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纵论天下 2002年4月28日08:01


学者论坛:美国,"美丽的帝国主义"及其他(下)

于滨

    

    三、美国向何处去?兼论美式“安全”的历史脚步:

    除了美国人以外,世界上可能没有任何国家和民族可以不关注美国的外部行为、外交走向和军事战略。作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强国,美国人可以对他人视而不见,他国却不能反其道行之。

    这里,笔者可以借用国人所熟悉的一个发问方式:“9·11”以后, 美国向何处去?与此有关的问题还很多。比如美国的中期、长期利益是什么?达之目的的手段是什么?政策的弹性有多大?各决策机构的协调程度如何?党派之见的冲突和妥协的结果对美国外交有何影响?美国社会的承受能力有多强?如此等等,不一一列举。

    笔者在此并不打算做任何近期预测。太拘细节,有可能忽略全局。这里只从历史角度,构划出美国外交、军事政策的若干粗线条,以示未来。

    过去一百年来,美国为实现自身安全的外交和军事战略基本上经历了和正在经历三个不同的阶段: 即追求多极安全,两极安全和单极安全。二十世纪初,美国加入世界列强,所追求的是“集体安全”(collective security)。以威尔逊主义为基调的美国自由主义(Liberalism)观念虽然多有理想主义的成份,然而在强手如林的国际社会,美国也只能在兼顾别国安全利益即多极安全的情况下求得自身安全。

    凡尔赛体系崩溃,二战爆发,苏联帝国崛起,使美国不得不在两极架构中寻求自身安全。与可以毁灭美国的苏联谈判签约,相互制约,确保互毁,不得已也,更有忍辱负重之感。在已经“翻天”的美国右翼看来,这才是所谓“冷战思维”。丢掉“冷战思维”,就是抛弃条约,回避谈判,我行我素。这与国人所曰“冷战思维”,相去甚远。中美理念之别,有见佐证。十年前苏联解体,两极不复存在,美国追求单极安全和自身绝对安全的结构性障碍随之消失。向单级迈进和追求单极安全所需要的只是美国决策者的意志和历史机遇。“9·11”事件正合时宜。

    如果说克林顿政府对追求单极安全还有所顾忌的话,布什政府则全力推进,多头并举。恐怖分子越打越多,“混蛋国家”和核打击对象的名单越列越长,美国追求单极安全的意向也日益明显。在某种意义上,美国在世界范围内追剿恐怖分子和混蛋国家的行动,也是美国外交哲学的自然延伸。直到“9·11”以前,美国的外交走向往往在两个历史性的倾向之间徘徊:要么孤立主义(isolationism),要么干涉主义(interventionism)。两种倾向在二十世纪前半叶和后半叶各领风骚。二者的表现形式截然不同,一个要逃避世界,一个要干预或改变世界。尽管如此,孤立主义和干涉主义的内涵却极为相似,那就是,要美国人与一个不尽完备、善恶同在的国际社会共处是不可能的,不仅在美国外交史上不曾有过, 更违背美国立国之本。以现实主义和自由主义为左右手的美国外交理念,不仅要解读世界,更要改变世界。“9·11”以后,孤立主义的选择已不复存在,期待美国决策界对现存世界无所作为亦不可能。与此同时,美军广为使用的精密制导武器已经有效地将美国对外军事干涉的伤亡降到了历史的最低点,如果运尸袋不源源不断地运回美国,美军官兵尽可能大胆地往前走,而不必担心后院“起火”。如果上述各点成立的话,21世纪的国际社会向何处去,已经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对此,人们必须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作者为美国文博大学(Wittenberg University)政治学副教授、美国夏威夷太平洋论坛(Pacific Forum)特约研究员)


来源:人民网 2002年4月28日
(责任编辑:王京)


相关新闻
 学者论坛:美国,"美丽的帝国主义"及其他(上)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