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异域采风 2001年2月02日06:07


英国给克隆人体细胞开禁

史宗星

    

    备受争议的克隆人类早期胚胎研究,在英国正式解禁了。继英国下院去年12月以压倒多数通过法案之后,上院于今年1月22日以212票赞成、92票反对的投票结果也开了绿灯。这就是说,克隆人类早期胚胎的研究在英国不再存在法律上的障碍。尽管政府决定今后9个月内暂不发放许可证,但英国的科学家已进入临战状态,准备向人类医学的这块处女地大举进军了。

    对这项新的医学研究,英国科学家绘出了清晰的蓝图:采用体细胞克隆技术,利用人体细胞克隆出早期胚胎,让它在实验室里发育6到7天,然后阻止它继续发育,从中提取胚胎干细胞。由于这种细胞具备分裂成人体各种细胞的能力,可用来在体外培育出与提供细胞的病人特征完全相同的细胞、组织或器官,这对于治疗帕金森式症、白血病、心脏病和器官衰竭等疑难病症将有突破性意义。这项研究一旦成功,目前器官移植中的排异反应和供体器官严重不足两大难题就会迎刃而解。

    正是由于这项研究蕴藏着不可估量的医学价值,许多人对英国政府和议会的决定兴高采烈,认为是人类医学史上又一个里程碑。然而,为争得人体细胞克隆的合法性,英国社会进行了两年多的激烈辩论,英国的科学家和政治家们承受了巨大压力。早在克隆羊多利问世后不久,英国人类受孕和胚胎管理机构就发表报告认为,“医疗性克隆”已是不可避免。英国政府随即成立了专门小组,评估克隆人类早期胚胎的可行性,主要探讨理论上的依据和它在伦理范畴中的合法性。之后不久,评估小组在一份报告中设定了两条原则:一是允许旨在解除人类病痛的这项研究;二是对这项研究施以法律上的严格限制。去年8月16日,是英国人显示勇气的一天,布莱尔政府宣布解除对“医疗性克隆”研究的禁令,允许研究机构对有限的人体组织器官进行克隆试验。消息从唐宁街一传出,立即引发了一场激烈论战。欧洲议会很快作出决议,认为英国的做法“违背了科学研究的准则”,“侵犯了人类的尊严”,呼吁英国政府放弃这种尝试。当英国政府的法案条文送到议会大厦之后,这场论战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反对的声音异常强大,既来自反堕胎团体,也来自各宗教的领袖们。他们游说民众,上书议会,强调:即便是发育仅仅几天的人类早期胚胎,也是神圣的“生命”,为了获取某些有用的东西而制造一个生命,然后又将它杀死,这是不符合伦理道德的。反对者还有一条理由:若让克隆人类早期胚胎合法化,便意味着放松对克隆人试验的管制,很可能导致克隆人的出现。

    而支持这项研究的科学家和政界人士似乎也铁了心,在强大的反对力量面前没有丝毫退缩。他们反驳说,一个仅仅发育6至7天的早期胚胎,还不能说是一个“人”,其神经组织远未发育出来,没有知觉,更没有意识,谈不上需要我们的尊重,而解除千千万万病人的痛苦,拯救他们宝贵的生命,才是对人类生命的最高尊重。因此,并不存在违背伦理道德的问题。而且,克隆人类早期胚胎与克隆完整的人类个体是两码事,只要依法严格管制,完全可避免克隆人的出现。

    这是一场很不寻常的论战,双方都不示弱,一直持续到上院表决的最后一刻。那一天伦敦的夜晚,对于关注这件事的人们来说,不管是支持的、反对的,还是瞧热闹的,都觉得非常漫长。上院的辩论持续了8个钟头,投票的结果表明支持者占了压倒优势。

    其实,人类的伦理观念也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许多原先认为不合伦理的行为后来大都变成了习以为常的事情。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例证。远的不论,就说世界上第一例“试管婴儿”吧。当那位“怪异”的婴儿1978年在英国出世时,英伦三岛乃至整个世界就像炸了锅似的,争论了好一阵子,“不合伦理”的诅咒声一度铺天盖地。现在,“试管婴儿”已是很平常、很自然的事情了,据说总数已超过30万例。短短二十几年,人们的观念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人民日报》 (2001年02月02日第十一版)  




 
相关专题
 人民网驻英国记者报道集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