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异域采风 2001年5月29日09:33


不道歉死不瞑目
曾沦为奴隶的美国老兵向日本公司讨公道

徐冰川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各地幸存的劳工纷纷起诉日本公司,要求赔偿自己在战争期间物资和精神的损失。令人不解的是,世人明明都知道美军有大量俘虏曾在战争期间被日军或日本公司奴用,这数十年来却不曾见他们站出来讨个说法。

    这一谜底终于揭开了。5月29日,美国广播公司的王牌调查记者布莱恩 罗斯将就这一鲜为人知的历史内幕以及老兵们准备起诉日本公司的进展情况进行全面的披露。

    “巴丹死亡行军”活下来的健壮者,被日本公司相中当了奴隶,但一大半在海途中即已丧命

    许多美国人都知道,曾有20000名美国大兵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沦为日军战俘,遭受日军劳役,在各战场被日军折磨至死。不过,却很少有美国人知道,曾有不少的美军战俘被日本政府秘密运送到日本本岛,为赫赫有名的日本公司当苦役。这些落入日本公司手中的美军战俘比沦为日军的劳役还要悲惨!

    家住菲尼克斯,现年80岁的美国老兵雷斯 坦尼沉默寡言,但一提起那段往事就愤怒得浑身发抖。

    1942年4月9日,坦尼和成千上万驻菲律宾美国大兵们发现被数十倍于自己的日军包围,美军指挥官下令投降之后,他们也就三五成群地向日军投降了。坦尼和其他已经放下武器的官兵们一样好像并不觉得投降是一种耻辱,还兴高采烈地相互打着招呼,甚至还冲着从身边飞驶而过的日军坦克和超低空呼啸掠过的日军“零”式战斗机挥着他们手中的白旗。

    美国人马上就为这种玩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一架“零”式战斗机突然跃升俯冲,然后向这些手无寸铁的战俘疯狂扫射,一阵血雾过后,“零”式扬长而去,地上倒下一大片的尸体!

    惊慌失措的战俘刚想扭头逃命,一只高音喇叭命令美国人和菲律宾人都原地站住,紧接着就冲来一群如狼似虎的日本兵,开始强行掳走美国大兵们的手表、项链等一切值钱的东西。到中午的时候,68000名菲军、12000名美国大兵和数千名美国平民被集中在一起。

    夜幕降临的时候,日本兵们将战俘们分成300人一组开始转移,从而拉开了日后闻名全世界的“巴丹死亡行军”,其中三分之一的美军战俘死在这次行军途中。坦尼目睹了他的一名战友被凶残的日本兵用刺刀活活割下脑袋的恐怖情景。

    活下来的战俘们被押到了菲律宾的奥唐内尔兵营。这是一处战前因无法满足5000人饮水问题而被遗弃的旧兵营,现在却一下子涌进了40000至60000名精疲力尽的战俘。他们每天吃的是两顿烂米饭,喝的是植物根茎熬出的糊糊,没有盐,没有汤,更别提菜了。由于战俘营的条件实在太恶劣,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每天都有100名战俘死亡,很快就发展到每天有20名美国战俘、150名菲律宾战俘死亡。

    由于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连埋都埋不过来。在战俘营的头几个月里,一共有40000名美菲战俘死亡。牧师成了战俘营里唯一自由活动的人,因为他每天得为500人举行葬礼。

    1942年10月5日,坦尼和几千名身强力壮的战俘突然被挑出来,然后被上一艘轮船。这艘由货轮匆忙改装成的轮船没有任何生活设施,这数千名战俘跟牲口没有什么两样。战俘们不知道日本兵想拿他们怎么样?把他们运到哪里?  在海上航行一个多月期间,战俘们受尽了惊吓。在遭到盟军潜艇攻击的时候,数千名战俘吓得失声惊叫,拼命地拍打着船帮。有些战俘显然是疯了,他们甚至割开伙伴们的手腕吸血解渴。

    直到不久前,美国学者从新近解密的日本官方文件中了解到,日本大公司由于极缺劳力,所以相中了战俘营中那些身强体壮的战俘,于是先后派11艘运送战俘的船驶离菲律宾,其中只有5艘抵达日本,几万名战俘随船沉入了大海。

    三井、三菱矿业公司的职员比日本兵还要凶残

    坦尼和其他活下来的战俘被牲口一样地赶下船,看到满眼的日文和矮小的日本人时,坦尼才知道他们是被弄到日本来了。不过,他们当时都有舒一口气的感觉:总算活过来了,最可怕的经历应该已经过去了。

    不过,坦尼他们想得太美了,比战俘营还可怕的经历,比日军还恐怖的日本公司还在后头等着他们。直到今天,坦尼一想起这些日本公司就感慨地说:“这些日本公司才真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坦尼说:“日本兵们把我们全都从临时战俘营里拉出来,押着我们走了长长的一段路,来到一个条件极其简陋的煤矿前,我们后来才知道这是属于‘日本三井矿业公司’的煤矿。日本兵们立即把我们交给一群狞笑着的日本平民,他们是三井矿业的职员。”让坦尼和其他战俘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日本平民比日本兵们还要狠毒,除了强迫战俘们每天挖掘超出体力极限的煤外,还变态狂一般不停地殴打他们,许多时候纯粹为了取乐!有一次,三井矿业的一个工人居然用一根沉重的铁链子抽打他,一下子就打穿了他的脸部,打出了好几颗牙!

    坦尼的战友、今年88岁的莫 马扎尔当年则被分配到日本三菱矿业公司属下的一家铜矿当奴隶,负责监督他们劳动的就是三菱矿业的普通日本工人。马扎尔为一句“矿井劳动条件太差”的抱怨付出了终身残疾的代价。当时,一名精通英文的日本工人听到马扎尔嘟囔的话后一言不发,把一整车滚烫的矿渣倒到马扎尔的身上。马扎尔愤怒地说:“那些日本工人就站在那里哈哈大笑!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普普通通的日本平民居然比日本军人还残忍!这也是我终生讨厌所有日本人的原因,因为我觉得他们根本称不上人,是一群没有人性的站立行走的野兽而已!”这次暴行让马扎尔落下了终身残疾,他的腰再也弯不下了。马扎尔悲愤地说:“也好!因为我从此就能在总是习惯哈腰的日本人面前直起身了!”马扎尔说,相比许多惨死在日本三菱公司矿井下的战友来说,他算是幸运的了。

    美国政府、日本公司联手“涮”了美国老兵

    熬到战争结束的美国战俘们是幸运的,但不幸的是他们的遭遇五十多年来却被美国政府、日本政府和日本公司有意无意地湮没在史海里。

    战争结束后,坦尼立即致信美国政府,要求对这些日本公司提出法律诉讼,对战俘们蒙受的损失进行赔偿。然而,美国官员却连蒙带骗地告诉战俘们说,美日即将签署的和平协议,其中将包含受害美国战俘如何对日本公司提出法律诉讼的内容,于是善良的老兵战俘们听信了美国政府的话。

    然而,当和平协议终于出台并且明令禁止对日本公司个体提出法律诉讼的时候,美国老兵们才知道他们被自己的政府“涮”了一把。

    许多年后,这些美国老兵们才了解到,美国政府担心类似的诉讼会影响日本战后的重建工作!对此,坦尼非常愤怒地说:“恕我直言,我们是被美国政府出卖了!”

    那些当年靠喝战俘血汗发展起来的日本公司更乐于装聋作哑。在老兵们的起诉书中名列榜首的日本三井公司如今是世界第六大公司,与美国可口可乐、7-11和菲利浦 莫利斯公司都是生意伙伴关系,正是这家公司一口咬定它从来没有拥有过、控制过三井矿业公司;日本三菱公司如今生产的电脑、汽车闻名全世界,可它连接受美国媒体采访的勇气都没有,只是发了一份非常简单的书面声明:“我们对这些案件是否跟我们公司或者跟我们的分公司有关表示怀疑。”

    对此,现在仍活在世上的像坦尼这样的美国老兵们表示,尽管他们知道再次对日本公司提出起诉可能没有结果,尽管美国联邦法官此前屡屡驳回老兵们的起诉,但他们还是要再努力一把,最起码不能让美国人忘了这段历史。

    最近已经被确诊患了癌症的坦尼表示,他会一直坚持斗争下去,直到死为止,哪怕只得到日本公司的一声道歉也在所不惜。马扎尔也表示:“我们不应该忘记当年有至少20000名美国战俘沦为日本公司的奴隶,它们把我们当成赚钱机器,却没有给我们吃饱,没有给我们任何的医疗,没有给我们一文钱,而现在他们又想把所有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要坚持下去。”

    


《北京青年报》 2001年5月29日


相关新闻
 飞过纳粹夜空的“女巫”
 和平永远是主流
 奥纪念毛特豪森集中营解放56周年
 施罗德总理找到了父亲
 不容鱼目混珠———二战纪念日随感之四
 世界历史就是世界法庭(人民日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