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国际 >> 博览全球 >> 异域采风 2002年7月12日10:50


蛇蝎横行、饮水奇缺——穿越美墨死亡通道

〔美国〕莱塔·泰勒  蔡玉民 编译

    

  萨萨韦,这座墨西哥北部与美国亚利桑那州接壤的小镇一年四季都是脏兮兮的,漫天飞舞的沙尘经常刮得人睁不开眼睛。33岁的斯皮诺萨带着两个十来岁的女儿登上了一辆破旧的卡车,她们要去附近找那条可以通到美国的小道。斯皮诺萨看上去很高兴,脸上的笑容就像沙漠的阳光一样灿烂。可实际上,她和女儿们将要踏上的是一条险象环生的“死亡之路”。

    在过去的8个月中,有47个人死在这条路上

    她们的行李很简单,每人只带了1瓶苏打、3塑料罐水。卡车开动前,有好心人警告她们,在刚刚过去的9天里已经有17人在穿越沙漠的过程中被酷暑烤得脱水而死。听到这些,斯皮诺萨只是耸了耸肩,说:“我们绝不会犯他们所犯的错误。”和斯皮诺萨娘儿仨同行的还有数百名非法劳工,他们都是要前往亚利桑那那片细长的梭诺拉沙漠。那里已经变成了美墨边境上最危险的穿越地带,当地人称它为“死亡之路”。

    在美墨32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上,这片地方与其他地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他地区由于加强了保安措施,穿越边境到美国寻找工作的墨劳工人数大大减少,在偷渡的过程中死亡的人数也大幅下降。但在亚利桑那与墨西哥宽不足250公里的边境地区,在过去的8个月中却死了47个人。

    有人士称,在过去的几年里,美国政府封死了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等一些易于穿越的边境地区,这等于是逼着那些近乎绝望的移民选择更加危险的线路。这些线路中比较出名的是萨萨韦镇北面,穿越沙漠中80公里长的一条小路。这条路上响尾蛇、毒蝎子横行,武装到牙齿的毒品走私分子、强盗时常出没,更要命的是饮用水奇缺,时不时就有人渴死。

    “我们的边境政策犯了许多致命错误,”人道边境组织的领导人胡佛说道,“政府逼着移民选择更加危险的越境通道,实际上是在杀人”。

    阿吉拉尔是图森地区的美国边境巡逻队队长,负责萨萨韦北边“死亡之路”的巡逻。他不同意胡佛的看法,“这些都是那些惟利是图、组织人们偷渡的‘蛇头’造的孽,他们把偷渡说得很容易,使偷渡者对路上的艰难险阻没有做充分的准备”。

    两头被热浪蒸烤而死的牛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地里

    为了了解“死亡之路”的艰险,记者随着工作人员到图森地区的沙漠里转了一圈。

    在一条偷渡者经常走的小道旁边,两头被热浪蒸烤而死的牛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地里。不远处有一个发出股股臭气的小水坑,坑边上也躺了5头死牛,几只秃鹫在上空盘旋着不肯离去。“许多想在此越境的人渴得不得不在这样的水坑里取水喝,有时水坑里还泡着死了的牲畜,”陪同的纳特韦尔对我说。

    几公里之外,仙人掌间不时会发现一些空水罐、破旧的T恤衫、几只高跟鞋。这是“鸡贩”(组织偷渡的“蛇头”在这里被叫做“鸡贩”)为了节省空间,在偷渡客登上前来接应的汽车前强迫他们丢下的。偷渡客在此登上汽车后,一般被送往图森、凤凰城。

    经过了3天的艰苦跋涉后,“鸡贩”抛弃了他们

    沿着小路再往前走一会儿,两个年轻的墨西哥偷渡客蹒跚而行的景象映入眼帘。见到我们,这两个人并没有跑,而是像见到救星一样向纳特韦尔投降,看得出他们已经精疲力尽,他们的眼里满是失望与无奈。这两个墨西哥小伙一边大口大口地喝着水,一边开始向我们讲述他们的遭遇。为了穿越这片沙漠,他们每人给了“鸡贩”1500美元,要说钱也没多少,在这一带都是这个价,可是经过了3天的艰苦跋涉走到这里后,“鸡贩”便抛弃了他们。

    “我们一起来的有7个人,可前来接我们的汽车只能坐5个人”,20岁的多米盖兹一说起来就有气,他原本在家乡墨西哥北部城市卡布尔卡的一家小工厂里工作,每天能赚11美元,谁承想现在却被人扔在了沙漠里。“那个司机对我们说,‘别担心,我会很快回来接你们的’。我们苦苦熬了两天,可他们再也没露面”。为了活下去,多米盖兹说,他们不得不在漂满飞虫、臭烘烘的水坑里取水喝。

    回到萨萨韦,墨西哥边境巡逻队的卡马乔对我说,他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多米盖兹这样的故事。

    “‘鸡贩’们许诺有充足的水供应,到头来却根本没有,他们说穿越边境只需要不到一天的时间,而实际上要走两天,甚至于更长的时间。他们拿走了偷渡者的钱,然后就将他们抛弃”,卡马乔说,他像其他的墨西哥官员一样不能阻止偷渡者,因为墨西哥没有法律阻止他们离开这个国家。“虽然许多人到了边境后听说了这些情况,但他们已经变卖了自己的家当,将钱给了‘鸡贩’,他们没有退路了”,卡马乔说道。

    “我宁愿死在沙漠里,也不愿回到啥也没有的家里”

    这正是斯皮诺萨和两个女儿面临的情况。当卡马乔拦住斯皮诺萨乘坐的卡车,警告里面十几个一心想偷渡的人,前面的路将充满许多他们意想不到的困难时,斯皮诺萨充满信心地回答道:“我们将选择一条好路,穿越边境将只需要5小时。”

    斯皮诺萨和女儿是乘汽车从家乡波托西市赶到萨萨韦的。波托西市没有多少生气,工作很不好找,许多男人已经迁到了北方,家里只剩下了孤儿寡母的比比皆是。斯皮诺萨现在也是一个人拉扯着两个孩子,她说,到了美国后她会去芝加哥,那里有她的朋友。

    即使越境时遇到的困难比政府说的还要厉害,“那也没什么”,她说,“我宁愿死在沙漠里,也不愿回到啥也没有的家里”。▲(摘自6月17日美国《每日新闻》)

    《环球时报》 (2002年07月08日第十五版) 


(责任编辑:王京)


相关新闻
 从"坟墓"逃往"天堂"——法记者一次偷渡之旅
 中国人蛇黑幕:无人不晓的“人蛇之母”
 偷渡客渴死沙漠 家属反怪美国没给水喝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