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纵论天下 2003年4月30日05:12


局外观战:抛不开的联合国

李学江

    

    美国战前不顾安理会多数成员国的反对,绕开联合国攻打伊拉克,分裂了安理会;战后不理睬全世界的呼声,坚持由美英主导政权重建,边缘化了联合国。美国的一些极右翼势力甚至扬言,要就此抛弃联合国。因此,不少人对联合国的前途和命运表示关切:担心联合国从此将形同虚设。

    应该承认,美国此次抛开联合国对伊动武,对联合国的权威和地位无疑是一次非常沉重的打击,使联合国面临一次非常严峻的考验。但从联合国50多年的历史看,美国抛开联合国对他国开打这也并非第一遭,1998年对伊实行的“沙漠之狐”空中打击和1999年对前南进行大规模空袭也都没有经联合国授权。此次之所以显得严重,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的行动于法理,于道义都不能自圆其说;另一方面是因为此次动武导致了安理会的空前分裂。然而,我们看到,安理会中的这次分歧应该说有其积极意义:即安理会坚持了自己维护世界和平的宗旨与原则,不想再成为美国的橡皮图章和唯命是从的工具。这也意味着各大国开始张扬自已的意志,不愿再唯美国的马首是瞻;意味着国际社会爱好和平、主持正义的呼声在安理会得到了反映与表达,因此这是一个有积极意义的迹象。

    当然,美国对联合国的不满已溢于言表,然而,这也不是第一遭。美国右翼早在十几年前就高声谴责过联合国的所谓“多数暴政”;那个在位多年的参院外委会主席赫尔姆斯先生就曾发出不交联合国会费的威胁,而且事实上确也拖欠了多年。然而,这并没能拖垮联合国,美国最终还是因为要求助于联合国对动武的授权而交纳了会费。

    美国政府对联合国没有尊重可言,只是将其视为实现自已战略目标的工具,而对其采取实用主义态度:需要时用作橡皮图章,碍事时则弃若敝屣。但要想把联合国完全抛置不顾美国还难以做到。首先,迄今为止,联合国依然是最具普遍代表性的国际机构,安理会在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方面的地位与权威也是无可取代的。因此联合国的决议仍然是主权国家国际行动合法性的主要依据。唯其如此,美国才不惜费尽唇舌在安理会谋求对伊动武的授权。尽管美国要求动武授权的新决议胎死腹中,具有讽剌意味的是,它却仍然是以过去12年间联合国通过的对伊决议未能得到认真执行作为对伊动武理由的。这说明,美国至少在口头仍然是以联合国的决议为其动武合法性来源的。

    其次,美国现在正在寻求解除对伊拉克的制裁。对伊制裁是联合国当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时通过的决议,因此也只有联合国才有权作出解除制裁的决定。如果不早些解除制裁,伊拉克的石油出口受到限制,伊经济重建就缺少资金来源,美国一家将背上沉重的重建负担。因此美国不得不请求联合国解除制裁,否则其他国家仍将视联合国制裁决议为有效,而拒绝听从美国提出的解除令。所以美国厌也好,恨也罢,还就是抛不开联合国。

    再以伊拉克的战后政权重建为例,美国最终也难以完全甩开联合国。首先,美国虽不想让联合国主导,但却仍希望联合国通过一个决议并发挥某些作用,甚至是“重要作用”,一是为其重建买单;再是试图为其动武变相地追加一个合法性印章。第一次海湾战争,总花费虽然高达610亿美元,但因为有联合国授权,沙特和日德等国纷纷出资,美国最终只掏了120亿美元。而此次既无联合国授权,各国不愿再掏腰包,联合国的不可或缺由此也可见一斑。似乎可以预言,虽然在初期美国不想让联合国插手人事安排,但在过渡政府的组建,尤其是正式大选开始之时,美国就难以将联合国排除在外,如无联合国对大选的监督,伊新政府就将被认为是美国一手扶值的傀儡而得不到国际社会的认可。美国又何苦不让联合国为其盖上一个合法的图章呢?

    最后,在全球化迅速发展的时代,众多的国际问题已远远超出了国家的边界,一国的国力再强,也无法独善其身。只有各国协调,共同行动才能获得解决。如洗钱等组织犯罪、非法移民、武器扩散、毒品走私、环境保护、艾滋病防治等等。最新的例子是这场“非典”战役,如果没有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的协调,而由单个国家各自为战,想在世界范围内打赢这场战役将是极为困难的。更不要说反恐需要世界各国在情报、金融、空运、海运等各方面和全方位的配合了。美国一家的单打独斗是战胜不了这个没有国界的敌人的。

    事实是,联合国离不开美国,美国也少不得联合国。纵观联合国的历史,我们可以这样说,美国是联合国的最大受益者,不要说联合国的诸多决议是美国利益和意志的体现;联合国的诸多国际机构,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贸组织等也多为美国所主导。在这些机构中,广大发展中国家往往都是处于任人摆布的最底层。因此,维护联合国的地位及权威,维护现行的国际秩序总体上是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的。这就是为什么广大发展中国家要改变现有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原因所在。

    当然,事物是发展的,联合国等国际机构也在变化,近10多年来它们正在越来越多地反映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要求和愿望;因此也就会不时地与美国利益发生某些磨擦与碰撞。每逢此时,美国就要表示不满,要绕开它,甚至暂时抛开它。但这往往表现为一时一事上的特例,美国最终还是无法完全抛弃联合国。究其根本原因,联合国毕竟代表着国际社会,而美国不可能自绝于国际社会。美国可以特立独行于一时,但却不能永远与整个世界为敌。且世界正在缓慢而坚定地走向多极,这是世界潮流,历史必然,“形势比人强”,美国早晚得适应并接受这一现实。


来源:人民网 2003年4月30日
  
相关新闻
 战场“保护神”--从伊战看美单兵装备发展
 伊拉克各派求同存异推动政权重建
 防长再提先发制人 美欲继续挥舞“大棒”?
 美国媒体失去了世界的尊重
 伊拉克战争美军的“千里眼”与“顺风耳”
 老萨倒台后的伊驻外使节们
 《今日美国报》:白宫民主“含金量不高”
 “老鹰”逐“鸽” 伊战争影响美政治格局
 阿齐兹、55张扑克牌和200人"黑名单"
 伊战:打赢战争与赢得民心
相关专题
 伊拉克战争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