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杂谈随想 2002年7月19日08:51


足球与民族道德

江建国

    

  世界上数以亿计的足球迷,都忘不了刚刚结束不久的第十七届世界杯赛的最后、也是最激动人心的一幕:4届冠军巴西队对3届冠军德国队的世纪性比赛。被誉为“门神”的德国队守门员奥利佛·卡恩在最不应该的时候、最不应该的地方,犯了对他来说是最不可能的错误:没有抱住里瓦尔多踢来的球,致使罗纳尔多补射一脚踢开德国队的大门。德国队输了,无数球迷唏嘘不已。

    然而,让一些人始料不及的是,这支失败的球队在返回故乡时却受到前所未有的热烈欢迎。电视台派出了包括直升机在内的庞大采访队伍,在球队乘坐的专机飞抵前,就在法兰克福机场和市中心的罗马山广场摆开阵势;而各界群众在无人号召、无人组织的情况下,从清早起就聚集在广场上,很多人还是从外地赶来的。从飞机降落在法兰克福机场的那一刻起,翘首以盼的法兰克福就沸腾了。当队长卡恩出现在机舱门口时,就连维持秩序的警察和机场工作人员也忍不住把执行公务应有的举止抛在一边,纷纷递上纸笔请求队员们签名,球队简直就走不出停机坪了。在威风凛凛的警察摩托车队引导下,球队乘坐的大轿车驶向法兰克福。进行电视直播的直升机几乎是亦步亦趋地向观众们报道轿车的行踪。进入市区之后,居民们从街道两旁、住宅窗口频频向车队鼓掌、挥手、挥舞国旗,行驶在美因河上的船只也打出标语。而当球队终于出现在市政厅的阳台上时,广场上数万人的掌声和欢呼声把欢迎的气氛推到了沸点。“谢谢,小伙子们”、“感谢你,鲁迪(德国队教练沃勒尔的名字)”的标语与无数面国旗汇成一片翻腾不已的波浪。欢迎国宾时的庄严体现的是一种尊敬,欢迎凯旋军队时的隆重显示的是一种敬佩,欢迎自远方归来的游子时,亲人们伸开的是温暖的双臂,而此时的德国民众,是在欢迎一支出色完成使命的使团的归来,是在对这支队伍的气节进行褒奖。

    在大赛开始之时,德国舆论并没有寄予太大期望。如今这支队伍早已没有了像贝肯鲍尔、鲁梅尼格、马特乌斯那样的明星。然而,当赛事展开,德国队稳步前进的时候,人们渐渐地发现,这支并非群星灿烂的队伍有一个朴实而又可贵的内核。

    例如它的团队精神。有谁能想到,在国际上籍籍无名的马尔科·博德能在这样的大赛上不怯场,而射中一个球?又有谁能想到,身高只有1.71米、体重才64公斤的诺伊维尔也能立一大功?足球行家们都看到,德国队队员个个忠于职守,踢得虽不花哨漂亮,但是全队配合紧密,一步一个脚印地向着顶峰攀登。西方的报界称他们是“战车”、“机器人”,倒是准确地道出了德国队的特点。为了集体的荣誉,风头正劲的队员巴拉克作出了牺牲。他在对韩国队的比赛中,明知再得一张黄牌就要被禁赛一场,但为了大局而救险球,受到黄牌的惩罚。《法兰克福汇报》的评论说,巴西是世界冠军,而最好的球队是德国队。这个评价应该说有一定的道理。

    又如它的顽强和永不服输的意志。突出的是守门员卡恩。对韩国队的比赛,面临的是6万多一面倒的狂热的韩国球迷,而卡恩视其为“梦幻”的比赛,他要的就是这样一种让人热血沸腾的气氛,要的就是压力。他自己说,没有压力不行。尽管他在最关键的时候失手,好运擦肩而过,但是不仅没有人责怪他,国际足联反而在这场比赛之前就授予他“最佳守门员”称号,赛后他又荣获本届杯赛“金球奖”。巴西对此颇不服气,但是,许多人却认为这个褒奖恰如其分,因为他的那种精神正是体育竞技的灵魂。卡恩在归国时受到的欢迎,充分表明他的精神感染了无数的球迷。

    体育比赛永远有输有赢,谁也不可能永远当胜者,德国队也不例外。但是,这支队伍能在最好的队伍中牢固地占有一席之地,能为足球培育出一种与巴西风格完全迥异的德国风格,是值得足球界内外人士认真思索的。像足球这样的运动,往往是一个民族精神面貌的缩影,反过来又给民族道德注入新的养分。类似世界杯这样的全球性盛会,总会给足球运动本身以及其他各行各业留下些值得品味的精神财富。巴西风格似乎是很难模仿的,因为像罗纳尔多这样的天才毕竟是凤毛麟角;但德国精神却是可以、也是能够学习的,因为它带有一定的普遍意义。对体育运动如此,对其他许多事情也如此。 

    《人民日报》 (2002年07月19日第十一版)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