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网友说话 2002年9月12日16:15


从“按指纹”谈司法公正
    

    “按指纹”也叫“捺手印”,它本是司法工作中的一件寻常之事,然而,稍微留意一下我们便可发现,因为主体的不同,诉讼活动中按指纹的具体操作也不尽相同。可以说,几乎所有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他们在被讯问作过签名之后,仍都被要求在笔录的每一页上再按上一个个指纹。司法人员的这种要求对他们来说往往是无条件的,勿庸置疑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并无申辩和不按的可能。而在与证人、被害人作笔录时,情形则有所不同,有的是按照办案人员的要求,“循规蹈矩”在白纸黑字上按下了鲜红的“指纹”,但有的人却能双手清白、“一尘不染”,成为例外,仅仅是签上姓名而已。自然,他们能不按指纹,完全征得了办案人员的同意,因此,在一些人眼里,有时不按指纹又似乎成了一种特别关照,或曰“豁免权”。 

    是不是说不按指纹就属违法?非也!事实上,我国现行法律对按指纹并没有明确规定,只规定了应当作相应的签名或者盖章,也就是说,按指纹的做法并无任何法律依据。这里,笔者暂且撇开按指纹的法律地位不谈,仅质疑为何会出现这种因人而异的“按指纹”?即为何有人必须按,有的人就可以不按? 

    法律的内核就是公正,而司法公正应当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实体的公正,即在法律的实体适用上人人平等,它要求我们在审判案件时应当尊重客观事实,严格依照实体法律的规定进行裁判;其二是程序的公正,即在审判案件时严格遵守各诉讼法所规定的程序进行审判活动,它是司法工作必须严格遵守的基本的操作规范。 

    笔者认为,“按指纹”看似事小,实质却“兹事体大”,因为,它已触及了司法程序的公正。 

    在已经确立法治秩序的现代社会,程序公正先于实质正义,这已是不争之常识,因为以程序公正求实质正义,实质正义则存;否则,程序公正亡,实质正义也亡。在我们逐步迈入法治社会的今天,程序法也已被看着是司法工作的生命线,而种种随心所欲、蔑视程序公正的做法便是公正之大敌。对这种事关程序公正的“按指纹”做法,为什么多年来我们却如此无视与随意?这不能不说是件憾事。所以,既谈法治,我们就应当冷静地检点和审视这习以为常而随心所欲的“按指纹”,认真讲究其适用的平等性。 

    现实中,那些享受不按指纹“国民待遇”的人,大多是有“身份者”,更多的是有一定官阶的官员,对一些人而言 ,他们作证已是不易,更何况再被鲜红的印泥弄脏了手,这种与“衮衮诸公”形象不符的“按指纹”似乎就是有碍身份、有损形象。这种观念甚至在一些司法人员的脑海中也根深蒂固,而同样诉讼地位的一般调查对象, 却往往无此待遇,试想:当他们面对司法人员按指纹的要求及威严时,又有几人能说个“不”字? 

    不可否认,旧时的那种签字画押确实有着被轻视甚至侮辱的意味。凛然的大堂之上,官老爷颐指气使,小民们俯首低眉,在多数人的印象里,按指纹总是与犯罪相联,这就使得客观的调查活动变成了身份的不平等。但现代法治如果打上这一烙印,则不能不说是悲哀。办案中,笔者就曾碰到这样的实例,一些贿赂案件的证人作证时,那种扭捏和尴尬自然不再是平日潇洒之态,尤其是在按指纹时极不情愿,并有过主动请求“豁免”的例子,尽管这种官民有别的按指纹的行为并无实质内容,但我们还是觉得耐人寻味。对这种按指纹,如果采取不同的做法,人们完全有理由怀疑我们执法的背后是否有“猫腻”?人们完全有理由责问:连要求按指纹这一简单的举动都照顾或不敢得罪有关人,还怎能取得应有的证据?还怎能保证案件的突破?连这表面的形式都做不到平等,还谈何实质上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因此,这种因人而异的按指纹背后,不但隐含着旧的等级观念,而且更潜藏着诸多暗箱操作和司法腐败的可疑和可能。这种责问和担忧并不是多余的。 

    由此看来,这种因人而异的“按指纹”,这种不同的“国民待遇”,祸莫大焉! 

    所以,笔者认为,为了保证司法公正,我们不妨首先从按指纹这小小的形式做起,要么大家一视同仁,按照个人自愿,从签名、盖章或按指纹中任选其一;要么人人平等都来按,“一个都不能少”!

    (网友:黎城的苏铁)


来源:人民网 2002年9月12日
(责任编辑:夏爱平)


 
相关专题
 网友观点集锦
 网友黎城的苏铁专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