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杂谈随想 2003年4月28日09:00


为书起个好名

向文

    

  时下,随着人们文化层次和审美情趣的提高,为孩子取的名字越来越高雅、有趣、富有个性,令人欣喜。相比之下,一些书名却不咋着,或故弄玄虚、晦涩难懂;或荒唐媚俗、满纸妖冶:《我这里一丝不挂》、《摘花魔王》、《裸奔》、《野合》、《野床》等阅之让人作呕。窃以为,此类现象不仅是对文学的玷污,而且可以说是没文化到家了。 

    我们读古籍,常常有这样的感觉,还没来得及触及书里的内容,常常先被书名所陶醉了———像《梅花草堂笔谈》清灵隽永,且洋溢戏谑感慨之气,具有仙风道骨。还有《闲情偶记》、《耐冷谈》、《入境庐诗》、《文心雕龙》、《茹溪渔隐丛话》、《清凉歌集》、《影梅庵忆语》等书名,多么富有意境和诗意,吟诵之下,如沐清风,如临澄潭,每每给人一种久远的怀想。 

    在许多译文书名中,也有许多相当精当、精美的例子。在上个世纪40年代,一本名为《 O l d m a i d》的美国畅销书传入我国,书的原名可直接译为《老处女》,但译者按照其内容译为《长相思》。这一译名使许多人拍手叫绝,既典雅、又含蓄! 

    像我国古代的许多书名和上面的这本译名,虽说年代久远了,但细细回味起来,至今仍给我们以审美情趣的感染。书名的媚俗,重要原因恐怕还在于利益的驱动。文学一旦沾上了铜臭味,连一些看似高雅的饱学之士也变得“理屈词穷” 了,翻过来,倒过去,都是那么一些赤裸裸的文字,全然没有一点含蓄和高雅了,着实低级庸俗,让人恶心。 

    美与雅,应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也是今人道德修养的境界。愿我们的作者能深谙这一点,能为自己的书取个好名,为社会多奉献一些精美之作。否则,迟早会遭到读者的唾弃。


来源:《解放军报》 2003年4月28日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