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观点 >> 杂谈随想 2003年4月28日09:21


岂止一篇《沙家浜》

路人

    

    新编小说《沙家浜》面世以来,已经民愤沸扬。阿庆嫂这个地下交通员,既同“有枪就是草头王”的胡司令睡觉,又做了“泰山顶上一青松”郭建光的情妇,如此亵渎,怎能不引起公众拍案?!

    但此类的亵渎,并不止《沙家浜》一文———某地刊出新编电视剧《杨子荣》,我们的侦察英雄,居然与土匪头儿“共用”一个情人;某地上演新编话剧《红岩》,江姐与许云峰成了一对男欢女爱的情人不说,那叛徒甫志高,竟当着百千观众的面,用极为下流的语言调戏被捕的江雪琴,还说如果招供,则可“奖两个伟哥”等等,粗鄙之外,亵渎已无以复加。

    一些“新编”的“文艺作品”,戏说之风演成了“胡说”。这胡说的锋芒,又对准了现代的革命志士,据说是要把他们“拉下神坛”。拉到哪里去呢?一概贬为男偷女欢的所谓“常人”。为了这个目的,不惜颠倒黑白,不惜亵渎人民的感情,于是将历史上的英雄,一个一个地踏在脚下,哪管他黑白的底线?

    奇怪的是,践踏英雄的同时,也有另一些“新编”的作品,却对专制的窃国大盗、民族的叛徒奸贼大唱赞歌———做了八十三天皇帝的袁世凯,于“史学论文”中,竟成了“弘扬民主”的新派人物;而引狼入室的汉奸吴三桂,则于新编的“小说”中,成了凛然大义的英雄汉。还有这样的论调,竟然用今天民族大融合的现实,去否定几百年前某些民族国家间侵略和反侵略的历史,于是岳飞、文天祥成了“小人”,而秦桧、冯道云云,则变成了“有远见的政治家”。反派人物的粉墨登场,与英雄志士的屡受亵渎,成了一个奇怪的文化现象。

    我们不必上纲上线,但有一点是值得注意的,那便是我们的一些“有识之士”,既不热心于深入生活,又不甘于“板凳须坐十年冷”,他们一鸣惊人的“捷径”,竟然是做颠倒黑白的翻案文章。你是人民心中的英雄么?我就把你踩在脚下;你是公众眼里的败类么?我就把你捧上九天!以为这样的“对着干”,就可以“振聋发聩”,就可以扬名天下,于是“一身是胆”来胡说,哪管历史的真实和人民的感情?这样一种“创作心态”,也许就是胡说成风的源头吧———人民对此岂能“大肚容之”!


来源:《解放日报》 2003年4月28日
(责任编辑:刘锋)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