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网友说话 2003年5月05日01:27


能让煤气价格“惊险的一跳”吗?
    



    马克思先生将商品价值在市场上实现的过程称为商品生产者(企业)“惊险的一跳”,而价值的实现形式是商品的价格。如今某市(南京市)煤气总公司也准备让管道煤气价格与市场接轨,向物价管理部门提出涨幅达40%比重的提价预案,但市民对管道煤气价格这“惊险的一跳”则予以了强烈的反对意见。

    据了解,还有不少城市正在酝酿对公用产品的涨价,有的已经做了动作。看一看物价走势情况,媒体报道今年3月份,受鲜菜、燃料、水电和部分服务项目价格上涨影响,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比去年同月上涨0.9%。居民消费物价水平正增长对经济发展原本是好事情,但拉动价格上升的因素我以为并不令人看好,因为其中有不少是靠公用产品加价产生的。

    最近读了报刊上市民对公用产品和服务涨价的议论,主要是在百姓和弱势群体的承受能力角度谈得较多,而我想顺着那些要求涨价的公用产品生产企业的思路谈些看法。企业方面涨价的理由非常充足:过去是政府补贴,价格水平偏低,如今政府“断奶”了,涨价是难免的,市场经济吗,应该由市场来决定价格。

    既然要将问题放在市场角度来研究,我们就来考察一下公用事业产品和服务所处的市场。目前一个城市基本上是国营煤气、自来水、供电、公交公司,而且大多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经济学理论认为,如果一家企业控制了某种产品的整个市场,而且这种产品没有相近替代品的市场,以至于一个企业就是一个行业、一个市场,那么这种市场就是“垄断市场”。而市场机制的作用是需要通过竞争来发生的,当垄断力量阻碍了竞争时,市场机制无法正常发生作用,就会产生市场失灵。在这种状态下垄断产品的价格并非由供求自发调节,也就不能反映市场的真实情况。所以,垄断企业拿市场经济作为高幅涨价的理由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我知道在提价的听证会上,公用产品生产企业方面一定会提出涨价的诸多原因,比如成本、费用、盈利等等因素,这些都是商品价格中必须考虑的,但我想提醒这些企业认真观察一下家电市场,他们是在涨价还是降价?有些可比因素不妨拿来对比一下,成本、费用还有多大的压缩潜力?

    我在工作中曾经接触过某市的一家煤气公司,它的身上可以说集中了过去国有企业的弊端。管理不善、成本核算不实,主要原料煤炭竟然以大大高于市场平均价格购进;资金运作混乱,存在大量的应收应付款项,一边是欠税欠款甚巨,甚至连煤气管道集资建设费也早已挪做他用、一边又有大笔的发出商品比如焦炭的应收款项没有收回;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管理人员多于一线工人,仅党委、行政、工会正副职务就配套成龙,坐下来满可以凑成两圆桌,并照样享受一线工人的岗位补贴。而且这个企业职工的奖金、福利相当不错,一点不像一个明亏数千万、潜亏已逾亿的“资不抵债”企业应有的水平。

    也许我举的例子是个别现象,但其他公用产品生产企业不妨也对照一番,有没有相似之处。与此类似的还有电讯、铁道等垄断行业,在向消费者准备增收费用之前,不妨也认真看看自身的管理状况。

    试问,如果是我举例的这家煤气公司向听证会提出由于成本、费用、弥补亏损等原因要求接轨市场、提高价格,你们是拥护还是反对?

    因此,我与众多市民一样,坚决反对管道煤气高幅涨价这“惊险的一跳”,原因很简单:一是在没有竞争的垄断行业,价格不能由企业说了算,在引入竞争机制让我们有其他选择之前,维持基本现状的做法也许是对的;二是我们没有责任承担因为部分公用产品生产企业管理水平低下、成本开支过大、亏损严重而企图通过涨价转移过来的“学费”。希望企业首先应该学会在市场经济的大海中完成“惊险的一跳”,再来与我们公平地以市场供求关系谈论价格问题;三是在我们经济欠发达、财政收支紧张的年代,尚且有政府对公用事业的补贴能力,而在经过国民努力创造财富、初步进入小康的今天,解决公用产品市场化问题竟然首先是从价格而不是从体制入手,要我们再次为改革付出代价,这个理实在说不通!

    (网友:顾一冰)


来源:人民网 2003年5月05日
  
 
相关专题
 网友观点集锦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