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6月24日09:35


北约为何进行史上最大幅度军事改革

  今年6月12日,北约19个成员国的国防部长齐集布鲁塞尔,通过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决议:在战略、战区和战术三个层次同时动作,进行北约成立54年以来最大幅度的军事改革。

  在战略层次,原有的两个司令部合二为一:北约欧洲盟军司令部和大西洋盟军司令部合并为盟军作战司令部,作为北约最高军事行动指挥部;同时增设一个新司令部:盟军改革司令部,负责促进和监督军事改革,检验和发展军事原则。盟军作战司令部设在比利时的蒙 斯,盟军改革司令部设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在战区层次,原有的5个战区司令部改为2个常设联军司令部和1个常设联军总部,直属盟军作战司令部。在战术层次,现有的13个作战司令部将精简为6个,分布在德国、英国、西班牙和土耳其等国,隶属于上述两个常设联军司令部。

  以上改革计划,将北约原有的20个军事指挥机构精简为11个,战略、战区和战术3个指挥层次都将出现较大幅度的调整,与此同时还将加快组建北约快速反应部队。北约秘书长罗伯逊表示,北约正进行其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系统调整, “世界已经发生变化,北约也必须改革。”美国对北约不满日增

  北约是冷战的产物,是为了对付苏联而成立的。冷战结束了,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军事集团,该去对付谁呢?换一句话说就是:它还有什么用处呢?

  为了证明冷战后自己的用处,北约抓住每一个机会充分表现。

  一是大幅度东扩。1990年10月,德国重新统一,前东德进入北约势力范围。 1995年9月,北约公布雄心勃勃的《东扩计划研究报告》。1999年3月,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加入,北约成员国增加到19个,势力范围向东扩展650—750公里。其战术航空兵从波兰境内起飞,已经能够威胁到俄罗斯的圣彼得堡、摩尔曼斯克、库尔斯克和沃罗涅日等重要城市。

  二是参与军事行动。1995年12月,北约介入波黑内战,开展其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1999年3月,北约全面介入科索沃战争。2001年10月阿富汗战争伊始,北约也立即出动了自己的军事力量。10余年来,北约应该说也还算尽量充分地表现了自己。

  但美国对北约的不满与日俱增。一是嫌北约跟不上美国的节奏,二是嫌北约跟不上美国的思路。

  美国认为北约军事效率低下。按照美国的标准,北约各国国防开支太低,对武器装备的研制、生产和采购都投入不足,致使北约的军事机器与美国的军事机器无法接轨。1999年科索沃战争,北约的飞机普遍不能挂载美国的精确制导武器,北约的通信链路也无法与美国的通信链路联接,同时北约实行美国所谓“委员会式”、“一票否决式”的指挥,参与决策者众多,手续繁琐,意见分歧,议而难决,决而难行,拖了美国军事机器的后腿。

  就思路问题来说,美国认为北约过于关注欧洲,对欧洲以外的军事行动既缺乏能力,也缺乏兴趣。阿富汗战争中,北约秘书长罗伯逊宣称北约做出的“重大贡献”,仅仅是5架预警机和一支“在地中海东部待命”的舰队。从“北约的重点在欧洲”这一传统观点开始推断,特别是在冷战结束、欧洲不再有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最终会导致一个结论:“欧洲是欧洲人的欧洲”。美国是北约的“盟主” ,但冷战后北约有可能背弃这个“盟主”。伊拉克战争前,法国、德国和比利时对北约协防土耳其行使否决权、法国、德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坚决反对美国动武,使美国对北约的担心达到顶点。连基辛格也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认为出现了“北约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危机”。

  于是出现了一种奇怪现象:半个世纪前首先组织北约的美国,半个世纪后开始谈论北约的消亡。美国的专栏作家和政治评论家们,在报刊上不断发出这一警告。他们嘲弄般诘问:“北约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和平联盟?联合国的一只军事臂膀?或者欧洲的一个分支机构?”

  三个角色,没有一个为美国所喜欢。要想继续存在就必须改革

  2002年12月20日,在北约国防部长秋季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说了一句很刺人的话:使命寻找联盟,而不是联盟寻找自己的使命。弦外之音,如果北约跟不上美国的节奏和思路,美国将绕过北约,根据新使命组建新联盟了。

  美国人真要抛弃北约、另起炉灶?狠话好说,狠事却难做,尤其是同样会伤及自身的时候。欧洲有美国重大战略利益,欧洲是美国重要的战略资源,美国决不会放弃欧洲,自动缩回到大西洋东岸。不放弃欧洲,就必须抓住北约。但这个北约必须是美国助手的北约,而不是美国掣肘的北约。核心一条:北约如果想继续存在,必须进行大幅度改造。

  美国以对待伊拉克战争的态度在欧洲拉了一条线:反对伊拉克战争者,为“ 老欧洲”;支持伊拉克战争者,为“新欧洲”。以此延伸,对北约内部也出现了一条线:伊拉克战争前分裂争吵的北约,为“老北约”;伊拉克战争后,应该是 “新北约”了。今年6月10日,随拉姆斯菲尔德参加布鲁塞尔会议的美国国防部人员毫不隐讳地说,现在不是老欧洲、新欧洲的问题了,而是老北约、新北约的问题。

  北约面临的危机,欧洲人比谁都清楚。原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德国将军克劳斯·瑙曼去年夏季就在《北约评论》上发表文章:《北约处于危急关头》。他提出北约若要不沦为美国的政治的工具,就必须努力缩小与美国在军事能力上的差距,必须进行军事改革,加强快速反应部队建设,提高部署能力,使北约由地区性联盟转变成全球性联盟,否则,只有逐渐走向灭亡。

  大西洋两岸的美国和欧洲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北约必须继续存在,为了继续存在,北约必须改革。改革,成为北约别无他途的选择。一个布鲁塞尔,两个司令部

  从公布的方案看,北约的改革似乎主要是“瘦身”:精简机构,提高效率,加强应变,提高快速反应和机动作战能力。为此除削减原有的指挥机构外,还将组建一支2万人的快速反应部队,计划今年10月组建部分培训部队,2006年完成部署。

  北约改革的另一面:缩小欧洲与美国在军事装备上的差距,表露得就不那么直白了。由于缺乏精确制导武器和远程输送能力,北约在短时间内难以进行远距离作战。传统的防区观念被突破了,如何前出到新区域,手段问题却没有很好解决。说是“准备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潇洒漂亮地完成了政治转型,但军事转型呢?没有相应有效的军事转型,政治转型充其量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而已。所以罗伯逊秘书长说,北约改革的核心就是:“能力,能力,能力!”

  麻烦还不止于此。

  4月29日在布鲁塞尔,法国、德国、比利时、卢森堡4国举行了另外一个会议,建议加速欧盟快速反应部队建设,同时建立欧盟军事计划中心,作为欧盟计划和指挥军事行动的核心。该指挥中心将于2004年中期在布鲁塞尔郊区建成,与设在布鲁塞尔南部蒙斯的北约最高司令部遥遥相对。

  一个布鲁塞尔将出现两个最高司令部,一个属北约,一个属欧盟。

  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评论说,法、德、比、卢4国首脑宣布的防务计划,是往北约的棺材上钉钉子,其主旨是不想让美国主导欧洲的军事行动。美国国务卿鲍威尔表示,他认为目前大家需要的不是更多的总部,而是更好的作战能力以及更协调的结构。英国国防大臣胡恩则直接指责4国扰乱了北约的和谐。面对种种非难,法、德、比、卢4国发表声明,承认北约仍然是欧洲防卫政策的基石,同时又表示,要寻求欧盟成员国之间的更紧密联系。

  最后还是北约秘书长罗伯逊出来打圆场。他说北约和欧盟的防务安全体系并不是两个对立面,而是两个互补的因素,它们相互不矛盾。他又说不排除在政治把握不当时有可能出现一定的分歧或矛盾,但他相信,这是既有利于北约、也有利于欧盟这两个不同的机构。

  罗伯逊的话绕着弯说,两边都有道理,两边都不得罪。他深知其中的利益,也深知其中的矛盾,更深知摆平这一对矛盾无论对北约还是对欧盟都至关重要。

  这就是今天的欧洲。既在发展与繁荣中、也在冲突与矛盾中寻找摸索最适合自己的位置。(解放军报 2003年06月23日 第9版 金一南) 

(责任编辑:张莉)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