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新闻链接

数学大师陈省身追悼会组织者亲官员远学者
  2004年12月15日16:3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学生们整齐有序地进行悼念活动
学生们整齐有序地进行悼念活动 
  12月12日,著名数学大师陈省身先生遗体在天津火化,并在殡仪馆举行追悼会。大师去世后,南开大学的学生们以点燃蜡烛、折纸鹤等各种方式纪念他,从世界各地赶来的人们到陈先生的灵堂去拜唁。人们敬仰的绝不仅他的学术成就,还有他要为祖国多做些事情的伟大情怀,同时他还是一位和蔼、大度、幽默的长者。

  陈先生永远离去,许多认识他或不曾相识的人都想见这个近乎完人的老人最后一面,包括学生、老师和许多普通人。对一个科学家有一种共同的情感,在这追歌星、影星盛行的今天实在难得。但当地某些部门的做法实在值得商榷。

  首先是限制人数,规定纪律,比如前去悼念的人要统一集合、集体乘车,不得私自开车去。听说对记者也有限制,只允许有限几个记者进入追悼会现场,其余人不能随便采访,背摄影器材的人一律不能进。而这一切规定的原因都是因为有官员领导去。

  想去的人数众多,保证秩序和领导的安全,这都可以理解,能遵守的一般人都可以遵守。可是一些老教师、学者的遭遇就不能理解了。这里不仅包括南开大学的一些教师,还有许多从北京、上海、浙江,以及国外赶来的学者。

  因为追悼会要在10点钟举行,除了官员和院士,少数工作人员,其余所有的人不得进入要开追悼会的大厅所在院子里,更不用说休息室了。于是不管是早晨几点钟来的人,还是远道刚下火车的人都要在北方寒冷的室外站立等候,无处可坐。

  这里所知的就有集体坐车前来的北大、清华数学物理方面的几十位教师,还有来自浙大、复旦的吊唁者,他们大多五六十岁,甚至年岁更大,其中不乏数学学科的卓越人物。因为怕堵车,他们来得很早,有的不到8时就前来等候,冻僵了手指冻疼了双脚却只能眼看着官员领导的小汽车一辆辆驶入,车要开到休息室门口。

  一位老者自嘲地说:“谁让我们不是院士。”当然,他绝不是说院士就该有特殊的照顾,院士们大多年岁稍大些,而且他们的成就得到所有人尊重,前来的十几位院士受到的尊重也绝不限于只有一个温暖的地方可坐。说话的老者是看到众多各种头衔的官员,有的还很年轻。

  而一位院士看到同行被拦在门外,气得对执行任务的警察大声说:“你们只认官员不认数学家!”

  其实大家前来的目的都是共同的,向一位伟大的数学家告别,先不论尊老的美德,但在门外,数学却屈尊于其他什么“学”。(12月14日中国青年报)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刘茵)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