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纵论天下 2003年4月21日14:05


美国想让伊拉克做什么
    

  美国宣称:“要让伊拉克成为中东地区民主化的样板。”美国想要伊拉克新政府承担的使命,不仅包含了作为美国在中东的“桥头堡”,以维护美国在本地区政治、经济和安全利益,还隐含着对付伊朗甚至俄罗斯的深刻用意。对于美国在伊拉克政治意图的分析,必须在一个比较大的政治背景中进行。 

    恢复“桥头堡”作用 

    伊拉克曾经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一个桥头堡。统治了伊拉克30多年的费萨尔王朝一向坚决同西方站在一起,是美国在中东地区主要的依靠和扶持对象。出于冷战的需要,美国以伊拉克为核心,在1955年促成了《巴格达条约》组织,总部就设在巴格达。这是一个有伊朗和土耳其参加的军事合作同盟,目的是抵御苏联向中东地区的渗透,防止以埃及总统纳赛尔为旗帜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运动的蔓延。1958年费萨尔王朝被卡萨姆领导的革命推翻后,《巴格达条约》组织瓦解,美国失去了这个桥头堡,转而对伊朗巴列维王朝的重点扶植。但伊朗不是阿拉伯国家,扶植伊朗本身就让阿拉伯人不满。 

    此后,伊拉克在冷战中大体上扮演一种中间角色。萨达姆的外交格言就是“游戏于美苏之间,多和法国接近”,何况对伊朗的战争本来就是符合美国利益的。所以,复兴党政权是美国可以接受的政权。 

    但萨达姆对科威特的并吞改变了一切。伊拉克成为美国在中东首先要掐死的“出头鸟”,不仅要以此吓退所有的后来者,而且要将伊拉克改造成有民主制度保障的永久性盟友,并发挥它在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样板作用。 

    阿拉伯面临挑战 

    从整体上看,中东地区在冷战格局中有着非常强烈的地域特色。首先,这个地区伊斯兰价值取向根深蒂固;在冷战的对峙中,中东的各个国家,无论它实行的是君主制还是共和制,无论其民族和教派特征如何,为了保证安全,都不同程度地依附于东方阵营和西方阵营,或是游离于两个阵营之间,获取最大利益。 

    比如,在阿以冲突中,叙利亚和埃及是完全依靠东方阵营的;同样是与以色列作对的阿拉伯前线国家,约旦就更多地依靠西方的保护。在冷战的几十年中,国家安全利益是第一位的,阿拉伯地区宗教势力的作用受到压制,教派矛盾、民族矛盾和部族的矛盾退居其次。也就是说,阿拉伯世界内部的矛盾被冷战的政治对立在不同程度上掩盖起来了。 

    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苏联支持的阿拉伯前线国家在败给以色列之后开始更加看重美国的作用,美国开始向所有阿拉伯国家渗透,冷战在中东提前结束。冷战的结束,政治对垒需要的下降,使阿拉伯国家一些固有的矛盾逐渐恢复到它们原来的状态。所以,冷战后中东地区形势的复杂程度,要超过冷战时期,阿拉伯世界面临着新的挑战,各国的当权人物和当权集团更是首当其冲。 

    伊“样板”意义何在 

    中东地区没有一个伊斯兰国家符合西方的民主原则和政治体制。冷战结束后,这个地区的伊斯兰色彩变得鲜明起来。伊斯兰社会有其固有的价值取向,同西方的价值取向是很难融合的。美国要想永久性地让阿拉伯世界同美国亲近、服从美国的全球安排,就必须在中东让另外一种价值取向占上风。 

    美国想要推行的,是一种跨宗教和民族的、弱化宗教势力影响的、消除极端宗教势力和极端政治势力的民主体系。一个简单的设想是:当一贯服从于宗教领袖、部族首领和村镇长老的民众意识到个人权益可以通过自由投票实现的时候,当跨宗教和部族的世俗政党的感召力逐渐增强的时候,原有的忠诚必然会让位于对自身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考虑。所以美国一直认为,“遏制宗教极端势力和避免战争的最好方式,是社会的民主化”。 

    美国想使伊拉克在中东地区成为一个西方社会所能接受的政治现代化的样板。这样的一个样板,必然会对中东地区所有的伊斯兰国家产生冲击。对海湾地区的君主制国家而言,至少要做到现代意义上的君主立宪。对其他一些“超稳定一党政权”的共和制国家而言,则面临一个符合西方标准的多党制议会民主化进程。如果美国的愿望实现了,整个伊斯兰世界同西方世界的矛盾就可能弱化到可以被接受的程度。 

    美国还指望未来“伊拉克样板”作用具有一定的普遍意义,因为“旧伊拉克”实际上体现了美国试图改造的其他一些中东国家的基本特征:缺乏政治民主传统、宗教和民族对立比较明显、存在影响政治现代化的部族权威、占少数派对多数派的统治等等。 

    不单是为了民主 

    美国并不仅仅是想把民主作为礼物带给伊拉克。如果伊拉克改造成功,美国势必还要做这样一些事:第一,在伊拉克建立永久性的军事基地,同在土耳其和海湾国家的军事基地结成一体;第二,伊拉克会与海湾合作组织形成一种新形式的地区同盟。今后的伊拉克势必恢复当年在《巴格达条约》组织中的核心和支柱作用。这样一个同盟的建立,不仅会把这一地区牢牢地纳入美国的势力范围,还会为今后更广泛的改造奠定基础。 

    这样的一种地区性同盟,也必然是一种军事同盟。这种由阿拉伯国家结成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同盟,还会起到一种至今人们还没有充分重视的作用:对伊朗的压倒性制约。伊朗是一个波斯人的国家,面对一个同美国站在一起的强大的阿拉伯人的同盟,伊朗除了妥协和完善自身民主体制外别无选择。 

    另外一个即将面临巨大冲击的是石油输出国组织,当伊拉克的石油生产能力得到恢复并成倍增加的时候,这个组织对世界石油市场和石油价格的操纵能力也就要大打折扣了,最终受到损失的将是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所有石油输出国。对于目前依靠大量出口石油以获取经济发展资金的俄罗斯而言,油价的下跌,将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殷罡  


来源:《扬子晚报》 2003年4月21日
(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新闻
 从三方面看美军在伊战中的伤亡是大是小
 分析:美国影响力在中东扩张
 “补网行动”第一步---地缘视角中的伊战争
 美欲提三项议案 弥补安理会裂痕为重建铺路
 土耳其政府为何忧心忡忡
 人民特稿:复苏经济 布什政府转变工作重心
 人民观察:伊将成为美插入中东的“尖刀”?
 英报称:由于美军疏忽才造成伊拉克文物浩劫
 美英酝酿秋后算帐 是否单惩法国由布什拍板
 分析:取消对伊制裁问题为何引发外交斗争
相关专题
 伊拉克战争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