偷花生吃的我们像狗一样撵的到处跑。有一次一个小子编的过了火,说台大头把留给老婆坐月子吃的鸡蛋偷拿到生产队饲养棚喂刚下崽子的老母牛,不知怎么传到他老婆耳朵里,两口子一顿好打,还被牵着耳朵到学校找笔杆子对质,吓得那笔杆子尿了裤子,声明:那是我胡说,那是我胡说!那一次是我上的第一堂“文责自负”课。

    说实话,一直到大学快毕业了,我都严重的受小时侯接受的这种假大空的作文模式的荼毒,尤其是初中时几篇杨朔的散文,典型的从一朵花里看出精神的模式,搞的我们一写字就不免要追问意义,学过的课文中看过的文学作品中,主角的每一个行为总有崇高的动机,“这时候他想起了什么什么,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我估计这种模式流毒之深,戕害了不止一代人的思维方式。现在在电视上每每看到记者采访人物时“您当时是怎么想的?”的提问时,我就禁不住的表示同情。

    我不知道这种文风是不是由来以久的传统,记得王小波有篇文章里写到二程的不知哪一程看刚刚孵出的小鸡,说从它们身上看到了“仁”,王小波说他不明白程先生是怎么看的,我们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看不出“仁”在哪里。这样看来,能从小鸡身上看到仁和从一朵花里看到精神是一个路数,历史悠久。有时看清代的书,里面讲私塾先生教学生写八股文,作文题就是从论语孟子上随便选句话,然后就开始起承转合的洋洋千言,有些作文题说实话在我看来都不通,但人家照样能阐发圣贤道理,真是令人佩服。

    除了这种臆想式的写作方式外,还有一个就是拉大旗做虎皮式的引用圣贤语名人言,文章中满是谁谁怎么说,就是没有作者自己怎么说,叫人看着心虚。看一些西方人的作品,更多的并不是引用,而是自己思想用自己的语言来阐发,不像我们的一些同胞写东西,看着不时的就有一段“语录”,读下来像过了一条布满鹿砦的险路,文章后面的引用书目看着就叫人觉得作者博学,其实呢,这种著作多半叫人记不住作者说了些什么。

    更有甚者,看近日的新闻,说有的初中生在作文中已经开始伪造起名人语录了,因为老师要求作文中要多引用一些名人名言,这样会使文章增加说服力。所以现在的中学生都能把名人名言编得炉火纯青,自己的作文想表达什么观点,就会有一个“名人”说得毫厘不爽,奇怪的是,这样的作文往往能够得高分。

    作文如何写看起来是一个小事,其实是如何引导、塑造孩子做人品质的大事,我们为什么不能让孩子真实的记录自己的认识和感受,诚实的表达自己?为什么总是设定一个伪崇高假道德的框子去规范每一个个性?我们教育孩子要做诚实的人,可是却用作文逼迫孩子说假撒谎。我并不是说不能倡导学生写正义写高尚,而是说正义和高尚应该有真实的生活和情感基础,不能引导孩子在写作中泛道德滥正义,更不能使一代又一代的人拿起笔来就扯谎,让谎话假话充斥于我们的“字纸”,让我们识字的人对“白纸黑字”彻底失去信任。

    (网友:韩澈)

    网友反馈:常识,是不应该被指责和废弃的(黄敬川)


来源:人民网 2002年9月12日
(责任编辑:夏爱平)


 
相关专题
 网友观点集锦
 网友韩澈专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