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杂谈随想 2003年4月25日08:19


应该更新的不只是教材

端木

    

    看了中国青年报4月23日《高校教材离社会需求距离有多远》的报道,感觉是复杂的。 

    一方面,我认为报道中所说的现象是普遍存在、甚至是严重存在,亟待改善的。很多门类的课程,和国际接轨以后,原来的体系已经完全过时。不少文科教材,充斥着早已被新的研究“证伪”的事实,延续着早已被社会发展证明是错误的结论,却还要一本正经地拿来考学生,更是荒诞不经。总而言之,大学教育的质量,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取决于教材与社会生活的接近性。 

    但是,问题也有另外一面。我们知道,社会生活总是变化万端,有的时候甚至是急速变化的。无论是人文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都有许多新学说冒出来,这些新的东西哪些能够真正成为人类知识宝库的组成部分,哪些仅仅是昙花一现,往往需要很长时间的检验,最终能够进入教材的,是那些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知识。从这个角度看,教材不可能是“全新”的,它肯定要和实际的社会生活,保持一段“必不可少”的距离。 

    这是一个常识———正是因为认识到教材的这种与生俱来的“滞后性”,西方许多著名大学虽然也高度重视教材的更新,但更重要的,不是教材的更新,而是教师的更新。在这些大学里,没有哪个教授是按教材授课的———那会被认为是“低能”。教授讲授的,是他自己的研究方法和心得,教材往往是“辅助读物”。在那里,那些基础的、经过时间检验的、可靠的知识———教材,主要靠学生自学来掌握;而教授的使命,主要是向学生传授教材上没有的新东西。这种教育方式,在知识的“滞后”与“前卫”上,保持了一种较好的平衡。 

    因此,将中国高等教育的问题归结为教材陈旧是远远不够的———在很多中国大学教师那里,教材之外的“讲义”,本应该是年年有新的“货色”的,但我们知道,不少讲义数年甚至十几年都没有变化,以至有“黄纸讲义”的讥讽。这不能不让人想到,如果教师的角色不更新,仅靠教材更新就能培养出好学生了吗? 

    我不无忧虑地看到大学在教很多“非常实用”的课程,甚至“社会需要什么”就开出什么课程,一所著名的重点大学竟开了“防止黑客攻击”这样的课。我以为,这严重混淆了大学与学院的区别,也是我国高等教育急功近利的短视行为。 

    我曾读过美国前柏克莱加大校长田长霖的一篇文章,文章中,他比较了加州大学和哈佛大学毕业生的异同。他说,在一段时间里,美国很多公司企业都喜欢要加州大学的毕业生,因为他们学的课程比较实用,进入工作后很快就能进入角色,而哈佛大学的毕业生就显得比较笨拙。但是,几年后,哈佛学生却整体地表现出思路开阔、后劲深厚的特点。这个发现使他开始反思大学教育趋向“实用”的弊端。 

    田长霖的这个思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大学教育成功的标准,是不是让学生学到实用的知识?人类的知识总是会快速更新的,而人不可能一辈子在学校里学习。因此,一个合格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标志应该是学会了对新的东西的鉴赏和分析,具有迅速汲取、把握新知识内核的能力;他能区别哪些新东西具有“真价值”,而哪些东西根本禁不住推敲;最后,他能将新的认知用来解决他面临的实际问题。也就是说,大学教育的目标,是使学生“学会学习”,而不是功利地让他掌握某种“社会急需”的技能,一毕业就可以拿高薪。 

    片面强调教材陈旧,很可能掩盖了我国高等教育的“真问题”。众所周知,我国高等教育仍严重地在“应试”的轨道上延续,考试多是让学生死记硬背教材,并不鼓励甚至还会扼杀学生的独立思考和创造性。许多到国外留学的中国学生都有这样的体会,考书本知识,中国学生远远胜于外国学生,可一到要提出独立创见的时候,外国学生的活跃性是中国学生不能比的。 

    这说明,如果教材的更新只是为了让学生“记住”新的知识,而不是让他了解新的知识是如何产生的,那么当他记住的东西“过时”、而他又不具备学习探索新知识的能力时,又将如何?从这个角度说,如果教育目标和教育手段不更新,一切教材都只能是“旧的”。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03年4月25日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