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杂谈随想 2003年4月25日07:06


悬赏未酬说信用

荣处仁

    

    曾几何时,河南某公安机关悬赏捉凶,当一市民捉凶而至,公安机关却不兑现悬赏金,引发一场官司。

    无独有偶,北京市民景先生丢车后因急于早日找到,便贴出了十几张以重金答谢的悬赏广告。但车找到后,却拒付酬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去年9月25日对这起悬赏广告寻车纠纷案依法作出终审判决:丢车人景先生与找到车的冯先生订立的寻车合同有效,景先生需给付冯先生酬金5万元。

    悬赏是一种民事法律行为,但首先是一种信用。商鞅“南门立木”就是很好的例证:一根木头,一堆赏金,这也是一个悬赏。一件小事,起到了立信非凡的效果,为其整个变法措施的贯彻立下头功。

    信用是什么?

    信用自古即为修身立国之要旨,是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社会各个群体或主体之间践约的水平和程度。

    不要以为不讲信用是小事一桩,仅仅是个道德问题,其实一个社会不讲信用的人多了,就是一件大事。它不仅是个道德问题,也会演变成经济问题、法律问题,对于一个管理国家事务的执政党和政府来讲,它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问题。

    在一个法治社会中,最大的特征就在于人们的合法预期受到保护,各种社会主体都必须守信,尤其是国家机关,否则就会受到形式不同的惩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都规定了诚实信用原则,作为民事行为的指导性原则。

    河南某地公安机关作为国家执法机关,悬赏却不兑现,这显然违背了上述法律的诚实信用原则,也自然影响了国家机关应有的信用。

    的确,无信用支撑的经济活动让人缺乏安全感。而更让人担心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危机。

    计划经济时代,信用问题暴露得并不明显。一切依政府计划行事,企业和个人的信用来自政府和党团组织的权威,而政府和党团组织的权威性是不容置疑的。

    市场经济是契约经济,信用在其中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到了互联网时代,信用几乎是电子商务的灵魂。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困扰我国经济发展,特别是当前启动内需、刺激消费的信用失范和管理问题,建立符合我国社会实际的国家信用管理体系势在必行。

    可见,悬赏未酬绝不是件小事。

     

    《人民日报》 (2003年04月25日第十版)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