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异域采风 2001年7月10日09:59


我在海牙看老米出庭

本报驻比利时特派记者 吴云

    
海牙法庭外景

  法庭外,各国媒体严阵以待

    联合国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以下简称前南国际法庭)大楼位于荷兰海牙西部的约翰·维特拉恩大街丘吉尔广场的右边,对面就是荷兰国际会议中心。自6月29日米洛舍维奇被引渡到海牙后,全城处于高度戒备之中,丘吉尔广场周围更是戒备森严。广场四周已被路障封锁,仅有的两个路障入口处24小时都有警察值勤。记者往常来此采访时经常用的广场地下停车场已被禁止使用。

    尽管如此,7月3日庭审当天,广场上还是早早就人满为患。法庭大楼周围,西方记者早已摆开了架势,有的甚至一连几天24小时守候在这里,电视转播车沿约翰·维特拉恩大街排成了一行,步行道上到处是电线。在距离法庭30米左右临时放置的隔离线旁,西方各大媒体的摄像机也一字排开,就连法庭的后门也有许多摄影记者在“蹲点”。

    法庭内,我是惟一的中国记者

    当记者通过前南国际法庭正门入口处五六名联合国警察的安全检查,来到庭审现场时,时间刚好是9时45分,离开庭还有15分钟。此时,公共旁听席已经坐满了记者、法官和法庭工作人员,前南国际法庭现任中国籍法官刘大群也在公共旁听席的第一排就座。

    根据前南国际法庭新闻办公室的规定,所有希望参加旁听的记者都必须事先在该法庭的网页上注册,因为公共旁听席位子有限,法庭只从提出申请的各新闻单位中挑选出75名记者参加旁听,据悉,当时提出申请的足足超过1000人。或许是提出申请较早的缘故,中国新闻单位只有一位人民日报记者,也就是笔者,得以参加这次旁听。在7月2日下午前南国际法庭公布的获准旁听记者名单中,人民日报排在第四十二位,在一些西方著名的报纸和通讯社之前。

    旁听席与审判庭由一玻璃墙相隔,旁听者可直接看到审判庭里的情况,但要闻其声却只能通过耳机。审判庭为四方形,布置很简单,地上铺着灰色地毯,法官席后的大窗户上挂着蓝色窗帘,在大窗户的左右还有两个小窗户,也分别挂着帘子。法官的座位背窗面对玻璃墙,也就是面对着旁听席。在其前面是书记官的座位,左侧是检察官的座位,右侧则为被告席和辩护律师席。开庭前,审判庭里只有几名身穿蓝色警服的联合国警察在走来走去。

    前南国际法庭是联合国安理会下属的一个临时性机构,是根据安理会1993年第827号决议设立的。当年在该决议付诸表决时,安理会的5个常任理事国和10个非常任理事国都投了赞成票。该决议规定,“设立一个国际法庭,其惟一目的是,控告自1991年1月1日至恢复和平后安理会决定的日期止在前南斯拉夫领土范围内负有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责任的个人”,决议还明确规定了前南国际法庭的职能和管辖范围。自法庭成立以来,已先后有李浩培、王铁崖和刘大群3名中国籍法官在该法庭工作。

    老米一出庭就跷起了二郎腿

    9时55分,米洛舍维奇在两名联合国警察的陪伴下首先走进审判庭,在被告和辩护律师的座位前排靠右边坐下。透过玻璃墙望去,他表情自然、自信、严肃,落座后随便地跷起了二郎腿,似乎并没有将首次出庭当回事。在他坐定后,一名警察走到他面前,同他说了几句话,随后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又过了两三分钟,书记官和检察官步入法庭,并分别落座。10时零2分左右,3名法官走了进来。联合国警察依据规则高喊“全体起立”,法庭里的人包括米洛舍维奇全都站了起来。法官落座后,全体坐下。审判长请书记官宣布案件,庭审正式开始。

    据了解,对米洛舍维奇的这次开庭由第三审判庭负责。依照章程,前南国际法庭主要由法庭、检察官和书记官组成,其法庭又分为审判庭和上诉庭,即初审庭和终审庭。审判庭有3个,每个审判庭有3名法官。上诉庭只有1个,由7名法官组成。听法庭工作人员说,被告是无法选择审判庭的。第三审判庭审判长是英国人理查德·乔治·梅,两位法官分别为牙买加人帕特里克·鲁滨逊和摩洛哥人穆罕默德·卢里迪。检察长是瑞士人德尔蓬特夫人。

    庭审一开始,书记官起立宣布:“尊敬的诸位法官,案件号码是IT—99—37—I。”然后,检察长德尔蓬特夫人起立报到,并向法庭介绍同她一起工作的几名主要律师。随后审判长开始发言。身穿黑色长袍的检察官和律师们阵容强大,坐满了属于他们的所有位子,而与他们相对而坐的米洛舍维奇一方则势单力薄,只有他一个人孤单地出现在被告席上。

    整个开庭过程都是一问一答

    整个开庭过程都是以审判长和米洛舍维奇之间一问一答的形式进行。法庭上气氛平静,双方说话的嗓门都不高,但立场截然对立,一方希望按照前南国际法庭的《程序和证据规则》审理此案,另一方则否认该法庭的合法性。

    审判长首先说:“这是被告被移交给刑事法庭后的首次出庭。本听证会是根据《程序和证据规则》第六十二条举行的。米洛舍维奇先生,我看到没有律师代表你,我们知道这是你个人的选择,你有权自我辩护,也有权请律师辩护,你应仔细考虑不请律师是否最符合你的利益。诉讼程序将是漫长和繁复的,你也许会重新考虑你的决定。”

    当审判长问需不需要时间考虑请律师的问题时,米洛舍维奇用英文直接回答说:“我认为这个法庭是非法的,起诉也是非法的,因为法庭没有经过联合国大会的批准,我没有必要为一非法机构请律师。”

    审判长:“米洛舍维奇先生,如果你今后希望驳斥法庭的管辖权和其他与初次出庭有关的问题,你有机会提出动议。我们将你不请律师视为你同意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继续审判,尽管今后你可能重新考虑此事。初次出庭主要处理两件事:一是起诉书,二是你认罪还是不认罪。首先是起诉书。你或许知道,在选择‘无罪’还是‘有罪’之前,你有权要求法庭当场宣读起诉书,你也可以放弃这项权利。你要不要法庭现在当场宣读起诉书?”

    米洛舍维奇:“那是你们的问题。”旁听席上响起一阵笑声。

    审判长:“米洛舍维奇先生,你现在身处本法庭,就在本庭的管辖权内。本庭将审判你。根据国际法你享有被告应享有的所有权利。”

    随后是一分钟左右的沉默。

    审判长同坐在右侧的法官交谈了几句后接着说:“法庭将你的反应视为你放弃了在法庭当场宣读起诉书的权利。米洛舍维奇先生,下个程序是将起诉书交给你,你将有时间考虑你的选择。在做出选择前,如果不清楚或希望同律师商量一下,按规定你有30天的时间。当然你今天也可以作出选择。你希望今天作出选择还是要求法庭延期以进一步考虑此事?”

    米洛舍维奇用塞语回答:“本次审判的目的是为北约在南斯拉夫犯下的战争罪行制造虚假的理由。”

    审判长:“米洛舍维奇先生,你希望今天作出选择还是要求延期以便进一步考虑此事?”

    米洛舍维奇:“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这个所谓的审判……”因麦克风被关掉,他的话被打断了。

    审判长又同右边的法官耳语了几句后宣布:“规则规定,如果被告不作出‘无罪’还是‘有罪’的选择,法庭将代表他选择‘无罪’。米洛舍维奇先生,我们将你的回答视为没有作出选择。所以我们代表你对每一项指控做‘无罪选择’。”

    米洛舍维奇再次谴责说:“我已经说过了,本次审判的目的是为北约在南斯拉夫犯下的罪行找理由,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法庭是非法的……”这时记者的耳机里传来翻译的声音,说麦克风又被关掉了。

    审判长:“米洛舍维奇先生,现在不是发表演讲的时候。如我刚才所说,今后你有充分的机会在法庭前为自己辩护,但目前不是做这件事的时候。除非法庭将下次开庭时间提前,否则下一次庭审将在8月27日开始的那周举行。休庭。”

    说完,3位法官起身离去,米洛舍维奇案的初次开庭就这样结束了,全程仅仅12分钟。在这12分钟内,审判长两次关掉米洛舍维奇面前的麦克风。隔离法庭和公共旁听席的帘子此时一个个被放了下来。一位外国记者马上表示抗议:“这不公平!不是公开审判吗?为什么放下帘子?”

    这位记者的抗议其实也反映了人们的一种普遍担心:作为被引渡到该法庭受审的第一位经选举产生的国家领导人,米洛舍维奇能得到公平和公正的审判吗?这是世界上许多人都非常关注和关心的。▲     《环球时报》 (2001年07月10日第五版) 


查德·乔治·梅
米洛舍维奇


相关新闻
 塞尔维亚社会党向前总统致敬
 米氏家人将得到荷兰签证 前往海牙探监
 米洛舍维奇仍将“独自战斗”
 法庭还未判决 监狱大门敞开
 中国学者看审判米洛舍维奇
 中国朋友眼中的米洛舍维奇
相关专题
 人民网驻比利时记者报道集
 米洛舍维奇命运如何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