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网友说话 2003年4月28日09:43


我反对将“非典”称为“沙斯”
    

    目前世界出现的这种传染病,世界卫生组织(WHO)在3月15日新公布的名称已正式定为“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SARS。 我国叫“非典型肺炎”简称“非典”,虽然“非典型肺炎”(Atypical Pneumonia)是与典型肺炎相对而言的泛称,SARS应称为肺型感冒,基于非典型肺炎的病原体为冠状病毒——一种感冒病毒的变异病毒株的事实,因此冠状病毒致病原理应该类似感冒过程。普通感冒也会引发肺炎,SARS只是具有更厉害的后果而已,根本的还是感冒、肺炎中的一种,但是如果音译,就显得不伦不类,失去了汉字的优点。

    汉字的表达方式比英语要优越得多,我学习英文比较晚,而且一学起来就觉得非常讨厌英文。这有几个方面:

    一是归纳性差。

    我就觉得像中文说的星期一星期二,一月二月,英语为什么一点联系都没有,什么monday,tuesday,什么january,february,真让人难背。不如改进为week one week two或者month one,month two。

    而且,中文的一月,二月是指的第一次看见月亮,第二次看见月亮的意思,信息量强,总结性好。

    再比如说中文的汽车,马车,小汽车,卡车,火车,后面都跟着个车字。一个乡下来的老土冒,就算从未见过也不知道火车是什么东西,顾名思义是“冒着火的一种车”,还是知道了一些信息。而英文却是什么car,train,cart之类没什么联系的词,都得分开背。加重记忆负担。

    老土冒从未进过医院,但是看着各个诊室上的牌子,内科是治里面病的,外科是治外面病的,眼科是治眼病的,等等,瞎猜也能猜出来。可是英文,外科叫surgery,内科叫medicine,眼科叫ophthalmology,你们说这叫什么东西! 肝炎,让人想到是肝那块地方发了炎,而相应的英文hepatitis和英文的肝liver没有一点关系!

    二是信息量差。

    任何一个科学专有名词的出现,英文都要有一个相应的词出现,于是大家又要背一番。而汉字组成的科技名词则带有更多的信息量。例如激光,英文叫做laser存储量比汉字多了一个字节,却看不出是光的意思。虽然外行人不知道阴极射线管,三极管,二极管,电感是什么意思,但从这些汉字中也能获得点信息。

    有一个字的中间桥梁,使得学字时虽然辛苦一点,但是却省了学词的记忆时间。汉字有强大的产生新词汇的能力。常用汉字只有两千多,却能产生大量的词汇。近代出现了许多新事物,汉语都能产生对应的词汇,显示了汉字强大的构词能力,不像日本,外来语很多。汉语中虽然也有外来语,但还是很少的。而汉语的词汇很容易懂,也没有异常的拼写。一般从组成词汇的单字就可以联想到该词的本意。我觉得它比英文的词根要好。

    实际上,一个中国的小学生在四年级时,学的字足以看任何中外名著的大部头小说了。我就是这样。英文的缩写比中文的缩写信息量也小得多。例如中共是中国共产党的缩写,英文的缩写是CCP。苏联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缩写,英文为CCCP,计算机的存储量与苏联一样,却含有更少的信息。

    我看中文小说时,即使对植物学不懂,但是对于像“墙上长满了爬山虎,地上苦菜花正在开放,狗尾草随风飘荡”这样的句子,虽然这些植物一样我都没有见过,却还是有一种亲切感,一种美感。但是我看英文小说就没有这些乐趣了,只知道墙上长满着什么什么,地上什么什么在开放,什么什么正在随风飘荡,不查词典吧心里烦,查词典吧查出这些都是植物,有什么乐趣!

    对于背单词这一点,英美的大学生都苦不堪言,一篇外刊的文章透露,一个英美医科大学的学生,要背五到六万的专用术语才能够毕业,记忆量非常大。这些术语翻成汉语,中国的大学生也要背,但是靠着汉字使得相应的信息量增大,背的功夫就少。

    在计算机出现之前,中文的书写与排版都造成了极大困难,确实阻碍了中国文化及中国社会的发展,也阻碍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可是现在汉字输入比英语还快。

    再看计算机操作系统软件编写的发展。

    最早的DOS系统,是要向计算机输入英文命令的,如要改为输入汉字命令,当然不方便。例如显示文件叫DIR,拷贝文件叫COPY。可是后来微软公司的程序员都觉得这样的行命令操作太生硬,太不亲切,人机界面太不友好。于是就出现了视窗系统,将生硬的英文单词改成像标显示在屏幕上,只须双击像标就可以做需要做的事情。这就是说,程序员们普遍认为像标比英文单词亲切!用像标取代英文是趋势!而汉字是什么?是象形文字!

    也就是说汉字本来就是像标!

    因此,可以得出结论,在计算机这个怪物出现之后,文字的发展趋势是象形化而不是拼音化。

    因此,现在再提汉字的拼音化就成了逆历史潮流而动了。现在的问题是英文要朝象形化方向发展的问题,而不是中文向拼音化发展的问题。将来的信息媒体,使得一部小说也全都是由像标和其它声音和图像组成。中国的教育界也应该反思,不应该让学生用有限的时间来过分地学习英语,拿出这样的时间的1/10来普及健康知识、锻炼身体也不至于现在这样。

    (网友:山林)

    网友反馈:为什么不能用“非典”——兼答任毓骏先生

              不能用“萨斯”取代“非典”一词

              “萨斯”能和国际接轨么?


来源:人民网 2003年4月28日
(责任编辑:刘锋)
  
 
相关专题
 网友观点集锦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