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时事要闻 >> 欧洲 2002年9月01日10:43


“真理在他一边”——访米洛舍维奇夫人
    

  人民网9月1日讯  西班牙《国家报》记者索尼亚·罗布拉近日发表采访米洛舍维奇夫人马科维奇的报道。

    报道说,如同孪生的兄妹一样,马科维奇自从40多年前认识她的丈夫米洛舍维奇以来,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米洛舍维奇现在被关在联合国在海牙附近的监狱里,马科维奇指控监狱折磨她的丈夫。她一头浓密的黑发时常饰着花,引人注目。尽管她成为嘲笑的对象,但长期以来她为此感到自豪。现在她的一头披肩发被染成浅栗色,刚好盖住白发。

    年已六旬的马科维奇为她个人的斗争没有放弃努力。她的脸部没有什么化妆,让人看出她已经显得疲劳,她要重新证明丈夫是无辜的,并对此坚信不疑。对马科维奇来说,她的“斯洛波”(她对丈夫的习惯称呼)是西方报复的牺牲品,“真理在他一边”,“他是一个卓越的人,比大家聪明”。她在与记者会见时多次重复这些说法,显示出对丈夫的钦佩之情。

    在夏季休息一个月以后,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对米洛舍维奇的审理在海牙即将恢复。在医生的报告表明米洛舍维奇有严重的心脏病以后,人们等待法官们采取某项紧急措施来减少米洛舍维奇的工作量。米洛舍维奇决定为自己进行辩护,审判的过程将是马拉松式的。

    马科维奇说,“他是一个英雄,面对众多的巨人孤身奋斗。他每天工作13-14个小时,包括在法庭上的时间和为准备问询需要的时间。最近他没有时间像过去那样每天去散步。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他的生命就有危险”。马科维奇开始抱怨,对丈夫受到的“非人道的待遇”表示愤怒。

    和她的丈夫一样,马科维奇不想听别人说到任命一名辩护律师的事。她说,“对于一个并不存在的法庭来说,一名律师是不必要的,它没有权利对别人进行审判”。对有人暗示米洛舍维奇进行自我辩护这个事实本身是接受存在前南国际刑事法庭的一种方式,马科维奇怒不可遏:“他不是在为自己辩护,他是在进攻!他利用这个机会驳斥所有针对他和塞尔维亚人民散布的的谎言。即使是这样,当他开始说真话的时候,法官们就不让他讲话”。

    马科维奇是社会学博士,出版过几本书。她在贝尔格莱德她领导的政党“南斯拉夫左派”的总部接受记者的采访。在海牙她被严格禁止对记者发表谈话。她不想说荷兰政府对她在监狱探望丈夫所强加的条件。她说,“我当时接受了那些条件,我不抱怨”。可是,马科维奇身边的人确认,她的行动自由完全被限制。她下榻在一家旅馆,这一层不让住别人,只准她出去到监狱看望丈夫,如果想在旅馆里接待别人,必须请求许可。

    荷兰当局以安全作为主要的理由对她进行限制,虽然也承认禁止米洛舍维奇的家属自由地在欧洲旅游,荷兰以人道主义的理由作出例外的安排。对马科维奇来说,这些问题已经降到第二位了。她的朋友们称她为米拉。由于把她的丈夫交给前南国际刑事法庭极大地伤害了马科维奇,她认为这是塞尔维亚政府的一次“背叛”,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去探望“斯洛波”。她嘲笑地说,“我去荷兰不是去旅游”。

    马科维奇大约每个月到海牙旅行一次,坐的是南斯拉夫航空公司的班机。她在荷兰停留3天,这是给她的签证最长的时间。她几乎总是一个人回来,有的时候她的儿媳妇或女婿陪着她。

    自从去年6月底米洛舍维奇被关在联合国在海牙的监狱以后,他的儿子马里哈和马尔科从来没有去看望过自己的父亲。马科维奇只限于向马里哈解释说他不能忍受看到被监禁的父亲。据说马里哈对父亲没有履行自杀的诺言而不原谅他。对于马尔科,他必须躲起来,因为受到威胁,被指控多种罪行。塞尔维亚政府正在对马尔科在米洛舍维奇总统府的保护下从事的可疑交易而追捕他。

    马科维奇明白,她的看望对丈夫是很重要的。这位南斯拉夫的前总统总是和他的妻子亲密无间,米洛舍维奇找到了他最有力的辩护人和政治上的盟友。马科维奇毫不犹豫地表示,“他们正在审判应当授勋的人”。

    马科维奇的诽谤者指控她破坏了米洛舍维奇,称她像宗教的螳螂一样渴望让他保持权力。马科维奇说,她从远方以一种聪明和抽象的方式为辩护作出贡献,她没有跟踪每天在贝尔格莱德独立电视台B92转播的审判情况。但她承认挑选了两位律师帮助他的丈夫,他们向米洛舍维奇提供所有的情况,让他在接受询问时利用。她不放弃任何米洛舍维奇的忠实支持者举行的讨论辩护应当遵循的路线的会议。

    那些提供咨询的律师包括在国际上很有声望的知名律师,如法国人韦杰斯。马科维奇说,他们以“利他主义的方式”提供咨询,“没有任何人收一分钱,都无私地为朋友提供帮助。我们没有钱付给他们”。

    前南国际刑事法庭的报告称,米洛舍维奇通过世界上不同国家的银行组织了一个金融的计谋,这是对国际封锁的嘲笑,并可能从中致富。这引起马科维奇的愤怒。她以挑战的口气说,“这是又一个谎言。如果有人从我们这里找到一美元,我就送给他,我很高兴进行捐赠”。

    马科维奇内心里可能怀疑这场战斗已经失败。当记者问她是否等待某一天米洛舍维奇回家时,她避不回答,第一次将目光移开,开始站起来离开客厅,称她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管彦忠)


来源:人民网 2002年9月01日
(责任编辑:张爱敬)


相关新闻
 米洛舍维奇建议未获塞尔维亚反对党共同支持
 米洛舍维奇呼吁支持舍舍利竞选塞尔维亚总统
 米洛舍维奇之女披露当年隐情
 米洛舍维奇身体状况欠佳 可能患心血管疾病
相关专题
 米洛舍维奇命运如何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